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纽约网

发新帖回复

是否应该取消对穷人的补贴和福利以激励他们上进?

查看: 9768
网友  发表于 2016-03-21
对穷人的福利和补贴是他们应该得到的吗,还是怕他们造反,不得不把属于自己的财富分给他们?
回复

使用道具

网友  发表于 2016-03-21
总有那么一二三四个逗货否认阶级壁垒的存在,认为穷人之所以穷是因为不够努力。
这样的人要么傻要么坏。

补充:

1,
先说两个故事。
晋惠帝执政时期,有一年发生饥荒,百姓没有粮食吃,只有挖草根,食观音土,许多百姓因此活活饿死。消息被迅速报到了皇宫中,晋惠帝坐在高高的皇座上听完了大臣的奏报后,大为不解。“善良”的晋惠帝很想为他的子民做点事情,经过冥思苦想后终于悟出了一个“解决方案”曰:
“百姓无粟米充饥,何不食肉糜?”

美国废除黑奴前,美国南方种植园的白人奴隶主特别喜欢榜出一个黑人模范,说他辛苦工作,任劳任怨,所以每个月可以多获得一些粮食和报酬。而对于那些吃不上饭,对奴隶主不满的人则批评他们工作不认真,没法养活自己的家人是因为自己工作不够努力。
这两个故事,前一个傻,后一个坏。“为何不取消对穷人的补贴和福利以激励他们上进”这一问题就兼有前者的傻劲和后者的坏劲。
它不仅把穷人之所以穷完全归结于穷人不努力不上进,是活该,而且认为只要取消了对穷人的补贴,穷人就会上进努力工作,整个社会的效率就会为之提高。
我想,他们大概是把自己当成奴隶主了。



2,
现在很多大学毕业生喜欢标榜自己的痛苦。
比如说早上七点钟起床去上班,晚上十点才回家,比如说为了考研笔记做了整整一抽屉,一大早去图书馆占座,把真题集一页页翻过去,唰,唰。
可是他们困了可以靠在办公椅上休息一会,饿了可以去学校食堂吃一顿再回来工作,在温度适宜的空调房里,书桌里,电脑前,做着和书籍有关的事情。
这就叫努力,这就叫痛苦了吗?

太原富士康的流水线员工忙的时候每个小时要加工900个产品,平均每个产品的加工时间不能超过4秒,整整十个小时的上班时间里,每一秒钟都必须站在那里聚精会神地做着机械又重复的工作——很多员工承认,“感觉像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然而他们不会离开,因为他们知道,富士康就是流水线工厂中的麦肯锡,离开了这里,他们再也找不到更好的工作单位了。几十米之隔的富士康保安常常羡慕地看着他们,表示自己也想去做工人,但因为犯错太多,只能来做保安。
2012年,一个普通的富士康工人如果一天只工作10个小时,那么他的工资是“令人羡慕”的1800元。所以他们平均每周工作时长超过60个小时。

大同黑煤窑的工人的工资就稍微要高一点。每天6点天没亮就要下去拉煤,一直拉到晚上没办法工作了为止。从地下七八百米的地方把几十斤重的煤运上来,一名工人每天可以得到一百元左右的报酬,大致等于什么事都不用做的实习生每天的报酬。除了工作环境艰苦,工人们还要面对矿难塌方,老板拖欠工资,自己身体扛不住等风险。即使如此,在被问到是否辛苦时,从四川农村来的陈姓工人还是这样说:
“这里比在家乡要好上10倍,这儿干一年,比得上在家乡干6年”

珠穆朗玛峰脚下的夏尔巴人为来自世界各地的登山者提供向导服务。
他们不但在七千米的高山上为登山者背负行李辎重,而且遇到危险的难以翻越的障碍还得搭人墙让雇主通过——这样他们每年可以赚取4000美元的工资。而为了这换算成人民币4万元不到的收入,夏尔巴人的死亡率是美军在伊拉克战场的12倍。

“我的朋友和兄弟都死了,事实上最后能活下来都靠运气。”
夏尔巴人巴桑说,“这就是我们的工作,也是我们唯一赚钱的方法。”

