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 皇后区 法拉盛 艾姆赫斯特 布碌仑 曼哈顿 长岛·新泽西·其它 中介·经纪·租 房屋买卖
招聘 销售招聘 餐馆请人 甲店发廊 按摩请人 求职 商用租让 生意转让 快递·货运 贷款经纪
二手买卖 汽车买卖 手机买卖 电脑买卖 奇货买卖 网络 防盗报警 美容·Spa 推拿按摩理疗
交友征婚 翻译 招生培训 课后补习 幼儿园·托儿 大小搬家 电招车 考牌练车 家庭旅馆 旅行社
各类保险 留学·签证 招生培训 入籍·福利 各类律师 会计·报税 印刷·招牌 装修服务 冷暖水电
白送 失物 生意合伙 茶馆 顺风车 自由论坛 入籍考题 驾照考题 加州驾照 华人快讯 周边服务

小纽约网

查看: 7142|回复: 5

一个80后的万里长征路--偷渡去美国-转

[复制链接]
游客  发表于 2016-06-04 |阅读模式
给大家一个完全透明或者给你们脑海中的偷渡这个词重新定义的我的个人日记。希望对大家有帮助,当然本人不是鼓动大家去偷渡,只是分享下我的个人经历。第一楼美国国旗镇楼!

我几乎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踏上偷渡去美国的路。然而这一切却真实的在我身上发生了。我是06年考入福建师范大学的。于08年考过雅思准备留学澳大利亚那会国内tafe广告打的挺响的,所以就准备去澳大利亚留学以求得毕业后考满澳大利亚的移民分数900分获得澳大利亚绿卡


7 8月份时候中介通知我说澳大利亚录取通知书已经下来,叫我培训下准备去大使馆签证。由于时间没有这么早我就跑去山东工地,那会我爸在那边承包工程,我就出去度假了。也是在这7 8月左右我家人收到一条消息村里的一个堂妹偷渡到了美国,只花了一周时间超级顺利。接下来几天我妈就跟我爸商量要不然也叫我亲妹妹也去偷渡试试看反正美国有亲戚也会照应到。那是我第一次跟偷渡这个词这么接近。按家里的安排正在上高中的妹妹被以闪电般的速度办了护照,并通过堂妹家人联系到了蛇头。接下来顺理成章,不到半个月时间妹妹就从深圳飞到古巴,只是没有我堂妹那么幸运的是她被卡在了古巴。而且这一卡就是一个月。
而且在我堂妹偷渡成功这么顺利的消息传到我村里后村里爆炸了,我表弟继我亲妹后2周也去联系那个蛇头偷渡去了。他很幸运一周就到了美国。而且还没被边境警察抓。
后来我爸妈商量我去澳大利亚也是为了以后身份干脆直接偷渡去美国反正外面有叔叔等等亲戚也好照应。我当初还是极力反对。后来熬不过家里的思想动员工作就答应了。
我本人还在山东那会,我的护照通过远在福州的嫂子送到蛇头手上,蛇头一看我后面有个美国拒签盖章(我家05年时候办理过移民签证我爸跟一个美国女公民假结婚带我跟我哥的结果被拒了)。就打电话说估计不好签。蛮拿去试一试。
护照拿去的4天内我整天看着妈妈拿着佛珠念佛,其实她每天也有这个习惯。我那会心里也不知不觉有点也在为自己祈祷能够拿到签证,其实我那会根本就不知道我会拿到什么结果更不知道自己会拿到那个国家的签证。
护照拿去的第四天中午我还在山东的一个城市花园B区吃着午饭,蛇头电话来了通知我家人我签证过了,而且叫我必须明天就要到深圳后天到香港!我顿时饭都心思吃了,妈妈又跑去拜佛。老爸赶紧开车去附近的宾馆帮我买了当天飞往深圳的飞机票。然后我们包了部的士从山东南山直奔青岛国际机场。可悲的我离开祖国的最后一刻竟然没看到自己老家福州一眼。
在青岛国际机场我跟爸妈在一个餐厅吃了一顿丰盛的算傍晚餐吧其实都3 4点了我记得。然后终于等到了登机时候了,换过登机卡,第一次自己坐飞机,第一次离开爸妈就要远行了,边想边走向那个检查口心里很不是滋味,回头跟爸妈招手说再见才发现妈妈已经泪流满面,刹那间我也泪如泉涌。跟爸妈说你们回去吧我到了深圳给你们打电话。
上了飞机找到位置,一坐下来就看着傍晚的青岛想到远行又流泪了。一个人在落寞无助的时候看着周围的人都有种依赖或者比较善意的感觉这是我那会的感觉。飞了我不记得是4 5个小时左右到了深圳国际机场。一下飞机就问机场工作人员我哪里可以买到打长途的电话卡,到电话亭打给爸妈,说安全到达了不要担心。然后出门找了一辆的士叫他在这附近有没有旅馆帮我找下我先住下了。
第二天很早蛇头就来电话了,叫我打车去深圳一个宾馆我现在只记得叫什么铁路还是什么宾馆招待所忘记名字了。我就上了蛇头交代的第几楼哪个房间敲门,一个跟我差不多同年龄的胖子开门,我进去哇里面有6个人了,其中胖子跟别人叽叽喳喳说着他上一次偷渡的经历。因为不熟悉我也没多跟他们聊就等着蛇头的到来。
具体等了多久时间忘记了不超过一个小时反正,蛇头来了,看过去不像混社会的人,穿着老式拖鞋,七分裤,平头一身休闲打扮。手机拿着一个包,他走进房间坐在了椅子上就招呼我们全部都过来了。然后一个个叫名字 分护照。
我打开自己护照才知道上面贴了一张纸张 泰国的签证。那个胖子还有几人拿到什么印度尼西亚还有的什么几内亚的签证。
然后就是蛇头交代我们几个一伙去哪里,要是在美国境内被抓要怎么说,如果在墨西哥有人接要怎么做等等。我现在才知道蛇头以前是给我拿到了泰国签证但是这个只是个幌子让我过香港海关去登飞机的幌子。因为他随后塞给我的是一张飞往厄瓜多尔的机票。08年厄瓜多尔对中国落地签,因为据说中国政府借了几百万美元给这个小国它就让我们中国人落地签了。这个消息当然被这些精明的蛇头第一时间知道并加以利用。
我跟一个姓翁的长乐小伙子安排到了一起走,他比我小3岁那会才19看他紧张的样子,人都有一种保护弱者的心里吧我就主动跟他说话然后跟他混熟了。我们一起就到了楼下,在隔壁一个酒店门口找了一部车包车去香港。一路上司机说等下在罗湖口岸我们要下车自己进去过境他会在边境后等我们。我印象中这段有点模糊了,只记得深圳海关很严格,那个小弟跟我后面紧张的要命,我叫他去隔壁那个海关检查口分开以免被怀疑,但是他偏偏跟我后面,然后轮到我检查我护照了,那个海关人员问你有没有身份证,我说没有,那个小弟在后面也跟着说我也没有晕!
海关那个马上就问你们是一起的吗?好一起去隔壁的小房间检查!我很郁闷,然后进来几个穿白色制服的人员把我的书包,行李包全部翻出来,叫我脱下裤子双手扑在墙壁。感觉很邪恶
他们检查的很仔细,连我的头发都戳了一遍!然后问我去哪里!我说去泰国,他们问去那边干嘛!我说去旅游,问你说泰语吗?我说不会但是我说英语!他们用嘲笑的语气说哇你很厉害呀会说英语!我想说fuck 但是理智告诉我忍!
印象中的深圳海关跟香港海关之间是个长长的大厅!我在大厅跟那个小弟愉快的奔走的,他貌似也轻松很多。然后在进香港海关之前我记得要填写入境表格,海关人员只问我几个问题,其中说到现金带多少我说6000美元,他说下次旅游现金不能带太多这次就免了。就这样进入香港了。真心感觉香港的海关人员比中国大陆的有素质!
