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 皇后区 法拉盛 艾姆赫斯特 布碌仑 曼哈顿 长岛·新泽西·其它 中介·经纪·租 房屋买卖
招聘 销售招聘 餐馆请人 甲店发廊 按摩请人 求职 商用租让 生意转让 快递·货运 贷款经纪
二手买卖 汽车买卖 手机买卖 电脑买卖 奇货买卖 网络 防盗报警 美容·Spa 推拿按摩理疗
交友征婚 翻译 招生培训 课后补习 幼儿园·托儿 大小搬家 电招车 考牌练车 家庭旅馆 旅行社
各类保险 留学·签证 招生培训 入籍·福利 各类律师 会计·报税 印刷·招牌 装修服务 冷暖水电
白送 失物 生意合伙 茶馆 顺风车 自由论坛 入籍考题 驾照考题 加州驾照 华人快讯 周边服务

小纽约网

查看: 2835|回复: 1

老张吃黄瓜

[复制链接]
游客  发表于 2016-04-30 |阅读模式
跟大家讲个故事吧。

老张是我的室友,他喜欢上了一个姑娘。

1
老张是什么样的人呢?这么说吧,很久之前微博上流传着一份程序猿的特征大全,老张符合上面的每一条。

我搬到这个两居室一周之后才跟他打过一次招呼,当时他穿着道袍一样的巨大睡衣、嘴里叼着把上已经泛黑的牙刷、双脚穿着颜色不同的棉拖,迷茫地看着我,含糊不清地说:诶?你谁啊?

搞明白我是他的新室友之后,他有点不好意思,双手在睡衣上蹭了蹭,然后跟我握手。

我这有好几T的片儿,感兴趣的话可以来拷。他走进自己屋里,突然又探出头来很认真地跟我说。


经历过这么别致的初识,我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说来也巧,我最近在做一个心理学的课题,想着能对自己写作有些帮助。他就变成了我第一个研究对象。

别看我平时吊儿郎当,其实我心里明镜儿似的。比较相熟了之后,老张在屋里挥舞着双手这么跟我解释,身后是他贴的 Dota2 、海贼王和斯嘉丽的海报。

我平时不讲究,是根本没必要讲究啊。我整天西装笔挺、人模狗样的,给他妈谁看啊?不就是给女屌丝观赏吗?我就搞不明白那些姑娘整天花枝招展是干嘛,自己花这么多钱这么多时间收拾,好看都给陌生人看去了,算什么?做公益吗?

你说同事怎么看我?他们更无所谓。你去我们大厦,就看穿衣打扮就知道哪个是我们公司的,哪个是其他公司的。我们同事都很随性,活得明白,不爱慕虚荣。你看那些媒体公司、金融公司的,一个个脸上抹半尺厚的粉,笑都不敢笑,一笑全得抖下来。多累。

你看网上都说程序猿傻,不会哄女人开心。其实哪是傻,是懒得跟你聊。说三句话才明白半句,还得用十句话给你解释,这种女人哄她干嘛?为了骗她上床?我有右手啊,轻重缓急我自己拿捏不好吗?浪费那么多时间精力骗个女人上床,都是精虫上脑的原始人干的事儿。文明人才不会被鸡巴牵着走呢。

你们这些文化人整天想的是风花雪月,我对这些不感兴趣。你说整天跟女朋友老婆宝贝地叫着、银行卡信用卡刷着,图个啥?不就是晚上来一发吗。电话里甜言蜜语的,挂了电话一口一个臭婆娘;微信上发个笑脸过去,其实眉头早就皱成花卷儿了。有意思吗?

...