那么,当你吹着空调,坐着地铁,上过大学,用过电脑,在城市里做着还算体面的工作时,面对着这些为了基本的生存挣扎的底层人民又有什么立场说“应该取消穷人的福利来激励他们上进呢?”
你要知道,他们中的不少人,别说识字,甚至连普通话都不会说。而你甚至可以用英语和外国人交流。
有的人可能每天都和中央领导一起去吃打卤面,有的人可能和正厅级干部说一句话就能回去吹上半年。
这就叫阶层:代表着受到的教育,接触到的信息,能触及的圈子完全不同。而以上三点,是影响赚钱的最大因素。
这种因素生来就常伴你左右,只有极小一部分天才会因为自己前百分之0.1的智商,相貌脱离自己的阶层,而大多数人只能一辈子在自己的阶层度过一生。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来自不同阶层”是比年龄,性别更难以逾越的障碍。

3,

“美国专栏作家芭芭拉·艾伦瑞克在1998年,为了体验底层美国人民的生活,选择了六个地方,在不同的城市去打工。为了确保她能真实体验当地底层人民生活,每到一处她隐瞒自己身份,断绝和过去朋友来往,全靠1000美元的积蓄开始。不过她还是给自己做了一个决定,必须要有一部自己的车子,否则太不方便了。在美国养车成本真比国内便宜太多,这个有车族一样可以是穷人。
在这些地区,一个没有学历的普通人能找到的工作一般时薪是6~7美元,一天八小时工作下来,也就是50美元,一个月工作25天也就是1250美元。  
但是如果想离工作地点近一点的话,往往房租就得占到600美元以上,这对一个月收入1000多美元的人负担太重了。
所以她不得不到离工作地点几十公里的地方租房,但这样养车的成本,还有吃便宜且没有营养的快餐,一个月还得400~500美元买食物和汽油。然后,然后就所剩无几了。
在一个陌生城市最开始找工作的几天会更难,因为还没找到稳定的住处,不得不去旅馆过渡几天,这几天的住宿会很快把1000美元积累耗光,等找到工作,拿到第一笔薪水,钱得赶紧支付房租。
芭芭拉在不同的城市,换了六种工作,有零售,有清洁,有老人服务,但是结局都一样:
她发现自己陷入一个困局。
-->因为没钱,不得不住在偏远地方  
-->因为住在偏远地方,所以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在路上
-->因为花费很多时间在路上,她用于提升自己和发现更好工作机会的时间越来越少
-->为了应付房租和生活成本,她不得不说服自己承担更多小时工作或者兼职
-->因为花了太多时间做各种劳苦的工作,她渐渐成为一个工作机器,无力做任何其它的事情,直到情绪爆发离开
然后换一个地方,进入下一个循环。
是的,换了六份工作,不管多么努力,也不能换来一个未来,在沃尔玛也不行。一个可笑的事实是,她们这些在沃尔玛做服务的人,买不起在沃尔玛做促销的商品。
这就是阶层。
当你看到一个贫寒子弟在北京辛苦打拼,最后终于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拿到20万每年的税前薪水,却因为要还全家人为了供他上大学借的债,照顾卧病在床的老父亲而不得不依然每天省吃俭用。而另一个富人子弟仅仅通过出租家里的房子就年入20万时。
当你发现马化腾的父亲是盐田港公司上市董事,97年的时候开着奔驰给马化腾做账。柳传志的父亲是人民银行,国贸委高层。王石岳父是广东省副省长时。
你会感到,这就是阶层。

4,
原先英国人也认为贫穷是因为懒惰,是种罪孽,
比如《贫困法》要求接受救济的穷人必须在贫民工厂(Poor House)干活,工作条件比普通工厂恶劣得多、获得的薪酬也低得多。
目的就是刺激这些穷人走出去自食其力。
一位英国教授回忆,他小时候家边有个贫民工厂,有些老人谈之色变、甚至不要走近那里,看到那房子就魂不附体。他们宁愿饿死也不愿意进去。
后来经济危机一来,许多被大家公认勤劳节俭的“体面”家庭也破产,流离失所,和之前那些贫困的人没什么两样。
终于他们意识到,贫穷不是一种懒惰,不是罪孽。贫穷是一种不幸,需要救助。


