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纽约网

发新帖回复

挣扎

查看: 8378
2016-03-11
1。
  
  城市角落里,一老一小的俩人在暗黑的巷道里走着。
  
  老人迈着蹒跚的脚步,任由孙子搀着自己,慢慢朝前走去。
  
  “柱子,还有多久的路啊?”老人开口问说,握着男孩的手微微紧了紧。
  
  “快了,爷爷。”小男孩轻声回答。
  
  俩人又走了好一会儿,这才到家。柱子慢慢的把爷爷扶到椅子上坐下,然后就自顾自的去忙活了。这是栋很古老的房子,有些年头了,看起来十分的破旧,有些古时候房屋的感觉;一进门就能看见客厅的角落里堆满了一叠发黄的书,摆放的整整齐齐,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都是些古书,也算是珍贵的古董了。
  
  不一会儿,柱子端来热水认认真真的给爷爷擦脸擦手,之后又倒到另一个盆里开始给爷爷洗脚。
  
  “柱子,今天该看什么了?”老人睁着没有焦距的眼睛,伸出手似是想摸摸柱子的头。
  
  柱子赶忙把身子立起来一些,“还是看《史记》呢。”
  
  “能看懂吗?”
  
  “看不太懂,好些字不认识。”
  
  “唉,也都怪爷爷没用,送不了你去上学也看不见,没有办法教你。”老人长叹一声,满是惋惜自责之意。
  
  “爷爷,白天我都去学校识字的,老师们都很好,还让我进教室里学呢。”柱子仔细地把爷爷的脚擦干,然后又扶着爷爷慢慢到床上去。
  
  关上了房门,柱子却没有急着去睡觉。他轻手轻脚的走出屋外,借着微弱的一丝月光光亮,遥望不远处正在施工的高楼大厦,弱小的身影却承载了太多。
  
  这偌大的城市,难道真的就容不下他爷俩吗?
  
  2。
  
  第二天,老人很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摸摸自己的双眼,他想着或许有一天眼睛就能看见了,只是每次都让他失望了,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每天早晨他都会因为这个心情沉重几秒。他起身想要起床,不想一站起来就跌回了床上,双脚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因为旧式的木板床太过破旧,稍有响动声儿就很大,柱子被惊醒了,还没来得及穿衣服,就立刻跑到爷爷房间去了。
  
  “昨儿好像走的太凶,今儿腿动不了了。”老人无奈的说。
  
  “爷爷你今天好好休息,就待着家里,我陪着您。”柱子松了口气,幸好没出事。
  
  “你不用陪我,一会就去学校吧,去多识些字,就能早些把那些书都看完了。”老人笑着说,浑浊的眼睛里隐隐闪着光。
  
  “好,那我一会还去学校。”柱子也不说争着一定要留下来,因为他知道对于他读书识字这件事,爷爷坚持的近乎偏执。
  
  和爷爷吃完早饭后,柱子就出门往最近的一个学校去了。到了校门口,看着紧闭的铁门,他却不敢再向前走了;其实一直以来并不是如他昨晚所说老师很好,而是恰恰相反,当他一靠近那个地方,保安、学生、老师,几乎所有人的带着探究嫌恶的眼光看着他,让他手足无措,他不理解为什么学校里的人会总带着恶意。可是柱子不愿意辜负了爷爷的期望,他鼓足勇气,还是走了过去。
  
  “你个小兔崽子!又来这里干什么?”还没等他走近,那保安远远看见他就开始骂了,柱子硬着头皮,继续朝那门口走去。
  
  柱子走到门前,才发现铁门已经上锁了,他转身看着站在身后的保安,深吸一口气,尽量使自己说话声音不抖,“保安叔叔,能帮我开下门吗?我想进去。”
  
  “你想进去干嘛?偷东西?”那保安扒拉着抽上一只烟,对柱子一脸不屑,看他一眼也要连翻三个白眼。
  
  柱子被堵的说不出话,只觉得十分委屈,他从来都不曾偷人东西,也从来没起过那个念头。
  
  柱子被那保安推搡着,不得已还是离开了。等走远了些,确定那保安看不到他时,他立马换了方向,偷偷溜到学校后面去了。
  
  学校后面就是那栋教学楼,因为只是个小学,所以规模不大,但围墙很高,柱子费了好大的劲才爬进去;他偷偷趴在窗边,默默的听课,而且这一趴,就是一上午。
  
  3。
  
  而这边,待在老房子里的柱子爷爷也闲不下来。但他只能扶着墙慢慢挪,慢慢的他走出了屋外,外面阳光很好,老人又找了个椅子坐下,在门前晒着太阳。他会抬起头,尽管看不见但却能感受到太阳,其实他的世界也不全然是一片漆黑,起码在有阳光的时候,眼底是一片火红。
  
  “喵——”突然传来几声猫叫,听声音像是在不远处,柱子爷爷循着声音,摸索着走过去;他蹲了下来,两只手左右扫动,想摸摸那流浪猫,但手还没碰到猫,那猫就跳着叫着走远了。
  
  或许对于一只流浪猫而言,这个城市到处都是危险的。
  
  老人坐回椅子上,怅然若失的样子。他伸手摸了摸自家老旧房子的木板,再想象着远处高楼的样子,这老房子就好像是那流浪猫一样,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
  
  有两个中年男子突然出现在老人面前,老人早就听见有人来了,也知道来的是谁。他依旧端坐着,没有一丝要招待对方的意思。
  
  “张老先生,您还是没有卖的意思吗?”体型略胖的中年男子率先开口问说。
  
  老人睁着浑浊的双眼,没有说话。
  
  “张老先生,我们开的价已经足够你们爷孙吃喝不愁一辈子了。”较瘦的那个男子也开口说劝。
  
  “你们回去吧,别想着我这块地方了。”老人摆摆手,一脸不耐,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老头子,别给脸不要脸,告诉你,这块地你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男子知道老头的倔强和坚持,放了句狠话就甩甩袖子走了。
  
