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 皇后区 法拉盛 艾姆赫斯特 布碌仑 曼哈顿 长岛·新泽西·其它 中介·经纪·租 房屋买卖
招聘 销售招聘 餐馆请人 甲店发廊 按摩请人 求职 商用租让 生意转让 快递·货运 贷款经纪
二手买卖 汽车买卖 手机买卖 电脑买卖 奇货买卖 网络 防盗报警 美容·Spa 推拿按摩理疗
交友征婚 翻译 招生培训 课后补习 幼儿园·托儿 大小搬家 电招车 考牌练车 家庭旅馆 旅行社
各类保险 留学·签证 美国寻人 入籍·福利 各类律师 会计·报税 印刷·招牌 装修服务 冷暖水电
白送 失物 生意合伙 茶馆 顺风车 自由论坛 入籍考题 驾照考题 加州驾照 华人快讯 周边服务

小纽约网

小纽约网 首页 社会杂论 查看内容
 

艾滋感染者子女:有人曾盼父亲早点死 有人偷偷恋爱

2017-11-28 09:49| 发布者: 施主| 查看: 1048| 评论: 0

群里有人说话了:“我爸摔了一跤出血了,现在没人敢靠近他。”

李博有点不高兴:“别人不懂,你也无知么?如果有血,你戴个手套过去处理就行了。”

这是一个由30多名艾滋病感染者的子女组成的微信群,名字叫“吾老之家”,取自论语里的那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在父母即将老去的时候,病毒进入了他们的身体,随之也有恐惧与误解渗入他们的家庭。“吾老之家”的成员们开始了一场战斗,除去用药物抵消病症,还要用亲情与艾滋病的“污名”争斗。

“我爸(我妈)阳了”

李博承认,这是一个“更好接受的理由”。在那之后,李博没再跟父亲探究过感染的原因,他不想再有新的伤害出现

“吾老之家”又有新成员加入,群主程帅帅让做个自我介绍,来人的回答很简单:“17年年初,我爸阳了。”

不用多解释,群里的人都知道“阳”字的意思,他们大多见过父母那张HIV检测阳性的报告单。老成员半开玩笑的招呼着,“每次说欢迎新朋友,总希望这群里再也不要来新朋友了。”

程帅帅一直在网上做关于艾滋病防治的咨询工作,女孩陈冰因此跟他结识,陈冰的母亲在一年多前确诊为艾滋病感染者。2017年1月的时候,陈冰问程帅帅:有没有一个平台,可以让感染者的子女们聚在一起聊聊?

程帅帅又征询了其他十几个感染者子女的想法,将他们拉进了同一个微信群。这就是“吾老之家”最初的成员。

成员加入时的自我介绍,也是在那时定下的“规矩”。程帅帅讲了建群为了方便大家互相帮助、交流治疗信息的初衷,之后请成员们说说各自的情况。

“我本来没想让他们说那么多。”感染者子女们的坦诚超过了程帅帅的预期,有人还承认了父亲“男同”的身份,推断也是与此相关的性行为导致了感染。

血液、母婴、以及性,“吾老之家”的成员们都知道艾滋病传播的途径,结合之前父母生活的轨迹,多少能找到些感染的端倪。

陈冰的母亲是再普通不过的农村妇女,她能想到的,只有多年前母亲看病时的一次输血经历。她把自己的想法和家人说了,但父亲不想再追究,时间长了证据难寻,也怕被人知道了丢脸。

同是第一批进群的成员,李博的父亲在一次就医前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之后母亲也被确诊。夫妻之间如果因为性行为传播,男方作为传染源的几率更大。在李博对父母的解释中,父亲的感染原因同样是因为多年之前的一次手术。

他承认,这么说是因为这是一个“更好接受的理由”,第三方的过错总强过别的什么原因。在那之后,李博从没跟父亲探究过感染的原因,他不想再有新的伤害出现。

有些人则要面对更清晰的事实,赵敏很早就知道父亲是“男同”,母亲渴望被爱,在家庭之外也有过不止一个“男友”。父母的性生活都存着隐忧,赵敏在上学时就关注过艾滋病的信息,但当两人在一年前先后确诊时,她还是有些无奈。“没想到,真的来了。”

赵敏也没再深究父亲和母亲谁才是感染的源头,这是件没有太大意义的事情。“别再去揭他们的伤疤了。”

只有等死了?