出了海关那个司机在门口等候多时了,坐车就直接在路上飞奔了。一路上我看着这个陌生的城市,感觉跟我以前看港剧还真像。车子在尖沙咀美丽都大厦那边停下来,通知蛇头我们到了,他打了电话上面一个旅馆老板娘下来接我们上了楼。感觉那些旅馆房间很小,还有很多巴基斯坦人头上顶着很多步包着的,满嘴大胡子的,黑黑的。搬运工很多
我总计在那个宾馆呆了3 4天,原来是在等另外两个队友一起走他们比我们晚从福州出发所以晚到香港,蛇头都是叫几个一起走的。在一个夜晚有个老头60多了来接我们到他家说今晚带去香港国际机场坐飞机去厄瓜多尔。我听老头说话啊,啦的很多觉得好笑,问他你在香港这么久了见过刘德华没有,他说你说那个矮子?哪里没见过,以前在街上拍戏都看到。那会我对他佩服的那个劲…现在想起来太知道自己特傻逼!
在路边等去机场的双层巴士,一个老外急着赶车跑过来说excuse me,哇靠我第一次听到一个真实的老外站在我面前说这句英语,那会我觉的这两个单词我还真没白学,估计我初一英语老师看到我回忆到这里他一定会为教出我这样的学生感到你懂的!突然我想到我的记忆力也是超强的,很多年前的细节也还记得!
到了香港国际机场我记得里面大厅挂着一只很大的老式飞机展览品。然后我们换过登机卡就在大厅等了这一等记得要等1 2个小时。期间过来几个香港海关人员其实我感觉他们怀疑我们是要偷渡因为福建偷渡太多了名声在外了没办法。他们也是检查我们行李,此时我们团队是四个男的了。
后来检查完毕登记了靠把我们四人护照都收走,然后别人先走,最后我们四人走尼玛严重歧视呀!感觉就像押送犯人一样!
我上了飞机哇靠怎么这么大!有三排座位,飞机还有两层!后来才知道那是飞去法国的空客A380。据说那是空中巨无霸,不知道现在算不算无霸了反正前几年是挺牛的那飞机!
大概有一个晚上时间因为我看到飞机上面大家都在睡觉。因为飞机嗡嗡的作响我也没多大睡意,只能看着座位上面的屏幕地图发呆看着飞机飞到哪了,还有里面的歌曲难听的很,也全部听了几遍。终于在法国时间早上到达了巴黎国际机场。
我们几个是比较晚下飞机的,我还特意跟美女空姐说谢谢,再见的。事后才知道说再见确实还会再见一次。我们一下飞机就被机场安保人员控制了。我在想估计是香港那边通知了法国机场这边并且此时我们护照还在他们手里具体他们怎么转接护照到了谁那里我们不得而知。只知道一下飞机就被人带去一个小房间的旁边等候。其实很多人包括外国人也都在那边小房间等待。
就这样一直等到下午时分,来个几个光头的高个子大汉,目测有1.9米左右白人。带着我们几个去楼下的移民局小房间。我记得里面有3 4间,挺大的白色房间。我们被带去最里面那间。一开门好家伙满屋子人,不下20多人!
而且还都是我们中国人面孔。房间里面只有贴着墙壁的木板让大家坐着。我们几十人聊了起来有的广东的大多都是福建的。原来他们也是今天刚押送来的。估计法国机场人员发现怎么一天之内几十人都是去厄瓜多尔旅游而且都经过墨西哥,所以他们怀疑了。就把我们都扣留下来检查了。
我在房间里面转了几圈,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汉字哈哈,有的用笔写有的用东西刻着。多是某某到此一游,还有的是深情的表白,宝贝某某我爱你为你远走天涯要在中国等我,以及多数是骂法国佬垃圾甚至连他们十八代祖宗都拉出来批了一顿,印象最深刻的是有句话想要尿尿的话只要书bibi。
我还记得里面有个女孩依偎在一个男的怀里做出很亲密的动作,那个男的一看就有杀气混社会的那种。手在那女的胸前摸着,我心想这也太大胆了吧。那个男的问我兄弟你哪的?我说连江的,他笑着指着怀里的女孩说她也是连江的,连江鸡!靠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们连江鸡的,后来才知道那个女的跟那个男的是一批走的刚认识的。我那一刻真为连江出了这样的女的而感到羞愧!后来我去百度查询所谓的连江鸡是指古代逢酉年中进士的连江人最多!好端端的一个词被大家乱传,看来留言实在可畏!
在关押在小房间的时间里,法国人送来了长长的面包,还有果酱。那个面包来到美国才知道是意大利面包。只是那会我心里想着的是这个硬的如石头的面包要怎么吃?
关到了晚上,我们几十人按批次被押送坐车开去了一个移民局招待所。我进去哇靠,每个人还发了一张打往中国的电话卡,叫我们打回中国跟家人报平安的,还有那个标准房间就像中国的宾馆真心不错!我那会心想法国政府怎么这么傻这么好心?其实只要不管我们在机场时候直接等到转机让我们走就是了,还不用提供住宿跟吃的给我们。还不花法国人民的钱不是更好吗。
睡了一晚上。早上挺早就被叫醒去吃早饭了,招待所大厅里面就像学校的食堂,一排排桌子椅子。我们排着队领取食物哈哈。吃过之后就被押送去巴黎的机场了。
这个时候我们还在为法国政府对我们这么好而开心然而我们不知道的是就是因为在法国延误了这一天时间,导致墨西哥移民局那个被贿赂的官员刚好错开了我到达墨西哥的时间!等我们到达墨西哥后本来说好的把我们口袋中的所有美元都给墨西哥官员用来买关用的,结果跟人就没人!我们又被墨西哥移民局抓进了移民局监狱。
墨西哥移民局小房间连凳子都没有!但是铺着地毯我们就席地而坐,只是我们不断的联系远在中国的蛇头。他说现在情况麻烦了,没人接了你们只能继续旅游真的要去厄瓜多尔了!
墨西哥政府就没有法国政府男的仁道了,竟然没有给我们提供吃的,只是肚子饿了允许我们出去在机场里面买下吃的。
就这样我们在墨西哥移民局房间呆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我们坐着飞机离开了墨西哥城,我特意看了机场写着mexico city的。然后接下来就苦逼了,我们先是飞到尼加拉瓜共和国的首都马那瓜首都国际机场。说心里话马那瓜人民要是去我们福州国际机场看下会自卑死的,简直还不如福州火车站漂亮!
我们只在尼加拉瓜呆了2小时左右就坐飞机去了巴拿马。那会我真的有了飞机恐惧症,一天飞三个不同国家想想都害怕。在巴拿马呆不到半小时赶紧换过登机卡就飞去最后一站厄瓜多尔了。
我是晚上9点多到厄瓜多尔的。外面灯火辉煌,虽然是异乡但是对于一天到晚都在飞机上的我来说此刻落地是那么的美好。我们四人一起进入机场大厅也是二楼晚上时分没什么人。我拿着护照到海关人员那很快他给我盖了章就让我走,我那时候觉得哎呀厄瓜多尔这个国家对我们华人这么好!因为我连续坐了几个移民局监狱还有限制不让外出机场。我们走出厄瓜多尔机场他们三个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平常学习英语这时候用到了,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我下到楼下找个部的士,直接递给蛇头给我们订的酒店单子,就这样开了有不到一小时我们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厄瓜多尔首都~基多!英文名字Quito
我没有住进蛇头提供的那个酒店因为我想省电费用,刚好在读雅思班级时候老师有说过住宿的话找hostel相当于中国的旅社。于是我们四个人就在附近逛街了,感觉还真有点像在老家农村那种感觉。也挺顺利的找到一户人家门口写着大大的hostel.于是我们就敲门了,开门的是一位打扮的像印第安人样子的。我就问是否有房间,他说进来吧有的。原来这是他家庭经营的旅社,他说一天9块钱,包早餐。我说能否便宜点,我们四个人先租一周马上钱都过7元怎么样?他说好吧。以前是因为第一次出国难免会换算成人民币,要是现在说9元我肯定高兴的还来不及答应了。波士顿那边老外酒店一晚都100多200美元
他把我们安排在了收银台的旁边一个大房间,墙壁上画着印第安人工作的图画,床不是我们中国传统的那种。一部破电视,一个卫生间。我们开着电视,里面说着西班牙语什么a 什么o的我们顶多看图片。对于劳累了几天的我们来说此刻碰到床就不想再下来了。
刚开始我们一天会睡到很晚!时差的原因我们睡得昏天暗地。即使我房间对面是一个叫next level的迪吧,每天晚上都地震般的蹦恰恰,但是我们依然睡得很香。到后来觉得伴着这个音乐特好睡。还有这期间我们四个都出现一个症状就是上卫生间小便特黄!上火的节奏不知道是否是因为时差的原因,持续了几天就正常了。
这家印第安人确实不错,只是我们不会说西班牙语。早上我们醒来,只看到两男一女在煎鸡蛋,弄果汁,做三明治给我们吃了。我那会头脑中还没有小费这个概念现在想起来真应该给他们小费的。每天早上我们都吃他家人给我们做的三明治。有一天早上我坐在二楼小客厅吃早点,对面是个白人金发美女,她在打电话着,我听的出她是加拿大过来厄瓜多尔旅游看望男朋友的,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说着哭了起来,估计是分手了,那会我英语口语也不行仅限于阅读毕竟中国式的教育是书面上的。要不然安慰下可能你懂的
住了一两天后,蛇头来消息说在基多还有三个是上一批走的跟我们一样没有成功的留在厄瓜多尔的。然后在一天早上我们两队汇合了,我想到了毛泽东跟朱德井冈山会师的隆重情景!