一是因为中国的新兴中产阶级其实和底层的距离并不遥远。他们往往有着收入不算高但还算体面的工作,辛辛苦苦攒了十多年钱,终于还清了房贷,车贷,成功从一个底层后代变成了一个中产阶级,转而自信心爆棚,喜欢指责世界上的穷人为何不努力工作,改善自己的生活。
其实一场天灾,一场人祸或者一场大病就能让他们上演“一夜之间中产变访民”的闹剧。这时他们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既没有很快重新聚集起财富的能力,周围也没有真的可以无私帮助自己的中产朋友。自己有的只有一双勤劳的手,以及不断辛苦劳动攒下的点点积蓄。
现在这些积蓄没了,于是中产梦碎,一夜之间中产变访民。这时他们才像英国人一样意识到,贫穷离他们这些“伪中产”并不遥远。

所以啊,救助穷人不但是体现人道主义精神,同时也是救助我们自己。
况且,真把无产者逼急了。听说过这句话吗?
“无产者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最后再说两句:
中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兴起了一股屠戮底层人民的风气。
“你弱你有理”,“我为什么不给你点赞”,“我为什么不帮助你”“我为什么不借给你钱”“我为什么对你见死不救”,“你不过是圈子弱,家里穷,智商低”,“我为什么不和穷人交往”,“又穷又丑的男人肯定花心”,“穷人一定也人品坏”
这些文章大行其道,每天每夜都在揭露或真或假的所谓“穷人原罪”,先是把底层人民的心态充分解构,然后明确指出不要和底层人民来往。最近又冒出来“你穷是因为你不努力”这样的论调,开始诛底层人民的心。
于是那些起早贪黑,为了生存努力挣扎的底层人民就这样被他们打入了懒惰,贪婪,不值得帮助,没有智商没有情商活该灭亡的无间地狱,仿佛把他们打到底层还不够,还要踩上千万只脚才罢休。
这些人我就想问问你们,
你们觉得自己姓赵吗?
如果不是,又何必给硬要给可怜之人安上可恨的名头,灰烬与尘埃又为什么要互相憎恨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网友  发表于 2016-03-21
你以为这钱是给穷人享受的?
是用来防止他们走投无路危害社会的,是有产阶级给自己买个平安用的。
社会想要稳定,保证穷人一定的生活水平,也能活下去,是有必要的。
这个钱对普通人来说比权贵还必要。底层个体能危害到的也就上面一个阶层。权贵有保镖和警卫员不在乎这个,你有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网友  发表于 2016-03-21
是否应该取消补贴穷人实际上往往是个技术性问题,而不是政治性问题,即便昏庸的皇帝说出“何不食肉糜”,他表达的意思应该也不是取消对穷人的补贴吧?

我也曾在火车站给所谓没票回家的老太太上百元,在马路上给素不相识的“没钱住宿的外地游客”掏出腰包,买聋哑女生的手链是自然的事,甚至曾经在肯德基门口看到流氓欺负发传单的小女生而差点和他动手。我知道自己可能曾经受骗了,我自信自己在现实中是个好人,不信试问有几个人面对流氓出手相助过陌生人?

然而我不赞成大多数补贴“穷人”的政策,我相信那些不赞成补贴的大多数人和我一样,是基于技术环节而不赞成这些补贴,而不是基于伦理。我自己做好事心安理得,但是我不想强迫别人通过交税和我一样做好人,原因在于补贴穷人存在三方面的困难,分别是:识别穷人的困难性,补贴政策的可行性,补贴政策的有效性。

接下来,我一一来说。

很遗憾,在知乎是不存在真正穷人的声音的。中国真正的穷人,并不是在知乎上发声的造船焊工、街道清洁工,以及工作条件恶劣的煤矿工人。因为中国真正的穷人是无法在网络上表达自己的。

在中国31个省份中,只有8个省份的网民是超过非网民数量的,全国有55%的居民是非网民,中国农村户口的网民数量甚至不到其人口的30%,也就是说那些能通过网络表达自己观点的人,实际上已经不是中国的穷人了。因为中国真正贫穷的农村居民,根本无法表达自己的贫穷。2014年中国农村居民的纯收入是9900元,我们假设平均值位于收入分布3/4的位置,那么近乎有4亿农村居民的月收入低于1000元。

很多年前,曾经有经济学家呼吁取消对铁路客运的补贴,因为农民工并非中国真正的穷人,招致网络一片骂声。可如果我们看看统计数据,你还觉得这位经济学家的话是子虚乌有么?如果此时你觉得农民是中国贫穷主体,那你就错了。根据残联的统计,中国有8500万的残疾人,其中2500万是重度残疾人。很多人都知道5名老头多次诱奸精神病少女 致其怀孕3个多月的新闻,实际上中国有1200万智力和精神类残疾人,除了这个少女,大家又听过多少精神病人的政策需求?