相比自己,让父母正确的认识艾滋病更不容易,父亲还平静些,母亲崩溃了,李博能察觉到那份羞耻感的存在

小乐在刚进“吾老之家”时问过一个“很傻”的问题,“你们会和自己的爸爸妈妈一起吃饭吗?”

程帅帅并不责怪这个才工作不久的小妹妹提出的问题,之前,他还向群里的成员解释过诸如“能否共用卫生间”、“能否共用洗衣机”之类的担心。

小乐的母亲被父亲带上了吸贩毒的道路,两人在2012年被捕,入狱时的体检查出了她感染者的身份。母亲只把感染的消息告诉了表亲,没让小乐知道。

两年之后,小乐从表姐那里听说,母亲感染了艾滋病。她想起上学时曾撞见,妈妈正用针头给自己注射,她推测这就是感染的原因。还有第一次去探监时,母亲突然问小乐交男朋友了么,知不知道艾滋病的传播方式,嘱咐她女孩子要洁身自好。

“我会不会也感染了?”周围人都在否定她这个有些“荒谬”的想法,小乐还是不信。表姐爸爸就是个感染了艾滋病的瘾君子,小时候奶奶嘱咐小乐,见到他要躲得远些。表姐的爸爸被赶出了家门,有次他到小乐家想讨口吃的,奶奶让小乐待在里屋,从冰箱里拿了碗吃剩下的方便面出来。

表姐被屈辱笼罩,她跟小乐说过:“真希望我爸爸早点死了。”

过往经历带来的恐惧也曾投射进陈冰的生活,母亲确诊前,村子里的一个男青年也是艾滋病感染者。村里人都在躲着他,男青年被独自留在一个屋子里生活,走路也开始打飘。母亲教育陈冰:“别像他那么贪玩,现在这样,只有等死了。”

母亲确诊感染后,村里的男青年死于肺结核,陈冰开始害怕,在她的梦里也出现了各种母亲去世的情景。

“吾老之家”里子女们的文化水平并不低,他们大多了解关于艾滋病的基本信息。但程帅帅明白,从知识到生活的过渡,还需要些并不轻松的经历。有时能消除恐惧的,也许就是一纸看似“毫无必要”的检查报告。

小乐决定去给自己做个检查,在医院里她更敏感了,大夫太大的嗓门让她觉得不舒服,隔壁是一队等着拿药的感染者,他们看自己的目光好像也有些怪异。小乐和另一个等着挂号的女孩眼神有了交汇,两人聊起来,女孩很漂亮,男朋友刚告诉她自己感染者的身份。

几天后去拿检测报告,小乐取出来不敢看。她在医院对面坐了几分钟,猛地翻过来那张纸,两个字出现在眼前:阴性。

相比自己,让父母正确的认识艾滋病更不容易。李博在外地工作,最初是从叔父辈那里听说了父母可能感染的消息,电话里长辈跟他说:“你别受什么影响,别再回来了,让他们俩出去打工。”

李博拒绝了这样的建议,在他回到家乡那天,也从疾控中心拿回了最终确诊的报告单。硬着头皮,李博尝试和父母开始一次严肃的谈话。

父亲还平静些,母亲崩溃了,李博能察觉到一份羞耻感的存在。“妈妈说,得了这个病还不如得个绝症,死了算了。”

搜罗着自己曾经了解到的那些知识,李博试着向父母解释清楚CD4、病毒载量这些名词的意思,想让他们明白,只有按时服用抗病毒药物,还是可以生活的很好。艾滋病并不可怕,就好像高血压、糖尿病那些需要药物控制的慢性病一样。

△吾老之家微信群

没有改变的爱

赵敏回家跟父母说:“从小我就有个心愿,我受委屈的时候,推开家门你俩能都在。今后的日子,你们就好好陪陪我吧。”

跟很多微信群一样,“吾老之家”里也会有安静的时候。等到有人挑起话头, 才又是一整晚的长聊。话题通常由父母们的用药治疗开始,继而转向家长里短的琐碎情感。

“好像我是最小的吧。”有天陈冰在群里感慨着,三十多个子女,应该只有她还在读书。陈冰有时想让时光慢点走,能想多陪陪妈妈;有时又想时光过得快点,能赶紧长大,让父母看到自己成功的一面。

母亲的刑期未满,小乐和她中间还隔着一道高墙。知道妈妈感染后,小乐没把这层窗户纸捅破,她继续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去探视,只是在见面的时候多留心一下妈妈的身体。小乐希望是妈妈亲口把感染的事情告诉自己,让她自己迈过这道坎儿。

2015年,母亲从监狱里打来电话:“有个事要告诉你,我得病了?”

