小纽约网

小纽约网 首页 国内曝光 查看内容

谁为受害人主持公道?我叫张玉斗,男,汉,陕西子州县城关镇张寨 ...

2017-11-19 11:37| 发布者: 施主| 查看: 426| 评论: 0

我叫张玉斗,男,汉,陕西子州县城关镇张寨村村民。身份证号.612732196312130018.系受害人马玉莲的丈夫。

本人怀着十分气愤的心情向社会各界用血和泪控诉我妻子被人打伤致残,造成精神病。,,保护人民打击犯罪的子州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的民警们却现场不拘捕打人凶手,而是将受害人采取强制措施,在案子不清楚的情况下,将我妻子行政拘留,我妻子蒙受冤情,造成精神失常,给家庭和本人造成极大的伤害。

事情是这样的,我于张子义是邻居,因出路发生矛盾。后经村委会和派出所调解,并达成协议,双方签名押印。

2015年,张子义违反协议,抢修楼梯,我去理论此事,不料被张子义夫妇和雇来的凶手将我打伤,我因有伤住院治疗。张子义乘我不在,又雇人抢修楼梯。我儿子去工地理论,张子义和凶手们殴打我儿子。我妻子正好看到,跑过去拉。刚到现场就被张子义夫妇和雇来的凶手将我妻子压到在地,惨无人道地殴打我妻子。这些丧心病狂的凶手在外面打啦还嫌不解恨。将我妻子拉到张子义家中,拉上窗帘,用木棒子殴打我的妻子。直至人昏迷不醒,用凉水浇醒,我妻子才挣扎逃离现场。真个过程我儿子冒死拍摄了视频,后便报了警。

派出所的民警到现场后,本应让打人凶手和张子义夫妇停工,同时去派出所接受处罚,而派出所的民警没有制止凶手的行为,而是强行将我妻子带上警车,拉到派出所。当时我妻子伤势很重,我儿子要求派出所办案民警和派出所领导给看伤,人民警察们,根本不以人道主义出发,除不给看伤,还将我妻子关在阴暗的地下室。我儿子多次祷告让给我妻子看伤,并多次提出我妻子是受害者,而不是打人者,办案民警理也不理,我儿子把他冒死拍来的真个我妻子被打的视频的过程给派出所的民警和领导看啦后,才感到事情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的。感到问题的严重性,也不出警,而是打电话让几个凶手来派出所,我话要谈,打人者在办公室,而受害者我妻子却被关在地下室。

眼看天快黑啦,我儿子在次要求将我妻子放出来看病和伤情,民警们不理,却是将我妻子行政拘留五日,由于当时我妻子有伤不能行走,被民警们连拉带抬拉上警车,送往陕西省靖边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一来我妻子蒙受冤枉,二来浑身上下的伤未得到诊治,在则一个女人家,从未进过班房,精神上受到刺激,每天大哭大笑,胡言乱语,疯疯颠颠,患上了严重的精神失常症。

拘留期满,我们家人便从看守所接出我妻子,和从前若从俩人,连自己的亲人也时而认不出,伤势发作,我们便将我妻子送往榆林市星元医院治疗。在住院当天,医生诊断我妻子的伤情是:一:右大腿骨折,二:全身软组织损伤,三:脑震荡,四:创伤后应激障碍(精神病)。医生说:这么重的伤,应该及时治疗,不能拘留,延误了治疗。

从住院几次近一年,凶手和派出所的人谁也不好问一声,没人给分文治疗费用,本来就贫困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由于花不起费用,被迫出院。

回家后妻子的病经常发作,到处乱跑,全家人啥活不能干,地也种不成,一天就围绕妻子转,医生说这病的经常要去治疗,可那来的钱去看病呢?一年的治疗费几万元是从亲朋处借贷,至今债台高筑,家庭陷入困境。

2016年5月16日,子州县公安局委托榆林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我妻子的伤情是轻伤二级和轻微伤。

2016年8月22日,子州县人民法院,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陕西省精神病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结果,我妻子的精神病与子州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行政拘留有密切的关联,因果关系。

2016年12月16日,子州县人民法院,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陕西驼城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结果。我妻子的伤残是六级,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今后还需治疗,鉴定每年治疗费四万元。

案子发生到现在三年啦,无人过问,凶手逍遥法外,民警们办下这样的案子至今也在岗位上。可我妻子至今疯疯颠颠,无钱治疗。

我妻子今年才50岁,今后的路很漫长,也不知该咋走。一桩很普通的案子为什么让办案民警造成如此的结果呢?当初我妻子是受害者为什么要拘留呢?为什么我儿子多次祷告让给看伤,民警们不理呢?,,,,行政拘留,充其量是内部矛盾。造成一个好端端的家成了这个样子!

让有正义感的各界人士给于我妻子这一案子给于公正的评论。



受害人马玉莲,丈夫,张玉斗及全家的血泪控诉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