我们的队伍壮大了!而且还有一个90的美眉。因为他们在厄瓜多尔呆了一个月了所以比较熟悉,他们就带我们去一个台湾人开的中餐厅吃饭,每个人每顿只要交5元,老板娘去买菜负责煮给我们吃,那会吃住都好,有鱼有肉有螃蟹虾等等!
在厄瓜多尔我足足呆了一个月,日子逍遥自在。每天就吃吃喝喝玩玩溜达,等着蛇头的通知。这期间因为我头发太长了去理发认识了一个福州亭江人叫尤德华我记得很清楚他这个名字!因为德华加上他的姓让我想到鱿鱼呵呵。他在一个叫西班牙美发屋的上班。
他的理发技术我不知道如何,只知道我一个阳光少年经他手成了成了妈妈们最爱的典型好宝宝类型的平头,我从小妈妈就爱给我理什么海军头晕
尤先生带我去他房间坐坐有一次。挺大的一房间就一张床,一个中国前20 30年放洗脸盆还有挂毛巾的木架子。还有就是窗帘布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死字。我问他为什么写这个。他说起了自己的故事。原来他以前跟我一样也是偷渡卡在了厄瓜多尔,只是他爱赌博,在基多把用来偷渡的所有路费都赌了输光了,打电话叫她老婆寄,骗了家里很多钱又都输光了。实在没办法了回去也不是再偷渡也不是,干脆去厄瓜多尔人理发店上班了。他家人以及老婆都当他死了,他所以写了这么大的一个死字在房间。他去的那个赌场我也去过几次,我是因为100美元花不了,厄瓜多尔没有自己货币都是用美元的,工资又低,你拿100买东西他们没钱找的。所以我都是去赌场换20的
后来我看到尤先生只要一有钱就往赌场跑几乎每次都是输钱,在此提醒朋友们赌博害死人的!我突然想起了曾仕强说的其实人这一辈子说到底就是四个字:自作自受。确实很有道理。
在Ecuador呆了快一个月时候,蛇头来消息跟我们说最后试一试看看,从香港传真出来机票,我们7人第二天就坐车去了机场这次路线是厄瓜多尔飞到墨西哥然后法国最后香港。顺利的话直接在墨西哥被人接走。可惜的是我到了机场换登机卡时候厄瓜多尔机场工作人员不让我换登机卡说,厄瓜多尔没有跟墨西哥过境转机的签约。需要有那边签证。我在机场跟工作人员说了挺久说我只是回去香港,我不想呆在你们厄瓜多尔了为什么不让我换登机卡,后来他们还真给我们几个换了登机卡,我们高兴的跑到二楼准备坐飞机去,没想到在检票口又被拦住说不能上飞机,随后把我们请到何必一个保安室等待,等了有1个小时左右进来一个人告知我们不允许过境墨西哥回国,叫我们回去改机票。
我们怀着郁闷的心情又回到原先住的那个旅馆,印第安人看到我们回来很开心。我一两天就跟一个队友跑去中国驻厄瓜多尔大使馆请求他们出面帮忙,可是他们说也无能为力,然后我们又跑去墨西哥驻厄瓜多尔大使馆排队,一个小小的别墅的房租。外面站着十多人排队等待墨西哥签证的。我进去问有说英语的签证官员吗?那个门伯跑进去叫了个墨西哥工作人员,我问是否能够给我们墨西哥签证?那个工作人员挺友好的说我们只能给厄瓜多尔人签证,你是中国人需要去墨西哥驻中国大使馆去签证。
最后我们跟蛇头联系他很郁闷因为上次买了机票又不行他浪费了钱泽很郁闷说这条线路走不通了,叫我们自己想办法在厄瓜多尔买机票飞回香港。我们后来找理发师尤德华帮忙去卖机票的中介买机票,他在厄瓜多尔呆了几年西班牙语说的不错。最后给了他200帮忙费用。我们这次是从厄瓜多尔飞委内瑞拉再到德国的法兰克福然后就直达香港。
委内瑞拉首都机场泽很垃圾。还不让我们出境,说实话叫我出海关我也不想呆在这个陌生的国家。让我惊讶的是我登机离开委内瑞拉时候竟然遇到了勒索靠!我们排队上飞机一个保安过来说你们几个过来一下,我们就被带到一个角落,他故意检查我们护照,然后用手做了个姿势晕这不是叫我们拿钱吗?他还说不给不让登机,没办法了我们离登机时间不多了也只能一人给200了事,谁叫我们自己是偷渡心里虚。要是我以后旅游再碰到这样的我一定告到机场高层!恐怕我这辈子也不会再踏上委内瑞拉的了呵呵
飞机一到德国机场就看到几辆移民局的大奔驰旺仔车开过来接我们了,直接拉到移民局监狱去了。房间依然是小小的一间,我们被分成两个房间,也是检查盘问一番,先关在房里。我关的那间里面已经有3个外国人有个在读holly bible.只关了不到1小时德国人就放我们出来了告诉我们去购物吧。记得不要出机场。
后来我回到了香港,在另一个旅社蛇头来了,人换了一个估计他们也是团队工作。跟我们对下数目花钱多少他全部报销。然后叫我们休息一两天再走。其实那会他帮我们办好了去古巴的旅游签证了。后来我们又是拿着泰国旅游的签证出境,这次是真的去泰国旅游了3天。
等我去泰国呆了三天再回到香港机场后,我们并没有进入香港境内了而是直接从香港机场坐飞机飞去法国然后转机去了古巴。又经过法国这次竟然被一个法国工作人员认出来靠我估计哪个特征被记住了哈哈。他找了个翻译问我是不是想去美国我说没有,然后又是检查一堆,关移民局最后当天就送我们上飞机飞去古巴了。到古巴首都哈瓦那时候也是晚上了。我还是叫了的士给了司机蛇头预定的酒楼地址。开了也不到一小时就到了。这次我们就直接住了三天,在海边的一个很高大的宾馆,古巴很热的。
我们在海边宾馆住了3天那会经常去后面海边玩,日子过得相当惬意。第三天古巴蛇头来电话一个叫alex的白人,说准备好到楼下。我们就打包行李在楼下坐他开来的两部车去他给我们安排的住处了。我至今还保留着古巴那个地址
刚才翻看以前日记所以补充下刚到古巴的信息。刚到古巴也是填写入境表格。换了200美元的古巴钱币用于零花。住的酒店名字叫Tution.一个三星级的宾馆。一天住宿几十美元在机场时候机场工作人员就会帮你办理了住宿手续钱先交了。我住的哈瓦那地址是B.NO.719e/29y zapata,vedado huoze ba.多亏我以前刚到美国时候写的日记不然这个地址肯定记不清楚了。