我认真把这些话记录下来,心想老张要是开微博,应该能成个段子手。


2
有天在客厅里,跟老张谈到恋爱和婚姻。

我无所谓。想要孩子了,就找个想法一样的姑娘,也不用什么海誓山盟、什么对酒当歌,直奔主题,结婚生子,凡事都特坦率、特不费劲、特环保。你看过《纸牌屋》吧?说话都直来直去,就那意思。

老张正说得口沫横飞,门铃响了。他皱起眉头来:我今儿没订外卖啊。

我说估计是同学来找我借书,把门开了,果然是安瑜。她是系里的学妹,正在报社实习,最近的采访需要跟我借几本心理学的书做参考。

安瑜走进门来,我说你就站这等下,我去拿书。从屋里出来时,看到满头油发身穿道袍的老张坐在凳子上,漫不经心地左手抠脚趾、右手啃黄瓜,旁边站着有些局促不安的安瑜,披着耀眼的白色大衣。当然耀眼可能是因为跟老张形象的强烈对比。两个人这时正好对视一眼,互相尴尬地笑了笑,我忍不住掏出手机,抓拍了这张荒诞写实图。

送走安瑜,老张正好吃完黄瓜,边往睡衣上蹭手,边问我:这姑娘挺不错,细皮嫩肉的。

我嘿嘿一笑:老张你不是说过自己的荷尔蒙从来是在掌控之中吗?

老张鼻子哼一下,说:我也没说别的啊。只不过我要是未来找个姑娘过日子,也不可能没有底限。她这正好及格了。

我心说你就犟吧,跟他说:这个妹子还偏偏就是你说的喜欢风花雪月、对酒当歌的文青。你就别想了。

老张站起来甩甩手,边往厨房走边说:女人就是麻烦。我再去拿根黄瓜。对了,你刚才偷拍照片我可看见了。给我传一份。


3
之后的几天,老张开始时不时旁敲侧击安瑜的事情。本以为他是三分钟热度,没想到连续打听了一个月。从她最近采访了谁、跟我借了什么书,到她上个男朋友是什么样的、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通通问了个遍。

每次我不耐烦地奚落他:你的荷尔蒙都侧漏好长时间了,赶快找时间擦一擦行不行。

老张每次都能宠辱不惊地狡辩:允许你研究我,不允许我研究别人啊?我就是最近加班少,无聊了对文艺女青年特别感兴趣而已,什么荷尔蒙,我十八岁那年就戒了。


有天我终于忍不住说:我介绍安瑜和你认识吧。我跑腿算是跑够了,以后您老亲自去研究行不?

老张装出一副特别勉强的样子,缓缓点了点头。


我从微信上介绍老张和安瑜认识,俩人就聊了起来。没过几天,我看见老张开始剪胡子、洗头发、穿衬衣和皮鞋,去跟安瑜见面。整理打扮一番后,我第一次觉得老张还是挺帅气的,实话说配得上安瑜。我把这个想法告诉老张,老张得意地笑了笑:所以告诉过你了,我以前是不想讲究,但不是没有讲究的本钱。

对于跟安瑜的关系,老张也逐渐开始松口:原本只是感兴趣,这是实话。现在呢,觉得她也不是那种太虚伪、太无聊的人,我们共同话题挺多,相处得不累。交个靠谱的朋友也不错。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又不是为了跟她打炮才去找她玩的。

最后这点我倒是相信。老张这么多年都没跟雌性打过交道了,平时说话都带着浓浓的匪气,真想要跟安瑜打上炮那也不容易。


4
某天晚上跟老张吃烧烤喝啤酒,都有点上头。我的课题遇到瓶颈,一个特别靠谱的访谈对象聊到一半突然闭门不见;老张的项目也不太顺利,工程进度缓慢,副总天天发火,总监一个月换了三次。

喝到凌晨一点,我俩都困意渐去、话多起来。我问老张以前有没有过女朋友。老张把半根烤茄子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当然有过啊。那年,我十八,她也十八。她喜欢我,我喜欢她。我们是郎情妾意,花前月下。

我哈哈大笑:让你讲故事,你念打油诗干嘛。

老张突然叹了口气,细想好像是我认识他之后第一次见他叹气,我便正襟危坐,以表庄重。他把手里的串都放下,举起大杯的扎啤喝个精光。喝完之后,停了半晌,他开始讲他的故事:

我初中的时候还是个不良少年,三天两头出去打架,然后跟狐朋狗友在学校甬道上跟女生吹口哨、溜到厕所去抽烟,平均三天得见一次教导主任。说起来那时候还不傻,知道家长老师都在意成绩,所以每次考试都认真复习,考得不差,他们也都拿我没办法。

