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 皇后区 法拉盛 艾姆赫斯特 布碌仑 曼哈顿 长岛·新泽西·其它 中介·经纪·租 房屋买卖
招聘 销售招聘 餐馆请人 甲店发廊 按摩请人 求职 商用租让 生意转让 快递·货运 贷款经纪
二手买卖 汽车买卖 手机买卖 电脑买卖 奇货买卖 网络 防盗报警 美容·Spa 推拿按摩理疗
交友征婚 翻译 招生培训 课后补习 幼儿园·托儿 大小搬家 电招车 考牌练车 家庭旅馆 旅行社
各类保险 留学·签证 美国寻人 入籍·福利 各类律师 会计·报税 印刷·招牌 装修服务 冷暖水电
白送 失物 生意合伙 茶馆 顺风车 自由论坛 入籍考题 驾照考题 加州驾照 华人快讯 周边服务

小纽约网

查看: 18|回复: 0

带你了解东北的社会人

[复制链接]
游客  发表于 2018-02-12 |阅读模式
马上过年了,还有三天,活动即将开始。昨天四九没有发贴,出去跟几个哥们聚了一下,聊聊,年后他们各奔东西了,再见面就得等下一个节日了。没办法,人总是要奋斗的,为了生活,为了家人的幸福,另外也是为了证明自己。我们活着的理由其实很简单,不同的时段为了不同的人,小的时候为了快点长大,结婚了为了孩子,岁数大了为了父母,只有老了,才想起来为了自己活着,但是或多或少的留下很多遗憾。
       我平时工作中,经常接触一些社会人,在东北社会人的定义就是在社会上吃得开,敢干,基本等同于黑社会,但是呢他们又有自己的行为准则,有一些规矩在默默地各自遵守,一旦逾越,会招来大家的鄙视跟圈内人的排斥。社会人一天基本无所事事,上面有大哥,真正的老大,那些不是社会人,有正经的职业或者生意,他们罩着这群小弟,手眼通天,能摆平小弟解决不了的事,比如公检法,但是他们也有不擅长的,比如打架斗殴,比如排除异己这类需要蛮力的工作,就需要小弟出马,小弟同时也会按照大哥吩咐的事情难易程度适当的提一些要求。
      前些年有个哥们开歌厅的,刚开不久,来了一群小年轻到他那唱歌,点了很多的酒,还有各种果盘干果什么的,下午去的,唱到半夜了,中间来了多少拨人,一开始进店的人都换没了,但是包房里一直就是有人,也不说结账的事,到了午夜实在没办法了,帐越来越多,我那哥们就让服务员进去跟他们说,先预结一下,他们该唱唱,服务员仗着胆子进去了,一说结账的事,这群小伙一下就毛了,叮咣五四的开始砸东西,而且不是砸这一个包厢,是从头到尾的砸,我那哥们一看这新装修的歌厅,投资上百万,你们这么毁我,这哪成啊。就报警了,警察来了以后抓到了几个小伙,跑了几个。
     我哥们的歌厅损失了大概十多万,投影,幕布,还有门啊,音响啊什么的。损失也不算小了,哥们就天天跑派出所去问,派出所一开始还有动静,说再等等,审着呢,在过几天,没动静了,派出所的人没人搭理他,去了还给他脸子看,好像是他犯了事。这哥们就有点犯合计了,这是有人弄我啊。这哥们也有俩人,那个年代开歌厅没个人能开的起来么。这哥们的连桥在区分局当局长,这小子就跑到他连桥哪去了,跟连桥一说,连桥电话过去了,过了一会就整明白了。
     原来我哥们这歌厅旁边还有一家歌厅,老板是个社会人,手底下有一群小弟,这些年靠着打打杀杀攒了点家底,开了这个歌厅,本来生意挺好的,可是我哥们的歌厅开了以后抢了不少客人,生意不行了,再加上他的歌厅的设备有些老旧,音响差了点,新歌听开了以后,有了对比,生意能不差么,这小子底子就那样,出毛病不是正常思维,不想着自己升级一下装备,从新装修一下,正当竞争,他合计的是,我把你歌厅砸了,让你开不起来,生意做不成。就这样就有了我哥们的歌厅挨砸的事。
      砸完了以后,小弟被抓了,这小子跑派出所去动用了一些关系,那几个小弟第二天晚上就被放出来了,派出所压着不处理,合计我哥们能找几天就自己吃哑巴亏了,哪成想我那哥们是个执着的人。