  老人长叹一口气。
  
  这房子和地,是祖宗留下的上百年的资产,是好几代人的情怀所在。而现在有人却想买了这块地皮来盖商场,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同意的。
  
  总有这么些东西,是值得付出所有来守护的,自他从他父亲那里接过房屋钥匙,他的肩上就担起了这份守护的责任。尽管他所期盼的和这个日新月异的社会所要求的毫不相同,他也会逆着这城市的潮流,一往无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2016-03-11
4。
  
  夜晚又如约而至。
  
  柱子和他爷爷都坐在屋外,俩人都没有说话,周围也难得的寂静,显得这夜也更加的深沉了。
  
  “柱子,如果拆掉这老房子,让你去住楼房,而且还能送你去学校上学,你愿意吗?”老人突然开口问。
  
  柱子没有立马回答,他静静的看着远处彻亮着的霓虹灯,灯光反射在他的眼睛里,好像点点的星光,异常的亮,他知道这块地、这所房子对于爷爷的意义。他转头,脸朝向爷爷,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不愿意,我不愿意老房子被拆。”
  
  顿了顿,他又说:“住不住楼房对我来说没有关系,不去学校也一样可以学习。我最希望的——是爷爷和老房子能一直都在。”
  
  老人楞了楞,似乎有些不可思议,继而又深感安慰,他伸出手,柱子赶紧把爷爷的手放到自己头上,老人拍了拍柱子的头,嘴里一直说着:“好,好啊……”
  
  老人满是欣慰,他依旧平静的坐着,只是泪水,却蕴满了整个眼眶。
  
  夜越来越深,柱子搀着爷爷进屋准备睡觉了。爷孙俩,一步一步踏的那么坚定,仿佛是在和这老房子一同,在这都市的风雨中摇曳,却偏不会倒下。
  
  5。
  
  这天,柱子又去学校了,爷爷一个人待在家里。老人拄着拐杖,在客厅里慢慢的走着,摸摸这个,又摸摸那个,不禁想起了自己小时候,那时候这个老房子还没这么老,房子里住着的人很多,很热闹。他又摸到那些书,那时候他父亲和祖父也让他一定要把这些书看完。
  
  正回忆着,突然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他赶忙摸索着走出门,然后就在门口笔直的站着,等待那些还不死心的人到来。
  
  来了的人还挺多,十几个的样子,有些人还带着工具,不过倒是并没有把挖掘机开过来,或许他们觉得拆这么一所老房子,就是光用手推都能推到吧。
  
  老人睁大双眼,一脸严肃,“你们想干什么?”
  
  “老头子,是你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这可怪不了我们了,这破房子,今天是拆定了!”为首的那人还是那天来的较胖的中年男子开口狠狠地说。
  
  “哼!”老人冷哼一声,不和他们多说废话,因为他知道和这些人说什么都没用。
  
  一个年轻男子试着要从边上溜进屋去,在他靠近门口的那一刻,老人手中的拐杖就狠狠的落在了他的身上,让他吃痛的又退了回去。
  
  因为那个年轻人被打的直叫,所以一时没有人敢上前,双方就这样对峙着。
  
  “上!”随着那胖男子的一声令下,所有人仿佛打了鸡血一样一窝蜂的涌了上来,老人一手伸出手臂拦住想要冲进去的人,另一只手拿着拐杖狠狠的朝他们的身上打下去,许多被打的都吃痛的退开,然而下一秒却更加发狠的冲上去,更有些手里拿着工具的,就那样拿着手里的工具直接往老人身上招呼。此时所有人都忘记了老人只是个老人,因为他此刻,英勇的像个勇士。
  
  不知何时,老人的头部被结结实实的打了一棍子,再如何英勇,也还是个年近八旬的老人啊,老人再也支撑不住,直直的倒了下去。
  
  看着老人直直的躺在地上,还不住的流出血来,顿时所有人都不知所措,他们呆呆的看着对方,下一秒,所有人都慌忙逃窜,只留下老人一个人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老人听着那些人匆忙逃离的声音,却满足的露出了微笑。因为刚才,他没有让一个人冲进去,这房子,也没有受到任何损害。
  
  柱子回来看见躺在门前的爷爷时,爷爷已经断了气了,他愣住了,那一刻仿佛全世界都在他眼前消失了,只有眼前面容安详的爷爷,微笑着“看着”他。
  
  在把爷爷安葬好之后,柱子一个人,坚定的走向市政府,那夜爷爷就是带着他去了一趟市政府,可结果却是无功而返。
  
  市政府的人依旧不搭理他,他直直的跪在了市政府门前,任谁拉他他也不走。
  
  风吹雨打,谁也不知道,柱子到底跪了多久。然而他只能这样,为心中那渺茫的希望——挣扎着。
  
  6。
  
  多年后。
  
  这城市的中心地带,就那么突兀的有一所破旧的老房子待在那,如今,那房子成为了博物馆,这个城市里所有的老物件,都被放到这里展览。人们进来这里之后,说话必须轻声细语,手不能碰里面的任何东西,甚至连墙都不允许。
  
  在这个“博物馆”的正中间,摆放的是许多古董书,整整齐齐的列成了几排摆放好。这些泛黄的书籍,以它被翻阅无数次的痕迹而显露出傲然的姿态,那才是它们作为书的最大的价值。
  
  一个男人,看着那些古董书,默默留下了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回复

小纽约网

GMT-4, 2022-7-1 18:1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