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纽约网

发新帖回复

纽约贫民窟与北京贫民窟有哪些相同和不同之处?

查看: 19741
网友  发表于 2016-03-28
如未留电话请小心诈骗
几个月前开车去芝加哥,跟着GPS走,结果I96修路封了,GPS就傻了。然后车子又没油了。我就误入了底特律贫民窟!
北京贫民窟我也去过,就是脏乱,但不会觉得人身不安全。
非洲贫民窟我也去过,就是没水没电艾滋病,人均寿命三四十,孤儿丢弃在土路上,
但是,令我心跳加速的在美国!底特律!
底特律完全不同超出你想像,我当时就感觉这是贫民窟,好多黑人在街上游荡。房子的窗户都是木板钉起来的。加油站里的收银员是坐在一个透明的防弹玻璃的Cage里,给钱时候他开一条缝,小的手都伸不进去的一条缝,我塞了40美元进去。我当时心跳就加快了,主要是那种氛围。。。
出来加油时候,我听到了像放鞭炮的声音,在街上游荡的黑人听见立马私下逃散,我听周围有人喊,这是枪声!
后来我同事和我说,底特律的警察是拿冲锋枪的。。

回复

使用道具

网友  发表于 2016-03-28
我首先把"贫民窟"的两种最常见的英文翻译介绍以下:

•        slums可以指某栋建筑,也可以指slum式建筑集中的片区。它一般地理范围不会太大,面积类似于中国城市的小区,或者城市片区。
•        ghetto不指具体某栋建筑,而指片区
最早的贫民窟是工业革命副产品。工业革命之前无产阶级农民是欧洲,中国主要的弱势群体。当时城里没多少穷人,而城里人多为做生意或者做官僚。随着工业革命的发展,城市扩大,建工厂吸引了农民工潮流。


说说美国工业革命和移民潮的现象。19世纪美国城市领导很腐败,基础设施很差,赶不上城市人口的迅速增长。这些移民到美国不会英文先去找亲戚和老乡,形成了很多以一个民族为主的片区(比如“唐人街”,“小意大利”)。
很多新移民在纽约的纺织厂打工,收入低,工作累(每天上班12个小时),工作环境危险(1911年纽约三角衬衫厂火灾死了143人),还有童工等问题。工人住宿以tenement式公寓为主。Tenement一间小房间挤着十个人很正常。摄影记者Jacob Riis纪录了当时tenement的生活,