我跟一个队友住在门牌号710的是一个白人家庭,古巴很多都是家庭经验的旅馆,我住的这户人家很富有,房子很大,客厅有架钢琴他女儿18 19那会吧,长的很漂亮经常在客厅弹琴。其他两位住在719 还有几个住在706。我们每天都会在719煮吃的。那边是我们集合地。房东老太太是个白人奶奶起码70多了瘦瘦的,我们吃的东西都是蛇头供应,我经常偷偷的把鸡蛋鸡腿送给房东老奶奶吃,因为古巴平民有计划经济那会好像他们都好穷看到我们经常浪费他们都觉得我们很富有。那个老奶奶那会很疼我。
在古巴我们也呆了一个月08年的圣诞节我还是在古巴度过的,一点雪都没有,还是冬天每天都20多度。在古巴期间我们坐了敞篷车,马车,去海边度假过,当场吃新鲜的椰子。经常晚上聚集在一起开chinese party喝酒。我住的那一带邻居都认为我们太有钱了哈哈其实是因为他们实在太穷了。古巴实在没有多少我们华人认为好吃的东西,倒是我们经常去中国城溜达跟吃饭。
在古巴打电话回中国是超级贵的,我记得一分钟要4美元的。厄瓜多尔打回中国超级便宜一分钟两分美元。然后在古巴首都哈瓦那你会看到一个五星级酒楼叫melia cohiba其实我觉得比起福州的香格里拉或者随便阿波罗都弱爆了。你到了古巴就知道古巴人民还是很喜欢中国人的,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喜欢我们的钱。有一次我走在大街上有个老黑看到我远远的喊着chino向我跑来我撒腿就跑,他追上我一定要拥抱我下郁闷。总体古巴人给人的感觉是开朗,热情,能歌善舞。古巴的雪茄很出名但是我不抽烟的所以对我没有吸引力。写 老人与海的那个 海明威美国作家最后就是定居古巴哈瓦那的。
在古巴我因为呆了一个多月所以有比较多的回忆。主要的饮食是鸡腿,鸡蛋,面条,龙虾。不要想着龙虾有多好没有下厨房的料,冰冻的龙虾我们顶多煮熟了蘸酱油
后来我们这些人呆的实在无聊团队就开始出现狗血剧了。我团队唯一的一个妹妹跟那个翁小弟竟然同居在一起了。我们都笑话说偷渡路上的爱情~偷情!后来古巴蛇头买通了belize伯利兹这个小国的签证官。我负责拿着7本护照去伯利兹驻古巴大使馆签证,其实签证官员被买通了,我进去只要回答yes or no。轻松都拿到签证了。蛇头付了我100元跑路费。在古巴期间我还接过后面一批从中国大陆出来古巴偷渡的团队,也赚了几百元蛇头给的。
还有个别团队的华人欺负我们自己华人的事情在流传那会,我觉得他简直就是华人的败类。然后大约在圣诞节那天我去了机场飞去了belize这个小国,大家可以看看地图。在墨西哥的最下面一个国家。以前跟中国大陆建交的,后来台湾政府送了几百万给它,它就宣布跟台湾建交,后来跟中国政府断交了。我从古巴飞往伯利兹时候飞机上面只有20个乘客不到。只有一位空姐不对要说空妈因为起码40多50了。还只给每人分了一杯可乐跟一块巧克力。
飞机着陆时候摇晃的超级厉害我那会就怕去见马克思。最后着陆我看飞机上的老外都在胸前划十字架,然后全飞机竟然鼓掌起来了我感到莫名其妙。机场破的我都不想说了。后来来两个黑人开车带我们去伯利兹首都贝尔莫潘的一个郊外农场,其实我不应该叫它郊外其实整个伯利兹国家差不多就是一片原始森林。
老黑开到了一个大木门前停车了。开门的是一位台湾阿姨50岁左右。后来才知道整个农场都是她跟家人承包的度假区。木门刚进来是一个大食堂,我们以后经常在那边吃饭。食堂墙壁挂着一幅大大的台湾 还是说台湾湾旗吧不然吧友说我不爱国什么承认它是个国家等等
通过食堂后面是一片大平原其中有个大湖具体有多大我不知道就是一直通到外面看不到边。左转就是两个房间。在房间旁边是一架木桥跨过湖面,跟我们隔湖相望的是台湾阿姨一家人以及后来我团队的那个小弟跟妹妹同居在那边。
整个食堂后面的平原上很多椰子树,还有很多变色龙挺大的最大的差不多鳄鱼那么大了,我们几个没事经常拿着石头吓唬变色龙,在我们走之前椰子树上的椰子也被我们洗劫一空。我们总计住了两周多点。我每次吃完饭都帮阿姨收拾碗筷,扫地那会她一直夸我是偷渡人中素质算好的了不知道我原话说出来大家会不会给我扔板砖
那段日子也是让我终身难忘,也让我其中以为队友终身难忘。他现在已经开店当老板了,也很好的一个人还比我小2岁,现在我们还保持联系。感觉在伯利兹几乎每一两天都要下雨,果然是热带国家!
不知道吧友是否有发现我直到走到伯利兹都还是有签证的。接下来的真正意义上的偷渡开始了。在伯利兹住了十几天后的一天晚上七点左右。台湾阿姨带着两个老外来了,他们给我们每人分了水跟饼干。我们坐在两部车开了有几个小时到了伯利兹跟墨西哥边境。我记得车子停在了一个比较平坦的沙石地上,那天夜晚月亮挺亮的所以我都看的很清楚,估计带我们走的伯利兹人都知道趁着月色好走夜路。
我对照了以前的日记看了下是开了2个小时,然后在没人的山路换成小车,最后达到山里。周围也有些比较高的不知道什么草,但是不会很多视野不错。两个老外悠闲的拿着酒在喝,我们几个队友也没事的聊天着,根本没有一点所谓的偷渡的紧张感觉。
在前面不远处有条河,我们那时车停在河边距离有10米左右。那时候各个都很放松可能是因为老外都放松的在喝酒的缘故。过了一会儿对面划过来一艘小木船,我知道他是墨西哥那边的守山的或者反正守卫墨西哥边境的人员,但是他们监守自盗哈哈。他叫我们分批次蹲坐在他的小船,默不作声的渡河。其实也只要几分钟就划到对岸了。
到对岸集中完毕后他说这里就是墨西哥了。他每人分了一把手电筒。他手里拿着一把砍刀是走山路时候用来砍挡住去路的树枝植物的。我记得那是以前灌木森林,地上有积水淤泥但是不至于是沼泽地那样。这个过程让我真正感觉到这才是偷渡开始了。
跟着那个墨西哥人走了2个多小时的山路个人感觉挺刺激的因为这么多人一起默不作声的走着很有点电影片中在森林里面作战的感觉。记得最深的是最后那一段山路有几百米长,几乎成了沼泽地了,踩下去会陷到膝盖。一步一步都要慢慢走,而且那淤泥真心很臭!