到底谁是穷人?如何鉴别穷人?到底该补贴哪些穷人?鉴别穷人是实施补贴穷人的前提,因此鉴别穷人的困难就造成了政策困难,而很多政策便忽略了这些问题。

首先是政策可行性的问题。上文讲到,中国有8500万残疾人,这些人每年补贴多少钱算合理?我想1万不算太过分吧,人均月补贴只有800多。可是1万的补贴,已经就会使得他们收入高于70%的农村居民,增加近8%的政府财政支出。你觉得这样的政策有可行性吗?

没有。大多数网民基于冲动帮助穷人,是无法通过政策普遍实施的。一个大学生得癌症,获得捐款数十万,这类事情有普遍推广的可能性么?你算一笔财务帐就知道不可能呢,这就和每个中国人给我一角我就是亿万富翁一样,是一个笑话。

是的,大多数补贴穷人的政策,在现阶段只能是愿景;多数关于补贴穷人的愿景在可行性上就止步了,还进不到讨论政策有效性的地步。如果连分析政策可行性这层都做不到,那么你只能是位空想者了。我们要承认,现在能得到帮助的人,他们足够的幸运,得不到任何帮助,得到疑难杂症无钱可医才是无奈的常态。

补贴政策有效性问题,和前两个困难交织在一起,政策有效性的问题也是大部分人反对补贴“穷人”的理由。

首先穷人识别存在信息困扰,无论政府还是我们个人,往往是根据“穷人”的呼吁而提供帮助,可我们往往忽略了那些我们听不到声音的人。这里的典型政策就是最低工资法。我相信最近去中低档餐厅吃饭的人,已经发现服务员有太多的老年人,社区里的清洁工也有很多的老年人。我们实施最低工资法,强制推广两险一金,自然照顾了这些已经被雇佣的底层老年人。可如果大家去山区走走,比如陕南,比如西安周边的蓝田,那里有太多的人还在山坡上种玉米,年收入10000左右。这些人进入城市,去当洗碗工、清洁工,收入就会提高不少,可如果严格实施最低工资法,这类人就得不到雇佣,丧失了提高收入的机会。此时,我们关注了穷人,却忽视了更穷的人。

识别穷人环节的信息困难,让许多利益团体通过操纵信息以获得补贴。许多国企往往以职工下岗为借口,要求产业保护、政府补贴,限制竞争,这样高税负无疑变相的落在了有效率的私企身上,也无疑减少了农民工就业总量,可城市下岗工人和无法就业的农村潜在农民工到底谁更穷?

再比如前段时间的高校给农村学生一定名额的政策,这项政策在实施过程中肯定会存在典型的信息困难。即便忽略下层教育、公安部门通过变更户籍、学籍的方法,给自己谋取利益,仅仅考虑在农村,能利用到政策的,往往已经是农村的中上层了。最简单的例子,在文革时期我们提倡工农兵子弟保荐上大学,某领导就因此上了清华,可他是真正的底层工农兵子弟么?

除了信息识别的问题,还有政策可行性的问题,比如许多畜牧业养殖政策。陕北地区,强制推广各种牛羊与政策贷款,结果因为品种不适应,贷款没有合理投资项目,这项政策反而成了负担。摊派政策贷款的新闻很多,挪用政策贷款的新闻也很多,虽然查查,就知道这项项目可行性存在疑问。其中典型还包括农业部补贴的杂交水稻项目,去年也爆出多起丑闻。反对这样的补贴农业科研形式,鼓励完善市场创新产权制度,让农民选择自己需要的种子,难道是反道德的?