有一回突发奇想跟几个哥们打赌,想比赛追女生,我们写了七八个我们这届觉得难追的女生,汆成纸团抓阄,抓到哪个追哪个,谁没追上或者追上得最晚,请大家抽一个月的烟。我抽着的女生是我们班第一,平时老实巴交的,不爱说话,也不招人喜欢,我没当回事,觉得这种女生好追得很。

没想到我那几个哥们一个一个都很快拿下了,偏偏我这个全班第一无动于衷。这可让我恼火了,我那个钻牛角尖的好胜心就上头了。我也不管什么打赌什么请抽烟了,也不怎么跟他们出去吹口哨打群架了,我就一心一意想各种办法追她。细节我就不说了,你要让我记我也记不清了。

结果从初二追到初三,追到全校师生都知道我们这点事儿了,这姑娘还是一直不温不火、不卑不亢地保持姿态,把我那个气啊。初三毕业那个暑假,我们到龙泉寺去玩,我就跟这个菩萨那个菩萨的一一发誓,说不追上她我就不姓张。说实话这时候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喜欢上她了,但是对她好、同时接受她冷冰冰的回馈,都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了。

高中我跟她一个学校,还是维持着这种奇特的关系。但她对我是好了一些,时常也跟我问好、送我点吃的啊用的啊。你说人吧都贱,她一对我好我这感动得啊,晚上都睡不好觉。有时候她也跟我出去玩,但是照样不爱说话、不露声色。还有几次手都牵上了。但到高中毕业她都从来不承认是我女朋友。

大学就没能跟她在一块了。结果她第一个学期就跟自己学院的学长好上了。你可能觉得在这件事儿上我特别傻,花了好几年时间就耗在明知道不靠谱的事情上。其实我当时也明白啊,但每次我下定决心要放弃、要忘了她,第二天她又都会或多或少给我“还有希望哟,再加把劲说不定就接受你了”这样的信号。卧槽我毫无抵抗之力啊,又是一次轮回。

大三的时候她跟我坦白了,她确实对我有好感,但好感没有到能成男女朋友那样的程度。可是中学的时候有人照顾、有人关心又是很珍贵、很难得的,所以她自己掌握好分寸,既让我鞍前马后地讨好她,又不让我追上她。她太聪明了,知道追上以后我也许就不会对她那么好了,还可能因为交往影响学习,她一直懂得怎么把自己收益最大化。

这段故事让我后来的感情经历都特别不顺利。我在大学的几次恋爱,有的其实都算不上恋爱,全都是在不信任、不坦诚的氛围中度过的。我不敢对别人太好,还时时提防着别人对我好的目的性。所以我自己就找借口啊、找理由啊。我不愿意伤害谁,谁也别来伤害我。

...

我默默听他说完,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把两杯酒都满上,碰杯喝酒。

他突然哈哈大笑:卧槽我说的你真信了啊?

我愣了:我了个大去,是你编的?

他狡黠一笑,再不说话,装成醉样,懒洋洋地看着天空发呆。


5
后来几天,老张心情好了很多,不知道是因为倾诉了真的经历精神舒畅了,还是因为编造了假的故事骗住了我。每次我逼问他真相,他都说,A secret makes a man man.

他跟安瑜的关系好像也进展不慢。虽然两个人从来不跟任何人提到对方,但看他们朋友圈,一目了然。老张发咖啡厅大胸的服务员妹子,安瑜就会发同一个咖啡厅里有趣的摆饰;老张发五道口堵车,安瑜就会发要等的人真慢还没到;老张发华星的巨幕真棒,安瑜就会发变形金刚真好看。

以往只有程序跑通的时候才会露出笑容的老张,现在时不时会对着手机屏幕傻乐,有点毛骨悚然。原来在屋里放的又吵又闹的摇滚和说唱,不知哪天也都变成了情歌大全。

有天看到他出门,头发虽然还是油得很,但好像整齐了不少,称赞他两句,没想到惹他大怒:卧槽我这是发蜡,油你个头!