      就这样,查清楚了,他那连桥找了所长,所长来了保证处理好,局长发话了,这事就好办了。但是这里面也有一些关系,需要照顾到的,也不能一棍子敲死,所长找了那歌厅老板,把话说明白了,那老板也服气,知道自己这事干的莽撞了,于是拿了十万块钱,亲自送到我哥们的歌厅,赔礼道歉,我哥们也是想做生意,对于这样的人,你还不能给逼上绝路,逼急眼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再说自己也得开门做生意,今天是他,明天还没准是别人,就当交朋友了,收了十万,拿出来一万块钱,带着一群朋友跑这小子的歌厅里,一晚上给消费了。不打不相识,俩人成了好朋友。
      正经的生意人一般不跟社会人有太深的接触,但是打开门做买卖,有时候不接触还不行,有些事情你等正常程序处理就是难办,没办法的事,这里面的道道只有碰到了才知道。
     我有个兄弟是个老实人,媳妇不安分,跟单位的一个混社会的老炮好上了。我那兄弟木讷,一棍子敲不出个响屁来,没事就鼓捣雕刻,书法啥的,这媳妇那时候是看上这小子有才了,嫁给了他,可是婚姻生活就那样,有才不当饭吃,你有才还得有变现的能力,挣不来钱没鸟用。时间一长媳妇就翻眼皮看人了,我哥们一个心眼子还是执着的玩自己的,结婚十来年也没孩子。
      这老炮今天请他媳妇吃顿饭,明天去唱个歌啥的,俩人搞一起去了,一开始还避着人,后来就除了我哥们不知道,外人全知道。有天我哥们上班,俩人去家里云里雾里的逍遥上了,我哥们那天在单位干活手砸了,包扎完了伤口就回家了,开了门,一看自己媳妇跟那老炮正干的起火,眼珠子都红了,进屋里找了把菜刀就跟老炮比划上了,他那两下子,怎么是老炮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被老炮打的起不来,他媳妇拉着,要不是那天整不好人命出来了。老炮打累了,穿上衣服跑了,他媳妇扶着他送医院去了。报了警,警察也来了,问了一下情况,搞破鞋的事,再大也不是啥大事,基本属于家务事,没人爱管。那老炮也找了人情关系,这事情就压下来了。
      我哥们住了一个星期院,前后花了有一万多块钱,可这不是钱的事啊,憋屈啊。媳妇也跑了,打电话也不回,他去单位找了几次,他媳妇跟老炮都没上班。这小子这心里这份委屈别提多难受了。本身性子就木讷,挨顿胖揍不说,还把媳妇弄丢了,换谁也扛不住。
     他有个表弟是个标准的社会人,混在我们市里一个很有实力的大哥手底下,鞍前马后的,很得大哥赏识,回家听他妈说表哥出了这事,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家的人,让别人这么欺负,这能受得了么。表弟出马,找了几个小兄弟,找老炮家去了,第一次去就把老炮跟他那表嫂堵屋里了,表弟去之前告诉了,进去了,先把家里东西只要是整个的都敲碎,那帮子小崽子管那事,有人说话,就有人扛,进了屋里镐把论起来逮啥砸啥,窗户玻璃全敲稀碎,那小子先把表嫂带下楼塞车里,把那老炮这顿狠揍,临了跟着老炮说,表哥住院这钱限期掏出来,不掏就灭他。这老炮这顿打挨的,一合计为了下半身的事,在刚下去,命难保,赶紧找人打听这小子什么来头,打听明白了,也知道惹不起,赶紧掏了钱,结了这事。
     回头我那哥们把媳妇接回去了,媳妇有心想离婚,还有点怕这表弟犯浑,没敢张嘴。俩人就在一屋檐里又过上了,我那哥们倒是一个心怀宽广的人,经历了这事,也知道自己以前确实对媳妇有点冷淡,找了个机会跟他媳妇聊开了,这事就过去了,俩人又好了,那哥们这几年靠着会雕刻的功夫,雕核桃,雕牙牌什么的,成了远近闻名的手艺人,一年不少挣呢,一个牙牌雕完了好几千,他媳妇一看,当年还是没看走眼,有才,另外呢,岁数也大了,也消停了,这几年俩人过的热乎上了。
     那老炮也老实了,据说上次挨揍,前列腺被踢坏了,一紧张就尿裤子,出门带尿不湿。我哥们那表弟这几年混起来了,开上了大路虎,自己有生意,买卖做得还挺大,没有以前那么浑了,这小子有脑袋,挺讲义气。
     社会么,甭管制度多么的健全,都有人钻空子,何况你制度不可能建立的那么完善,中国人又是那么的善于寻找漏洞,所以才有了社会人,才有了社会人的一席之地,他们游走在社会的边缘,在刀尖上疾行,有人成功洗白上岸,有人刀下舔血,说到底,都是为了活着,为了钱。

回复

使用道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