“什么病?”小乐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就是之前问过你的那个艾滋病,你不害怕吗?”说完,母亲尴尬的笑了下。

“得就得了吗,咱们俩又不会发生性关系。”小乐也不知道怎么,冒出了一句缓解气氛的玩笑。听完她说,妈妈又笑了,这次乐出了声。

两人之间没了秘密,小乐开始努力弥补,分开这几年,母女间错过的一切。她写了十几万字的长信寄去监狱,里面记录着自己去过的地方、做过事情、甚至交往过的男朋友。小乐喜欢旅游,她把自己在每个景点的留影也一并寄去,每张照片后面都写上了一句“妈妈,我爱你”。

李博也想向父母证明,对他们的爱没有改变、对他们的身体没有避讳。李博已经过了三十岁,在逛街的时候又重新拉起了父母的手,还会抚摸他们的脸颊。

他一直在外地工作,原来总是等着接母亲电话的那个人,现在,李博每天都会把电话打回家说点什么,即使没有特别的事发生,也会告诉父母今天在餐馆吃了什么、将要去哪里出差。

“吾老之家”里有父母一方感染的子女会说,“羡慕”那些父母双方感染的家庭,两个人成了“病友”,应该能少些矛盾、互相帮衬。

情况并不一定如此,一次李博回家,碰见母亲正跟父亲发火:“即使是输血感染的,也是你传染过来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李博在场的原因,父亲没回嘴说什么。

赵敏的父母倒是走向了另一个方向,他们的夫妻关系原本支离破碎,赵敏形容父亲是个“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人,母亲也不着家。赵敏是女儿,但从小成了男孩子的性格,不懂什么是温柔。

确诊感染之后,父母两个人对原来的生活方式有了悔恨,但也不愿意再出门,整天就呆坐在那里。赵敏的压力更大,她给预防自杀热线打过电话,说完境况,那头的心理医生先掉了眼泪。

实在忍不住了,赵敏回家跟父母说:“从小我就有个心愿,我受委屈的时候,推开家门你俩能都在。今后的日子,你们就好好陪陪我吧。”

父母开始变得相互扶持,赵敏心里舒服多了,“就当是上天给他俩一个小小的警告吧,以后就在一起,好好过完后半辈子。”

接纳HIV病毒

程帅帅原来在老家的传染病医院做过志愿者,有些年老的感染者在病房里始终独自一人,直到去世,子女才露了面

“吾老之家”的气氛大多是和气的,只有一次出现了分歧。也是一个新成员入群后不久,她把一个药瓶的照片发了过来。“这是我弟弟吃的药,大家帮我看下他是不是感染了。”

除了程帅帅,群里还有位疾控中心的医生,他俩都认出了那就是抗病毒药物的一种。以二人角度,这是感染者的隐私,不好直接告诉家属,就“搪塞”着说这应该是别的药物。但群里还有别的成员认出了药瓶,直接说出了实情。这之后,疾控中心的医生就退出了“吾老之家”。

程帅帅坚持患病信息只该向感染者本人告知的立场,但他也明白大多数子女的想法。群里一个女孩的父亲在被告知感染后,失踪了三天,随后被发现已经自杀。女孩为这事一直愤恨,“为什么不能把这件事先告诉我们,我的爸爸就不会死了!”