过了这个路段就又到了平原一样的石子路,前面是一个警察局估计是边境巡逻人员的工作房子。到这里墨西哥人开始收回我们的手电筒了。他带着我们轻轻的绕过那个房间,到后面的山路,然后叫我们全部坐下来休息一两个小时。那会我们各个臭气熏天了。但是确实也挺累了大家就都坐在地上或者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两个小时。
休息完又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我突然听得见狗叫跟鸡叫声了,说明已经到墨西哥一个村庄了我们下山了。然后走到一户人家门口坐车,我因为动作太慢前面没座位了,只能跑到后面放杂货的的车厢,他那部车有点像后面有车厢的皮卡车。开车稀里糊涂的开了不知道有多久在这路边停车了估计不超过一两个小时。差不多在路边等了有两个小时车来了,总共两部。我只记得这次的坐车简直要命起码开了5个小时,一直在车上又饿,又累,又臭!!!五个小时一直开也不知道我那时候小便怎么解决的。
这次我们是去cancun坎昆!这个城市只要是偷渡的人都知道也几乎都要经过墨西哥这个城市的。痛苦了5个小时,下车时候大家走路都走不稳了。然后我们住进来墨西哥一个比较繁华的地段的一个旅馆。超大的房间里面放着4到5张白色床单的大床。墨西哥人送来了烤鸡腿加白饭。我们囫囵吞枣下洗澡就去休息了。
各个人都把臭鞋子洗干净放在阳台晒了,第二天早上7点多就来人了通知我们全体都走坐taxi去机场。他们都帮我们买好票了,只要在机场时候时间一到排队上飞机就可以了。这次我们从坎昆飞到蒙特雷,在飞机上空姐推车过来,我要了几样东西空姐都给我我好开心,可是接下来空姐不走了问我拿钱,我说还需要付钱吗?她说需要,我晕!我好尴尬全部都还给她了,她也一直笑。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在飞机上向空姐拿饮料薯片还需要钱的。
到了蒙特雷机场又有一男一女过来接我们。我们先做机场巴士20多分钟到了另一个大型车站,那一男一女给我们每个人车票,我记得那辆大巴士叫premier巴士。又要坐车3到4个小时。据说坐这种premier巴士在墨西哥边境不会被查。我们最后在一个空旷的广场下车,等了有半小时总计两部车带着我们7人开向了不知道哪里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我们靠近了美国跟墨西哥边境。那次又开了有1到2个小时。
我就带了一个书包,一个旅行包,到墨西哥边境后就只剩一个书包,到德州后只剩下一个人,住在德州蛇头家后他每人分了个新书包,买了新鞋子 衣服裤子换上
我们都被带到了墨西哥最北部的一个平原村庄。其实说爬山去美国,根本不算山的。美国跟墨西哥其实很多都是平原尤其是美国南部也就是墨西哥的北部都是像沙漠一样的平原。
我们住的那个村庄简直是地广人稀,家家户户房子都分隔的比较远。每家门后都有大型院子。养着小鸡。我们被分到了不同的三户人家。我跟其中两个队友住一家。那户人家是开小卖部的,就两张床在小卖部中,一个有个四个烧火的电磁炉就放在我床的旁边。整个房间即是小卖部也是卧室更是厨房。小卖部卖的东西比我村口的那个小卖部还要少的可怜,房间的墙壁之间还拉着线条,上面挂着用来卖的薯片。
店主是个30多岁的中年墨西哥男人,具体现在我确实不记得他长相了,但是绝对比我这几年来在美国遇到的墨西哥人帅。因为如果丑的我一般会记得,可能楼主是属于重口味类型。但是这个家庭的几个特点我记得很清楚。两床都是比较脏的被子,无精打采的堆在最原始的用长凳跟木板拼接成的所谓的床上。屋主人生了三女一男都是小朋友。其中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最小的女儿有5岁左右。长相有点像华人大大的眼睛,理着蘑菇头,整日光着屁股,脚丫。有一回我看到她哭着可怜的样子实在不忍心,但是我又没带吃的,哄不了。还是她妈妈一个典型的墨西哥妇女拿着店里面卖的东西其实还没打开塑料包装给她玩。估计舍不得让她吃就为了哄她。
我在这一家生活了不到一周,其实我们巴不得早点过去美国那边,因为在墨西哥被抓是要被送回中国的。而且我每天都可以看到门前的大路上面开过一车车的墨西哥士兵,几乎每天都有来来往往。他们手机还拿着估计是AK47.原谅我的孤陋寡闻对于枪支名字我知道这个哈哈。
我们都被告知不要出去门口,顶多在后院活动。后院也是光溜溜的破败不堪里面有烧烤后黑黑的炭火很多。那是这一家人经常买来鸡腿酱下烧烤的,给我吃过真心觉得很好吃,于是我们三人提议出钱几十给户主老婆,叫她给我们多买些鸡腿烤了大家一起吃。整个后院没有篱笆没有围栏一直通到后面有条废弃的火车铁轨,因为我住的这一周都没见火车来过!
我们在后院活动时候偶尔看到直升飞机来就赶紧跑进房间。有一天这一家人在煎什么饼问我吃不吃,我那会还问什么,他们也听不懂我记得她说了taco,那会我还是第一回听到这个词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怪饼,说心里话我宁愿买武大郎的烧饼至少人家一块饼吃的饱。她给我的taco就跟纸张一样厚。现在楼主在美国经常吃墨西哥餐taco外面薄饼里面裹着牛肉,香菜,洋葱丁等等很是好吃,只是那时我真不知道那玩意。
这一家户主男人有个特点就是脚一边受伤过,还裹着白色纱布。估计这个就是他为什么没有工作在家开小卖部的原因吧。在我们走的那天中午他们两夫妻跟我比划着我具体不懂说他们说什么,后来看他眼神很可怜的样子,那个妇女手指着她老公的腿然后又指着他们的孩子对我继续说话着。我感觉到了什么意思,楼主是个心肠比较软的类型,我知道他们是说家庭辛苦需要我们帮助估计。我拿出100美元给了她,她顿时一愣,很是惊喜。然后我动员两个队友也给了几十美元。她一直说着感谢什么的我听不懂只知道一直做祷告,以及双手放在胸前一直对我们表示谢意。我就好人做到底,叫她拿来笔跟纸,我在纸上写到具体什么忘记了大概是写:兄弟们我也是一名福州人偷渡到这里,这户人家实在有困难子女又多,我们已经到墨西哥边境了。迟早都是进美国以后赚美元机会很多,希望大家慷慨送些美元现金给这户人家。交给他们夫妻,我用手比划着,说chino a gi 然后把信拿出来给中国人看,他们大概知道我的用意非常的感动。
然后那天大约有6点左右,天还亮着。我们在他们的村口集合了,我只知道来了很多村里人,我户主一家都来为我们送行了。那个女户主一直又祷告阿门我听的出来。我跟她家人招手再见后坐上车了。车子载着我们前面一小时左右挺平坦的开着,到后来开进山林里就有点颠簸了。我们在一片树林的旁边下车了。带我走的就是那3个司机,都是年轻人。在树林那边时候他们让我们先往靠近树林里面站。
忘记补充一点,在离开那个村庄前我们行李包全部都不带了,因为我们被告知今晚就要踏上美国了,而且走路带包不方便,我们就把不能带的雨伞 拖鞋 等等都送给各自户主了。我那会书包里面还放着秋衣秋裤,队友都劝我扔了不要了。但是我想到现在1月份怕会冷在山里硬是全部套了进去。那会还被队友笑话了,事实证明我的做法是对的,后来那套秋衣秋裤帮我度过了极度寒冷的一夜!所以当你们有时候觉得自己是是对的,你们就要坚持走下去,哪怕再多人的嘲笑也不用担心,因为毕竟往往对的是少数的人。
我们站在树林旁边,眼前就是一个缓缓下去的土坡,下面就是一条河!不到5 6米的宽度,我问其中一个墨西哥人对面就是美国吗?他说是的!吧友们现在知道了美国就在眼前了,只要amigo(我们都叫墨西哥男人amigo)一声号角吹响我们会像当初抗日战场上的军人那样冲锋过去的。可惜!通天河挡住了我们的去路!就在我们窃窃私语的那会,对面天空传来了轰隆隆声音,司机叫我们全部蹲下,不要动!原来是美国那边的巡逻直升飞机在附近巡逻。其中一个司机一直在张望着,过了一会儿他示意我们全部出来,他不知道从哪里拉着一个黑色的橡皮大型的充气艇,在那边打气了。说到黑色我记得,离开墨西哥那个村庄前我们被要求不能穿白色的或者颜色太鲜艳的衣服裤子,最好黑色在夜幕下不容易被发现。
楼主忘记交代一个细节了,我们团队成员除了那个妹妹自己带手机外,其余的都不带。蛇头分了两部后来加一部总计3部电话,全部是中国联通漫游全球的他给我们充话费。这样方便我们跟蛇头保持联系。那个妹妹的手机刚到香港就欠费了,后来一路上只能当做音乐播放机,也感谢她让我在偷渡路上听到了路琦欧的歌曲确实很好听哈哈。蛇头给我们的手机垃圾,就是路边摊200元的诺基亚!我在离开古巴时候送给了那个疼我的老奶奶的女儿呵呵。
楼主护照的最后页美国移民案件的拒签盖章。所以很多人问楼主为什么不签证去,原因是我是移民签证被拒签过,已经是移民倾向了还怎么去签证留学?另外古巴签证是一张纸张用钉书机订在护照的,等离开古巴时候那个签证纸就被没收了。
等直升飞机离开后,我们就全部都放松了,大家都出来自由活动了。橡皮艇也气也打好了。司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划船用的塑料船浆。司机坐在橡皮艇里面一前一后我们分两批次坐在中间,水流挺急的,我记得他们两个都使劲力气划的很吃力。只是因为实在太近不用一分钟我们就到对岸了,我真的很难想象一分钟前我还在墨西哥,此刻脚下就是美国,一条河隔断了多少人去美国的路啊。
到对岸后我记得就两个人带着我们走了,还有一个估计在原地善后了。然后其中一个走在前面探路,走在我们前面带路的是个比较瘦小的估计才19 20岁左右的墨西哥小子当然也是我们司机之一,估计墨西哥边境人从小就训练偷渡了,看他走的那么熟悉肯定经常来回美墨边境了。
他们两个带路的手里都拿着对讲机,我们前面走的比较顺利,反正都比较宽敞的平原,也不记得是否有月色了反正我看旁边的树木还有路上都很清楚,道路也很好走,就像我小时候在我老家农村的山区夜晚。那时候我一点紧张的感觉也没有倒是觉得轻松了,可能心里想着到了美国领土此刻被抓也不会被送回去了,顶多找亲戚担保出去。
我们就这样一直走着具体多久时间我确实忘记了,肯定的是不会累,我们穿过了挺多个类似乡间小路那样的道路,后来我们走到了一个高速路旁边,那个瘦小的带路的示意我们先在路边灌木丛躲着,然后他一直用对讲机跟前面探路那个联系着。后来我明白了我们是在高速路旁边,路上来来往往很多车经过。其中一辆就是来接我们的车,是一辆7座位的旺仔车,只是他把座位都拆了。当我们躲在灌木丛时候我对这一切一无所知。只是时刻紧张的看着那个瘦司机听他指挥。
第一次,他手对我们挥舞着叫我们赶紧跑出去,一会儿又自己跑回来又叫我们呆在灌木丛里。我知道了。是那辆接我们的车在路边开过来时候我们要赶紧跑出去坐上车。开车的还要选择一段时间左右又不能有别人的车开在前后,这个衔接的要非常紧多浪费一分钟或者哪个跑慢了都会导致我们又要多试一次,司机又要多绕一圈多开一次。
幸运的是,当车第二次开过那个灌木丛路口时候我们一个个都像子弹飞了出去。让我自豪的是我竟然还跑在了最前头,我心里在想刚到墨西哥时候就是因为晚没座位只能躲在后备箱现在嘿嘿!