奴隶制度消除了之后美国大多数黑人留在南方的农村当农民,但是二次大战因为国家需要大量劳动力在武器工厂上班,许多黑人移民到了旧金山、洛杉矶、芝加哥、纽约、波士顿等北方大城市打工。二次大战结束了,因为国家GI Bill(军人安置法案),汽油廉价,新建郊区等原因,很多白人离开了市中心,跑到郊区去了,导致中央城市留着很多黑人和穷人但是缺乏收税资金。为了调整黑人失业和住房的问题,国家住房和城市发展部(Department of 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 or HUD)拨款了public housing projects(政府为低收入者所建的住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网友  发表于 2016-03-28
看了这个话题下那么些回答,觉得大部分都是雾里看花,恰巧自己对底层情况有所接触,所以就自己所知讲讲。
没去过美国,只能说说咱中国自己的。
我是一个基层警察,在浙江沿海一个城市工作,所在的区很小,三十万常住人口,但2000年时,这里外来人口已经超四十万,遍及这里的城乡。当年的基层警察,在乡下的,一项日常工作就是查暂住证,见过各种各样窘迫的住所,最差的是有十来个人住一间不大不小的房子的,全都高低铺,堆满了东西。住客相对年轻,也没有男女混住,租的房子倒像是集体宿舍了,私生活肯定不便。这些出租房都是当地人老房子改建的,散落在各村子里,连不成片。其实当地人住的也不好,落地屋子四层楼,无非是人均占有面积大了,农民房子里面都一样。当年我们自己住的也不好,单位宿舍住了五年多,五平方住我和同事两个人,高低铺,放下个衣橱来台电视就坐不下人了。反正单身,天天要工作,宿舍就是有张床自己能睡就行。那宿舍现在又有后辈在住着了吧!来打工的人也一样,出来主要是挣钱的,住挤一点,省了钱却也多了相互照应,少了麻烦。那个时候我们也好,打工的也罢,都是一类人,年轻又满怀希望,生活上既是没条件,主观上确实也不讲究。包括那些北漂一样,应该也是情愿艰苦,也要去闯荡一番吧。那里的治安其实不错,就有些纠纷,管理其实也严,派出所要去,村里也要去,派出所要他们办暂住证,基本能做到外来人口底数清楚。村里的要去收卫生费什么的,本地人欺负下外地人,言语上会比较不客气,动作上粗鲁些,这些还是让人挺难受的。经常是外地人忍忍过去了。
之后一段时期,我们那个派出所辖区地方上搞废旧金属回收园区,搞起来后一下子哗啦啦又进来一两万外地人,其中许多人在一片片荒废的农田上搭起了成片的简易房,面积有好几亩,倒真的有点贫民区的样子了。我进去看过,里面一户户分别居住,相互间用塑料布,然后堆些箱子,搭些木板什么的隔开,隔音效果当然很差,好歹遮住了相互的视线。电线都是自己拉的,周围都用来堆洋垃圾。这应该是最接近知乎上所说国外贫民窟的形态了。几十上百户人家就这么住下来,对周围本地人当然是有侵扰的。他们除了去金属园区,一般不去别的地方,就在自己这一小片院落里,不断整理废旧金属塑料等等东西。可也别以为他们真就是贫民了,08年前搞废旧金属废旧塑料回收的都知道,这是怎样一个暴利的行业。周围不搞这行的本地人都眼红的,但这活就是够累够脏,本地人除了办场地以外,真下场去拆解也不愿干。05年我接触过一个安徽小鬼,当时才18岁多一点点,看起来就像个28岁的,已经有了自己的日产天籁车,就住在那贫民窟里。那里面管理也很好,人口都是清楚的,暂住证他们自己一早就来办了。村里收卫生费有点狠,确实脏,做的就是拆洋垃圾生意嘛!但周围本地人很有意见,却也不好惹他们,一则村里收了他们卫生费,不好红脸了,二则他们家不在这,本来就打算干几年赚钱走的,惹急了他们,闹点事出来他们拍屁股就走了,反而你家在哪几口人别人可都是知道清楚的,所以有小纠纷,从没闹大过。即使如此,没几年那也都拆了,政府规划产业建设,拆解太污染环境,园区以外不允许搞了。一批批住过那的人赚了钱,也得改善生活了。政府新农村建设,宅基地还缺呢,也不会空留那么大片地。
后来到了城区派出所,本地人住的地方跟贫民窟肯定搭不上边,至少看不出来。还得说外地人聚居的地方。老城区里有一片老房子,估计动迁成本太高了,一直没拆。很多老的四合院子,许多平房。如今住的除了本地阿公阿婆基本都是外地人。那里面小巷弄特别多。治安情况分两个方面说,一方面可以说那里面治安很好,基本上没什么警情,你就是半夜三更进去,倒路边就睡,怕也没人打你主意,甚至有人帮你报警,怕你是喝醉了或是晕倒了。另一方面,这里面是整个城市销赃的最大据点,随便一个路人都知道可以在那里买到偷来的电动车。好多小偷和销赃的人住那里面。小偷多是男子,销赃的大多是中年妇女,都是外地人,白天一起打麻将,晚上小偷偷车回来销赃给妇女。名气太大了,打击越来越厉害,派出所经常在里面转,许多人转移了,但毕竟这里的环境复杂,最不好找,还是有很多人住里面。里面看起来有点乱,不太脏。这里人生活条件不差的,住这里乱点只为多点掩护,方便他们“工作”。他们真正的家在遥远老家,在那里搞不好都住小别墅了。当然那些小贼是没未来的,本来也是穷地方来的,偷得了钱就大手脚花了,相当于给销赃的打工了。周围几个城市差不多,杭宁温金台绍等,城市里和城郊条件差不多,基本上没有形成贫民区的条件,有穷人,但住的零散。那些看起来脏乱的地方,却聚居隐藏着的是一些赚相应项目的钱的人,他们需要这样表面上的乱,但同时他们也需要生活上的“治”。只要警察不是来砸他们饭碗的,你会看到他们也是积极配合的。再乱的地方,发生打架什么的矛盾纠纷,三两个警察进去,基本上也就能把人带走处理了。
最后说下北京火车南站那边的上访村,顺带讲个小故事。北京那地方和我之前说的地方差不多,整片的老平房,巷弄众多,环境复杂。我去那边带回过一个访户,因此对里面环境不陌生。访户的背景很多,网上看到都是很惨的一些人,我们这边这个有点特殊。他和老婆的妹妹合伙做生意,生意不太好,双方纠纷闹了段时间,中间他小姨子就转移了财产。这我都是听他说的,然后法院判了,生意财产归他小姨,他觉得不公,认为法院被收买了,然后开始上访。为此和妻子离了,小孩给了爷爷奶奶照顾。每年锲而不舍上访搞到家徒四壁。当年政府简单粗暴,在他几次上访带回来后,派出所把他拘留了,出来后他继续上访,真正成了职业访户,这回连派出所也一起访了。在北京住过天桥下,关过黑屋子,去过上访村,在上访村里还学了法律。那年两会还是什么,去上访村带他。村外边大路,就在南站对面的那段,无论白天黑夜都有衣衫褴褛的上访户在那路边人行道或蹲或躺着,你蹲那边去,他们也朝你看看,或许见是生面孔,也不搭理你。那感觉说乱吧,倒也不像,因为不觉得对人有威胁,倒让人有好奇。路边散落些铺盖,小板凳什么的,不知道现在是否还那样。再往那村里走,里面其实很卫生的,绝对不让随地小便,即使半夜也不行,偏偏公厕只有一个。我们在村里找了整天都找不到那人,只好晚上在那厕所旁边守,还真等到他了。然后他也很配合,既然找到了,就跟我们回浙江。这猫跟老鼠的游戏玩了有好多年,当地镇政府每年十几万花他身上。那之后听说他又被拘留过,然后他去金水桥跳了下去,再带回来劳教了一年,出来后又上京,政府没辙,跟他谈判,给了他五十万,让他上班。钱他收了,上班不干,之后总算消停了几年。这人啊,别的且不说,够执着。上访户该都具备这素质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发新帖 回复

小纽约网

GMT-4, 2022-11-28 19:0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