“问题不是所有的子女都能接纳这件事。”程帅帅原来在老家的传染病医院做过志愿者,有些年老的感染者在病房里始终独自一人,直到去世,子女才露了面。

“吾老之家”的成员们并不是忽视隐私的保护,赵敏的母亲是个心里存不住事儿的人,刚感染时,她把消息告诉了平时联系不多的哥哥。赵敏听说了,打了个电话过去,态度有些强硬。“这毕竟是我妈自己的事,到您这里就可以了,如果再有更多的人知道,您也清楚我的脾气。”

除了隐私,用药的事也要特别关照。艾滋病感染者需要定时定量服用抗病毒药物,老年人的“固执”在这时候显现,有的父母觉得身体没有病症的表现,吃药这事不那么重要。群里一个女儿直接向母亲隐瞒了感染的事情,骗她说这是“保健药”,得每天都吃。但程帅帅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得让老人知道服药的必要性才行。

感染之后,李博努力劝着,才让他把饮酒的习惯有所控制。有一次陈冰的妈妈感冒了,但就是不想去医院,父亲的火爆脾气上来,一脚踹了房门。赵敏则用了更开放的态度,她跟父母说明白了利害关系,“你俩要是想活,怎么都能活。要是哪天不想活了,我怎么拽都不行。”

更麻烦的是其他病症找上门来,李博的母亲大腿骨折,到了医院本来要马上手术,告知感染者的身份后,医生说手术做不了了。父母原路回家,赶来的李博在半道截住了他们。

“那天回医院的路上,我特别忐忑。。” 李博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医生,让母亲能留下来。好在他们被允许在留观病房多待一个晚上,算是种“照顾”。护士看他们又回来了,言语里还有点诧异。“我知道不能拒诊,但也不想怪谁,相互理解吧。”李博说。

第二天,李博带母亲去了一座直辖市,在那里的传染病医院完成了手术。一路上,他注意着父母的神色,他们都来自乡下,对别人的目光特别在意,哪怕一点异样都会敏感,李博只能劝着:“人都是为自己活着的,别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你难受了,别人也不会改变什么。”

母亲后来又查出了宫颈癌,放疗依然只能在直辖市的医院进行,因为感染的原因,体内照射的部分也没法进去,治疗效果打了折扣。自此之后,李博嘱咐父亲,岁数大了,该注意身体了,父亲点头应着,但那种落寞好像与衰老无关。

△性传播在今年一季度的新发感染者中比例超过的90%

还要继续的生活

几年前父母确诊感染时,赵敏刚刚完婚。她把实情告诉了丈夫,两个人离婚了。赵敏现在又有了新的男友,这次她暂时隐瞒了父母身体的状况

群里几天没人说话,程帅帅感叹“最近好安静啊”,有人回道:“安静说明大家生活都挺好的。”

小乐有时不大加入群里的讨论,她不太好意思,自己还没记清母亲服用的抗病毒药物的名字。因为还在刑期,监狱倒成了母亲治疗更“牢靠”的环境。小乐听说,她在医务室工作,负责为其他服刑的感染者抽血检查,自己也会按时服药,严格的管束下,连歧视都很少出现。

但也得为以后的日子想想,母亲跟小乐说,出狱后不想再回到带着她开始吸毒的父亲身边,她问小乐,积蓄够不够在现在工作的省会买下一套房子,两个人一起生活。

可能还有更多的事情要适应,小乐害怕母亲出狱后,自己的一些举动会有不经意的伤害。她自由惯了,也许不想回家吃饭;结婚之后,她也许想独立的生活。“妈妈会不会误会,我是在嫌弃她?”

在父母的催促下,李博在今年完婚了。成家的事,父母以前也会念叨,但感染后好像更加殷切。“他们总觉得自己不会长寿,想看着我赶紧把大事办完。”

他提议父母来和自己住在一起,但被两人拒绝了,依然是“不习惯大城市生活”那类的理由。李博这才发现,父母其实一直没变,他们只要感受到“被在乎”就行,还是不愿给孩子添更多麻烦。

几年前父母确诊感染时,赵敏刚刚完婚。她把实情告诉了丈夫,两个人离婚了。丈夫说,这和赵敏的父母无关,但赵敏明白:“有些事不用说的那么清楚,相互理解吧,我以后的路不见得会走得比他差。”

赵敏现在又有了新的男友,这次她暂时隐瞒了父母身体的状况,不想再给所有人新的压力。如果哪天有了孩子,她可能还是会隐瞒,保住一个看上去正常的家庭环境。

直到哪天,孩子长大了、遇到了困难,赵敏会把姥姥、姥爷的事情告诉他,讲讲他们是如何扛过了一段艰难的日子。


支持

感动

吃瓜群众

666

娘的

反对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