现在老张也不说那些程序猿理论了,跟个刚初恋的花季少男一样,百米外就能闻到他身上浓浓的荷尔蒙味道。

我以前的观点确实有失偏颇,我也不是圣人,也有想法不全面的地方嘛。老张继续张牙舞爪地强词夺理,手里还是半截黄瓜。

有的姑娘吧,确实太笨,整天就知道甜言蜜语的,没劲。但是呢,你看安瑜就不一样啊。她聪明,我刚说半句她就懂我的意思了,沟通不费劲。而且她有理想有抱负啊,不是满脑子想着找个富二代土财主、或者找个大帅哥小暖男,然后就相夫教子、安度晚年的那种姑娘。很多方面我们都很契合,什么都坦白说、明着说,从来不端着、不装腔作势。

那,你们坦白的结果呢?没确立关系?我忍不住问。

老张很不屑地哼了一声,好像嘲笑我的肤浅,说:当两个人足够坦白了,这些名义上的东西就都不重要了。既然互有好感,那就继续交往着,干嘛非得被名义这种东西给束缚。

他把剩下一小段黄瓜都塞进嘴里,得意地嚼起来,一副事情尽在我掌控之中的样子。


6
老张一直对跟安瑜的发展很有信心,所以当他告诉我两个人已经和平结束之后我还是有些恍惚。

老张显得不是很有精神,又开始穿不同颜色的棉拖,坐在客厅里懒洋洋地说:这事儿也说不上遗憾,就是情到了,就做情人,情淡了,就做朋友。其实也挺好,最近我们项目进度得往前赶,正好省出不少时间来。

不管是做什么,你他妈老是想着能找到各种逻辑通顺的解释,就算不合理。感情的事儿是能商量出来的吗?什么情到了情淡了,感情不就是先交往才产生的吗?我突然很不爽,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跟他吼。

老张看我一眼,居然没有反驳,站起来去厨房洗了根黄瓜,回到客厅跟我说:对于一个程序猿来说,一半时间要用在写代码的,另一半时间要用在解 BUG 上。当你想达成一件事情,你会发现做好的准备总是有太多疏漏,你要把问题都找出来,都一一解决,最后程序才能跑通,事儿才能做成。这就是像我这样程序猿的思维。

这种思维下,会觉得要想跟一个女生在一起,只要发现出所有的 BUG,一一解决了,就能把程序跑通。所以你看很多上 PUA 课程的都是程序猿。如果要几年前的我,要想跟安瑜在一起,肯定是死命地去追,想尽办法把中间的障碍扫清、问题解决。

可是后来我明白了,有些程序是永远跑不通的。它即使没有 BUG,照样运行不起来,因为这些代码跟你不兼容。我不是没有试过跟安瑜培养感情、不是没有试过用各种办法让她对我有好感,但这没有意义。我们能不能在一起,不管是互相坦白想法、还是各自隐藏内心,其实很快就能感觉出来的。她看你的眼神、她的细微表情、她说话的语气,我是知道她有多喜欢我的。

这次跟她一起相处的这段时间,就是我浏览她的代码的时间。我仔细阅读了每条代码和它们的注释,最后发现,她在我这里是跑不通的。

听完他说的话,虽然知道还是强词夺理的解释,但我也生不起气来,只好骂他:你们这些傻逼程序猿,满脑子就知道代码。说人话行不?


7
老张对自己的公司特别不满,决定去上海发展。互联网行业的跳槽向来是风驰电掣的,他上午告诉我他的决定,晚上就要离开。

小酌了几杯酒,我帮他收拾行李。把事先买好的一大袋黄瓜给他塞到包里,嘱咐他路上别饿着。他哼哼两声,骂着说:卧槽让你给整得跟农民工进城似的。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问他说:有件事我一直想问,其实无关紧要,但是我特别好奇。

他猜出不是好事儿,一口回绝:坚决不答。

我没理会他的回绝,还是问出口:你跟安瑜到底打过炮没有?

他理都不理我,拿着行李匆匆出门,消失在楼道里。

我无奈地笑笑,回头看到他房间里的海报,不知什么时候旁边多贴了一张照片,是那天我抓拍的他和安瑜。

这时手机响了,我看到是他回的微信:喜欢一个姑娘分两种。有的姑娘,你看到她,就想跟她打炮;有的姑娘,你看到她,就只想给她写诗。

我抬头看到我抓拍的照片里,邋遢随意的老张,对着安瑜微笑,还真有点像个诗人。
回复

使用道具

游客  发表于 2016-07-28
传奇
回复

使用道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