等我飞奔跳上车那一刻傻眼了,怎么没有椅子?墨西哥人不容得我多想,就叫我躺下去!哇靠,躺下去后面上来的也躺了几个不够躺的就压在下面躺着的身上。我忒倒霉了,跑了第一还被人当席梦思来躺!
我后来爬了起来想要蹲在车里但是他们墨西哥人不让。他怕我们头抬的太高被车窗外人看到不好,但是我为了确认现在是美国,我微微仰头看车外,终于在路上被我看到了星条旗!我悬着的心放下了确定是美国了。
大约开了几十分钟我们到了一户人家门前,典型的美式那种房子。车门开了,也是墨西哥人接我们下来,我说thank you。他说你会说英语?我说是的,他说很好,但是不要想跑!哈哈他估计害怕我钱还没付怕我会讲英语会自己跑掉。我们被带进去房子。里面挺大的,也很热闹,我们直接被带到了一个房间,开门后好家伙,起码7 8人了一房间,我们被关进去下里面好热闹都是南美洲人的面孔。我知道他们也都是偷渡来美国的,这个房子原来是墨西哥人估计有美国国籍了,他们的中转站或者说接人的地点。
我们被关进去后,墨西哥人通知国内蛇头我们到美国了,然后蛇头通知国内家人,家人要求我们打电话回去确认,然后就是国内在商讨过钱事宜了?我关在那个房间有一天这样,听着墨西哥鸟语一大堆,然后房间里面的体味,泡面味,反正什么味道都有,最让我难忘的就是那些南美洲人还是墨西哥人无聊的比谁放屁响我去!起先我们还会大笑,放屁的那个还会尴尬。后来时间久了估计实在太无聊了他们就肆无忌惮的乱放。后来我们都麻木了。只是关在房间除非上卫生间和吃饭时间出房间下,其他时间就在房间一堆人呆着!
我们还在房间里面几个人聊说怎么那个小妹在哪个房间?会不会安全等等。没想到天亮时候大约中午时间她进我们那个房间看望我们还在我们面前吹嘘说墨西哥人特意煮饭给她吃你们都只吃泡面!真是没良心的要是我,我肯定会叫墨西哥人煮了也给我们几个同胞一起吃,可能是因为墨西哥人喜欢我们华人女孩,所以她很受到他们照顾,我去卫生间时候看到她都在客厅好自由,我们只有羡慕的份!
到了晚上我记得我房间一个南美洲肥仔打着自己肚子上的彪肉说me 3 day no problem you chinido no good!这个我还是听的明白的,我那会心想傻瓜,都到美国了我还怕什么。但是那时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后面最恐怖的时刻即将来临。我真不知是不是那个肥仔南美洲人乌鸦嘴还是他可能也是其中的一个工作人员后来事实证明我真的走了3天
我们晚上吃过泡面,继续躲在房间无聊然后睡觉,期间没看到房间里面的amigo有减少,心里还在偷笑哈哈他们估计没钱保释被扣留在这里了。然后自己心里也在担心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然后睡觉,不知道睡了多久他们开门叫我们出来通知我们要走了,我们那个一个高兴呀,房间里的amigo好像也跟了几个出来,跟我们一起走!
我们一伙人总计开了两部车我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下车了,我们都跑进灌木丛第一件事情-小便!然后开始徒步旅行!我那会还有点郁闷怎么又要走,这不已经到美国了吗?直接坐车不就得了吗?后来才知道因为德州边境查的很严他们不让我们坐车怕我们坐车被查就被抓了。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做的是从墨西哥跟德州边境一直步行到休斯顿机场!吧友们可以打开手中的手机卫星地图看下这期间的地图有多远,只是我当时不知道这点,是等我回想这段经历时候才想到的,真有点后怕。
在灌木丛集合下每个人分了饼干,泡面,还有果汁!然后我们就开始走了,我觉得美国墨西哥边境几乎处处都希望沙漠,灌木丛,树木就这样,广阔无边。我发现我们的对于从之前的7个华人又增加了4个外国人其中还有一个妇女。然后3个带队的墨西哥人。
从太阳没出来走到中午,带队在一个灌木丛叫我们坐下来,2 3人一组的分,我跟一个队友分在一起,躲在小草丛以及枯树枝下。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说哥们,我要做大!我说不会吧,晕 然后他就这样在我们面前完成了伟大的事业,当然那画面比较雄伟壮观我不忍直视。因为空中有巡逻的直升飞机会飞过所以我们都很小心。
我印象很深刻还有一点,就是灌木丛里很多沙子堆成的小堆,不知道是不是美国边境警察搞得,如果有人走过碰到了沙堆就会明显有被破坏的痕迹这样他们好确定这一带有人有过。当然这是我的猜想。后来我们聚集在一起,带头的拿出吃的,起先我们也吃了点,后来我看到怎么带路的把果汁都开了,饼干也吃精光,我们心想估计吃饱走会就到了,所以我们也跟着放心大胆的吃了起来,结果我们都想错了,估计这个带路的接下来两天要是想起第一天中午时分就把东西吃了个精光他自己也会后悔的要命的!因为他后来走错路我们两天多没东西吃晕!话说吃完了东西把罐头,饼干包装盒子等等都埋在了沙子下面我们就又开始步行了。
然后我们吃饱继续上路了,其实也没走一两个小时就又休息了,尤其灌木丛林,只是这次这里地方比较大点,有大树我们在大树还有灌木丛中休息,带路的墨西哥人拿出来什么草药来抽,因为我不抽烟不知道那是什么后来才知道那是大麻。然后我们几个在旁边又叽叽喳喳聊天起来。带头的那个墨西哥人说该呀爹chinido哈哈,你们没看错是该呀爹西班牙语中小声点不要吵的意思!不是呀卖爹。我们没听他的继续大声聊天他假装很生气那种还拿出手掌故意做要打我们的样子,我看他那样也挺搞笑的哈哈。
休息了一会儿我们又继续走了,反正就走不远,因为我们大多数白天时间都没怎么走,因为怕天上直升飞机会发现我们,所以我们大多数都是晚上时间走。具体的太多细节比如横穿过多少条乡间小道等等我记不清了只能大体总结。
因为三天两夜的饥寒交迫我根本就没心思去记得如何走过这些路的了。记得第一天晚上我还不是非常饿,因为白天走的少,晚上才又开始出发,我那时候也不累整个人处比较亢奋状态,跟在队伍中间,走着。天空中繁星很多,我永远都记得在墨西哥山上看星河那是多么的美丽的夜空!突然我看到什么星星拖着白色的尾巴划过,我又认真看了又有几颗,我那会意识到了哇!没想到我人生中第一次看流星竟然在偷渡的夜里!我还真的有在心里许愿当然是早点到达目的地,虽然那会我也不知道我们要走去哪里?