政策有效性还存在于政策技术环节,比如同样是补贴穷人孩子上学,我们应该如何补贴?我们是补贴学校,然后低价、免费招收学生,还是给学生、家长补贴,让他们选择学校?我们是给学生直接进行营养补贴,还是给学生现金?为了提高农村孩子学习成绩,我们是给孩子进行奖学金补贴,还是通过孩子上学的入勤率给他们父母补贴?所有这些,在同样的补贴资金下,取得的效率是不一样的,有些政策根本不会提高教育产出。如果一个经济学家基于效率,反对补贴,你会觉得他们冷血么?

我不反对消除阶层流动障碍这类补贴的政策目标,也同意给弱势群体适当的生活补助,比如给贫困孩子教育补贴、给重病人医疗补贴等等。我承认存在阶层流动的障碍,我也认同这些障碍妨碍了社会公平,例如教育不公,但是我反对某些具体补贴中的技术环节。比如根据研究,通过给贫困儿童父母奖金,提高贫困儿童入学率的方法很好,我想就应该加大这方面的补贴,而减少不必要的其他类型补贴。实际上贫困救济政策环节已经有了很多研究,在政策推行前应该也有了较为科学的实验方法,参见《贫穷的本质》一书,所以我们反对无脑而没有科学依据的政策建议。