第一天夜里就已经有点冷了,但是我穿着秋衣秋裤感觉还好点。我记得还路过一个农场,听到了一两声牛马牲畜的叫声,我们走的比较轻声,然后走到一个池塘边,还有瓷砖砌好的蓄水池那种,我知道那肯定是农场主盛雨水用来喂牲畜用的。带路的拿出事先带的空塑料瓶子,就是美国这边典型的大罐牛奶空塑料罐到蓄水池里装了几罐水,然后把其中一罐给我,我那会没接,他叽里呱啦的伸手想打我巴掌的样子,我躲开了。我那会是想靠又没东西吃还要提着这个不知道还要走多久我才不提不然累死,他后来生气的自己提着走了还说了句什么,我估计他在说你等下渴了别想喝!
然后又是一直走几乎不停的也不知道走了几小时,到了一棵大树就像榕树那么大的,我们都停下来休息。还没一会儿功夫,天空中传来了轰隆隆声音,美国的直升飞机又来了,带路的几个叫我们赶紧躲进大树旁边的灌木丛林里,我刚还没躲进灌木丛就被刺扎的好痛,靠很多荆棘!他们各自也跑着躲到旁边的灌木丛里,其中一个带路的看我犹豫在那边硬是把我往里面塞,一个字痛,两个字妈呀!还好里面一点没有荆棘随后带路的自己也跳了进来,哈哈,他像杀猪般的叫起来,啊啊哎呀等等,我在里面偷笑,嘿嘿,看你这么狠把我塞进去现在知道痛了吧。
估计那会直升飞机怀疑下面有动静了,因为我看到飞机上面射下来一道白光,就在我们前面不远处,照亮了长长的一条路。我们都不敢作声,做了一会儿飞机才飞走我们就又出来了。
事后才知道不仅我跟那个带路的被刺扎到,我其中一个队友脸还被划了一点,其中一个等我到达目的地一个美国人家里时候从他头上拔下来了一根快接近2厘米的刺,拔出来时候上面还粘着血迹。我这个队友就是在古巴时候跟我同住一房间的,他姓张,后面还会提到他,因为他这三天走下来比我们运气衰!
走到深夜我肚子饿扁了,我们路过一个像田野还是草丛之间时候我听到了电影中经常听到的狼叫声!啊呜!呜字起码要拖延3秒左右,我去!没想到狼叫声真的是这样的。我那会已经饥肠辘辘了,我心想好家伙要是被我们抓到肯定现宰现吃!
我们就这样一直向前的走着具体要走多久我们不得而知,口又渴,肚子又饿!我去队友手中拿过装水的一阵猛灌,说实话我现在还记得喉咙冰冰的具体水什么味道那会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然后一直到天蒙蒙亮带路的示意我们在一个灌木丛里休息了,我忘记了我是否睡着,只是四周安静的很。
这段时间怎么衔接我忘记了估计又集合走了几小时,然后在中午时候又停下来休息了,我已经饿的眼睛冒北斗七星了!要不是昨晚喝的满肚子水,肯定早就饿趴下了。然后我又想喝水来充饥!我打开瓶盖,往里面一看!晕,好多蚊子的幼虫在游来游去!就像我小时候在自己老家池塘边看到在水下的游来游去的虫卵,想到昨晚我喝了那么多,我估计我肚子里的它们再开party了
我实在不行太饿了,环顾灌木丛左右,竟然看到仙人掌,我准备过去摘下一个拔掉刺要吃!我团队中的一个洪都拉斯年轻小伙跟我打着手势意思说不要吃。吃了会死!晕我最后没吃,然后其中一个队友姓江的从口袋摸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飞机上带下来的糖包,倒了一些白糖到我手掌,我们就这样舔着糖希望这一点糖给我们能够带来点能量了。然后他对我说了至今难忘的哲理性的一句话:睡吧,睡着了就不饿了!
我记得那会我心里恨那个带路的,傻第一天全部东西吃个精光都不跟我们说下后面还要走这么久!这点就是老外跟我们华人的根本区别,我们懂得储存,懂得未雨绸缪,他们只会懂得现在有先享受不管后面死活了!后来我们真的睡了不知道有多久又要赶路,转移到另外知道树林里,不是灌木丛了,我坐在里面空间挺大,反正就是饿。看到满地的罐头,矿泉水瓶子。估计以前偷渡的都会路过这边休息,留下他们的痕迹只是幸运的是他们都有吃的喝的。我到现在真不知道我们那会是怎么活下来的。
忘记了在第一天晚上我们横穿知道高速公路时候我还在东张西望,远处左边来了一辆车,那个带路的赶紧跑过来拉起我的手,跑两部,直接跳起来扑倒在地上。那会我想到了小学时候黄继光那张插图,我们就是这样跳起来扑到地上,就像被地雷炸飞那样。他估计是怕站着太显眼会被过往的汽车司机看到吧,扑倒目标会小,当然起来后我又被警告下次可别东看看西看看走神了。第二天晚上也在一直赶路但是我们遭殃了,天气变得异常寒冷!我们到灌木丛中休息时候,实在受不了。
我感觉那天晚上应该是09年的1月11号12号左右因为我几天后就到纽约了。那会德州山上肯定零下几度,昼夜温差实在太大了。连墨西哥人都受不了了,带路的叫我们分头拣树枝去,在树林的空地上生火堆了,大家可以想象下,在偷渡的山里飞机就在天上巡逻,我们生火无疑容易被发现,但是连带路的都说快生火堆了所以你们可以想象那会是有多冷。我们围坐在火堆旁边绕成一圈!我们都尽量的往火堆靠近,然后我的队友冻得直哆嗦,我们后来背靠背坐着,我说哥们还有我没把秋衣秋裤扔掉这不有用了。但是我即使穿着秋衣秋裤都冷成那样了,更不用说我可怜的队友了。
在火堆旁边休息了有些时候我们熄灭了火又赶路了。我们那会真的是饥寒交迫,我走的都麻木了,真的不想走了,那会我要是有馊了的饭菜给我我也会囫囵吞枣的!那时候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人活着能吃就是福气!
我记得我一直盯着远处的一个像是路灯的一直走着,我心想那会不会是路灯,说明有公路那不就是快到了吗?但是我错了那个大大的路灯是月亮,圆圆的满月我记得很清楚认真的朋友们可以查询下日期看看1月10号左右是不是满月,因为我以为的这个路灯竟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上升下降改变位置,我那会都绝望了!
最后我把目标换成了远处不知道多远的地方的知道亮点!我心想那会不会是某个城市的一盏灯!只要我到了那盏灯那边我就到有人家的地方了就有吃的喝的了!可是它一次次又让我失望了,我的脚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了,我们都靠着意念在走了。不知道又走了多久带路说休息吧。但是要求不能坐下去!因为他怕我们一坐下去就再也不想或者再也爬不起来了。
哦忘记在这夜晚的行走中我们翻过有5 6个铁丝网防护栏,我因为瘦小爬过去方便,前面说到的那个张队友他以前在马尾坐办公室的海关,没有什么运动可苦了他,翻不过去,跟在谁后面铁丝网反弹回去碰到他门牙,他门牙都被打断了痛的流泪!真的是很衰!
又走了多久不知道反正麻木了。休息时候带路的跑进树林不知道哪里挖了几罐火腿肉罐头出来,我还不知道,其中一个队友先拿到,他没有英文然后递过来让我看是否过期,因为罐头身上都长铁锈了。我估计那是带路的墨西哥人以前埋在那边。我说估计过期了吧,他就不敢吃,我心想都快饿死了管他的了先开了吃了!说实话还真没坏!他看到我大口的吃着赶紧就接过来也吃起来了。我可以事后诸葛式扯谈的说我用了欲擒故纵的方法,其实那会我根本就没想那么多了因为饿的不省人事了。
在最后一次休息的时候我的另外一位队友马尾人累的坐在地上不想走了,我说真心话从来没有这么累过,我自认为自己也算比较要强的一个人,但是我实在站不住也瘫坐在地上,要走的时候我勉强站起来了,但是我的队友他个子大站不起来了。带路的威胁到你不走我们走了你就在这等死了,后来我们虽然累了还是拖着他起来了,继续向前走了!