是否应该补贴穷人,这是个伪命题,在政策供给上不存在这个问题,无论政府,还是大众,没有人会反对补贴穷人。只是在政策的技术环节,专业人士对具体的补贴政策存在异议,而媒体与大众把这些反对意见上纲上线到反对补贴穷人罢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网友  发表于 2016-03-21
题主你好,你问的是该不该取消福利和补贴,首先要知道这些福利和补贴是怎么来的。我在这个问题下面讨论了一下:
为什么要分社和资,无产、资产两方面的阶级利益都维护不就得了? - 知乎用户的回答
最早的时候只有有钱的资产阶级和贫困的无产阶级,无产阶级是这样的:
在美国,工人们每天要劳动14至16个小时,有的甚至长达18个小时,但工资却很低。马萨诸塞州一个鞋厂的监工说:“让一个身强力壮体格健全的18岁小伙 子,在这里的任何一架机器旁边工作,我能够使他在22岁时头发变成灰白。”
你可能不觉得八小时工作日、双休日算是福利,可他们确实是,而且是这么来的:
五一国际劳动节
八小时工作制_百度百科
国际劳动妇女节
国际儿童节_百度百科
明白什么没有?
所谓的福利和补贴是穷人流着血从富人那里斗争而来的,而对富人来说,不过是花钱买平安。
对于正常的社会来说,上升的通道是封闭的,绝大多数无产阶级不能够改变自身的阶级属性。而无产阶级又会因为各种原因而分化为能活下去的无产阶级和活不下去的无产阶级。对于活不下去的这群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们养起来,不要闹事。
保证穷人们能活下去,是社会稳定的必要条件,这也是富人肯妥协的基础。而福利也麻痹了贫穷的无产阶级,使得他们不去思考问题产生的根源,过着得过且过的日子。双方不断的妥协,才有今天看似美好的生活。
题主不妨好好想想,自己的收入主要来源于股票分红或者地租等剥削方式,还是主要来源于自身的劳动。如果是后者,你只有财产,没有资产,哪怕你年薪百万,也是无产阶级。
大多数上知乎的人都属于颇有财产的无产阶级,也就是所谓的“中产阶级”,一旦出现社会出现波动,最先遭殃的就是这群人。而因为种种原因,他们也随时会沦为活不下去的无产阶级。对于福利无论是为自己落魄计,还是为社会稳定计,都是万万不能少的。
取消福利,是资产阶级感想而不敢做的事情,对于“中产阶级”,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然而总有一些人身为被统治阶级,却有着统治阶级的意识。现在没有到矛盾激化的时候,假装姓赵也是晴天,但屁股坐不对,不知道自己应该和哪些人抱团,那么如果砍向更底层无产阶级这一刀顺利了,下一刀就会落在你的头上。
你终究并不姓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网友  发表于 2016-03-21
都太年轻了,看来都没经历过90年代啊。以为21世纪的十年就是历史常态了么?
恰好我在农村和城市都生活过,有那么一点人生经验,可以传授给你们这些年轻人。
小时候爷爷在秋天以后就要睡在牛棚里的,原因很简单,怕人偷牛。
村村械斗、围攻乡政府这是每年的日常。
五岁时第一次看到死人,一个湖北人,白花花的尸体放在冰箱里等着家属来领,赔了2w块钱。
两家煤矿抢矿脉,一家用雷汞引爆巷道,隔壁家在作业的人都被埋了。
每个城市(不论大小)似乎都有流窜杀人犯的传说。
坐车去外地售票员在特定地区会提醒不要睡觉。
衰败国企的员工以偷厂里材料维持生活。
黑社会离普通人的生活要比现在近的多,学校和市场是重灾区。砍刀和匕首很容易买到。当然这波人03年以后都转型了,吃斋念佛开发房地产……
轮子和香功风靡中国。
对90年代有记忆的人应该对我说的不陌生。当人处于极端贫困状态时,输出偷盗、抢劫、暴力犯罪只是他最低层次的怨恨。
再往前一点,中国百五十年近现代史,背后的推动力量,就是那触目惊心的失业人口。
不同于千年以前,现在知识更加廉价,穷人反抗的力量比起往昔恐怕也更加强大,对底层力量的治理是庙堂最重要的课题。让他们有维持温饱的生活是社会安定的重要条件。毕竟,天街踏尽公卿骨的只是一个落第文人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网友  发表于 2016-03-21
如果我们要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得先搞清楚穷人的福利和补贴都有什么。在我做调查的过程中我发现这些家庭有有三种福利和补贴。第一种是:低保。第二种是:高龄津贴。第三种是:学校对学生的贫困生补贴。
通过调查我也有了解到这三种福利的现状。1、低保:一个村子里有不止一家达到了低保的发放要求。并不是每一家都可以拿到低保。每一年一个村里只能有一家拿到低保。然后这个村子里的家庭轮流领,今年这家领,明年那家领。一个贫困家庭有好几年是领不到低保的。低保大约80-200元一个月。2、高龄津贴:通过调查发现这个福利还是普及的很好的。家中只要有80-99岁或100岁以上的老人,一个老人都能拿一份高龄津贴。80-99岁老人每人每月发放200元。100岁以上老人发放500元。(调查过程中未发现有100岁以上的老人…)3、学校对学生的贫困生补贴,这个补贴的情况是:一个学生申请到了比如1000元的补贴,他还得和办里其他没申请到助学金的贫困学生分。最后助学金主要支付学费。家中还需要拿一部分钱来供孩子上学。
其次我还需要强调的一点就是为什么这些家庭生活困难?导致家庭生活困难的主要原因是有两点:1、家中有人生病,看病所需的消费极高。2、家中拥有劳动力的成员不多(家庭的收入来源少)
以上信息概括了现今贫困家庭的现状。
通过以上信息,我提出自己的想法:不需要取消穷人的福利和补贴,因为这些福利和补贴对于穷人来说是杯水车薪。
这些贫困家庭的孩子如果没有学校和社会上的爱心人士帮助,他们不可能能够上的起高中。在我与这些被资助后能够上学的孩子交流过程中我深深的被他们震撼了。作为一名从小到大在大城市里接受教育的我来说,总觉的老师们经常强调的“对知识的渴望”都是胡扯(当时的想法其实是这样:学习那么累,谁会想学习啊?!不过我还是一个比较中规中矩的孩子啦~)但这些获得了的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的同龄人真的是流露出了对学习对知识的渴望。在交流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的想法十分相似,大致是这样的:“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去大城市(西安是离商南县最近的一所大城市)上大学,毕业后我要找一份工作先养活我自己,然后将我的家人带出这个环境,让他们也过上更好的生活。”我当时就鼓励他们让他们好好学习并向他们表达了我的敬意。这些孩子对学习的渴望是贫困激发出来的。在谈话时他们表达了自己对大城市生活的向往。这种发自内心的渴望不是能够随便被家庭生活的一点转变而湮没的。
感谢大家的阅读,我就是一个高中生。没有太多知识储备,这只是我对这次慈善活动的一个小小的感悟。但是这次活动真的对我影响很大。再次感谢阅读和提出意见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网友  发表于 2016-07-24
神经
回复

使用道具

发新帖 回复

小纽约网

GMT-4, 2022-5-23 21:5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