我们那会真的如同行尸走肉了,带路的也在鼓励着我们,他说着阿喽食,跟波一儿,然后用手指着前方,意思就是说米饭跟鸡腿都在前面了。我们就这样麻木的走着,我不记得又走了多久,月亮从这边走到了那边,后来我们走出了灌木丛林!在一个山坡头,我看到了一片灯火辉煌的城市!我们从海拔比较高的山林看过去,金光闪闪的城市灯光感觉就像我们挖到了黄金,那一刻感觉真的很好,因为我知道我们快到了。眼下我们还要赶路,因为我们还在城市的郊区,我们又一直走,我估计那会应该有凌晨2点左右,虽然还饥肠辘辘,脚上像灌了铅但是我们看到了目的地就在眼前各个都振作了精神。而且越到早上温度就上升了。
我记得在郊区很多农场,因为我听到很多的牛叫声。天亮时候我们经过一户人家的前面,它太大了几乎没有院子,我们悄悄的走过那户人家后具体走多久真心没有记忆了,然后又是刚到美国那一幕又上演了,因为我们到达了高速路旁边的灌木丛里了。我们又是躲在那边等着车来接应。
因为是早晨时分,高速路上车比较少,带路的用对讲机联系着,不久车来了两部。是皮卡车,后面是完全露天的拉东西的皮卡车!我们跑出去坐进车里,我一心想要坐前面,因为里面已经坐了几个了,司机在情急之下打了我头一下意思是说快点直接到后面去!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那会还了点痘痘,他打到了我的痘痘哇靠真心好痛,忍着痛跑到后面,最后我们四个人躺在后面,司机还用什么破布还是地毯那样的盖住我们,然后在上面压上几个高速路的那些交通路标!我知道这个开车的肯定是美国政府人员可能是警察或者高速路巡逻警察,只是他也被收买了一起做起了偷渡的买卖!车在高速路上飞驰着,大家可以可以想想,那会是早晨温度还是比较冷的,开的快下忽忽的刮着,真心好冷!然而我们又饿,关键是我们走了几天能够让我们躺下简直就是享受了。我只能说那会我们 冷,冷,冷,饿,难受,一路颠簸!就像拉着死猪一样不知道要开向哪里?要开多久?
具体开了多久我们都不得而知,因为那会我完全迷糊着,只知道车慢下来,在下坡处大幅度的颠簸后,车停下来了。我们的后背这一路跟皮卡车后车厢亲吻的估计都淤青无数了。我们下车了,我们各个虽然快虚脱了但是各个都开心无比,因为我们真的到了,一户人家家里!厨房里面一位美国父母正在煎鸡蛋给我们,还煮着稀饭!满屋子都是人,他们一家都在忙活着给我们煮吃的,那顿饭我不知道为什么真心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吃很多,可能饿的物极必反了,反而只吃了一点。然后我想到了肯德基,现在跟户主说给你100帮我买下KFC,现在我才知道美国KFC很垃圾很便宜100元实在给的太多了。我们吃过东西各个都到隔壁的空房间都坐在了木质地板上,有的干脆直接睡了,我睡眠不好就这样干坐着发呆!我记得那会各个都是瘦瘦,邋遢,熊猫眼!很憔悴各个!
直到晚上7点左右,美国屋主通知我们出发,我们坐着他的大型皮卡车,我估计那是福特的,这次我们都是坐在车里了那感觉真好,而且我们不饿了!看着他车里驾驶台上面的各种按钮在夜里发出的亮光心里莫名的开心起来。具体为什么我也不不知道,可能是感觉不用再走了而开心吧。车开了不到半小时到了一户人家门口停下来。我们下车进了车库,很新的房子,接我们的是中国人面孔!好亲切的感觉,关键他还是说福州方言!
他先是跟我们寒暄了会,然后叫我们打电话给父母,交代一切平安后,家里估计就准备钱,在一个月之内要交清楚了。然后我们到楼上,房间好大,铺着地毯,客厅还有电视,厨房还有大米,他开车出去还买了火腿肉,白菜。
我印象很深的是看到白菜时候这个也太干净了吧一点土都没有我怀疑那个白菜不是土里长出来的。吃过饭菜那个屋主又给我们每人一个新的旅行包,里面有外套内裤袜子等等,统一着装一套。他说换上新的去机场不会被人怀疑。我们洗完就去休息了。忘记交代那个福州人屋主40多很普通的一个中年男子。
在房间里面我住了两天。那会儿没有压力了,就想着早点离开去纽约。第二天我隔壁房间几个先走了,因为人太多去机场坐飞机会怀疑,所以我很海关那个还有另外马尾的留在了第3天走。
他开车带我们去机场,具体开了多久没感觉了。只知道到了休斯敦机场我在楼下买了饮料,那是我第一次跟美国人直接买东西感觉挺有成就感呵呵。然后记得休斯敦机场的墙壁上很多什么阿波罗登月的图片以及简介,换登机卡时候要自己去机器那边换,那个中年人还假装不认识我们过去问我们是不是有麻烦我帮你换登机卡吧,我那会觉得他演技很烂呵呵。
他事先一直叮嘱我们如果过检票口老外问有没有id就说有把中国护照给他看就可以了,所以这里跟吧友说下,在美国你坐飞机只要拿中国护照就可以买机票坐飞机,这点绝对可以放心!他们也不查你护照里面是否有美国签证。
飞机飞了有4个多小时,我在晚上9点多还是10点左右到达了纽约,在纽约的上空我往下看,突然有个悲伤的感觉,我那会想人类多么的渺小,全纽约就下我下面现在,但是渺小的人类又有无尽的烦恼,多少悲欢离合等等一股脑的种种感觉五味杂陈,楼主适合当女人的个人觉得太多愁善感了哈哈
飞机降落后我才看到地上很多雪堆估计那一两天刚下过雪,联想到我那天爬山冷的要命就对了肯定有冷空气那几天。出了登机口各自的朋友亲人都在外面迎接等候了。我的两个队友都接走了,我发觉那一刻的再见可能这辈子再也不会再见了。因为直到现在快7年了我只在前2年多在纽约时候无意间碰到那个海关队友一面,一起去吃了顿饭,他还一直说要不是你以前爬山扶持着我,我是到不了美国了之类的话。时光荏苒,那已是几年后的事情了,不禁让人唏嘘感叹!我因为没跟婶婶见面过所以不知道她长相,在人群中我看到有个人举着牌子上面写着我的名字,我就走了过去,后来我坐上了她的车,她开了快4个小时把我带到了滨州。那一晚我是躺在客厅的席梦思上。
房间里的人员也是我未来的同事吧,各个都跑出来看我了,感觉就像看稀有动物,其中一个瘦瘦的他也是连江人,说他也是刚偷渡到美国一个月,煮了一碗面条给我吃,还借给我他电话我跟父母打了电话。后来我跟他成了要好的哥们,那一碗的面条也让我终身难忘,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的让人捉摸不定,我告诉自己朋友是自己选择的亲人,没有人有义务对你好,但凡有人对你施与恩惠,要记得感恩跟报答。
我并没有像大多数人那样偷渡刚进来休息一两天再去上班。而是一早上就去叔叔开的店里学艺去了,早上叔叔车开来接我时候碰到了我妹妹,她一个月前也到了美国,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哎哥哥你怎么也到美国了!这其中包含着多少的辛酸跟无奈直到现在我还能够体会到。谢谢大家的阅读,还有很多细节我没有写到,希望大家看完我的真实经历对偷渡有个更全新全面的认识。谢谢,jerry zhang new jersey


回复

使用道具

游客  发表于 2016-06-05
你妹有男朋友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游客  发表于 2016-06-05
太恐怖了,现在是苦尽甘来了?为了一个美国梦,真是豁出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游客  发表于 2016-07-17
无法想象
回复

使用道具

游客  发表于 2017-03-13
我跟你时间差不多,我是去的瓜亚基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游客  发表于 2017-11-11
有蛇头电话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