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 法拉盛 艾姆赫斯 布鲁伦 曼哈顿 其他
全职兼职 餐馆工 甲店发廊 按摩工 生意转让
二手 二手车 电脑WIFI 防盗报警 失物招领
律师 贷款 旅行社机票 白送 保险 纽约发布
翻译 补习培训 保姆幼儿 搬家 电招车 旅馆
房产 快递货运 美容理疗 考牌练车 印刷招牌
签证留学 移民入籍 会计报税 装修 冷暖水电
美甲笔试 手試 拔毛 入籍 纽约驾照 加州驾

小纽约网

小纽约网 首页 华人资讯 查看内容

陕西女子捉奸丈夫举报公公贪污 公婆商量"做死她"

2016-12-1 12:25| 发布者: 夸父| 查看: 5611| 评论: 0

(原标题:陕西府谷女子举报官员公公 称曾遭谋划灭口)

“撞能撞死了,死了算了!……做死她!”

“想告告,想闹闹,至大(最大)成府谷县第一大新闻!”

11月25日,陕西府谷县女子王慧莹给“北京时间”(ID:btime007)播放了婆家试图谋害她的录音,她表示,至今都不敢相信,这些狠话出自昔日亲人之口。

过一会,她又喃喃道,“我自己找的老公,我自己活该!”

王慧莹今年29岁,结婚3年,期间丈夫出轨,她与公婆反目。

面对“家大势大权大的婆家”,她自觉危险逼近,于今年4月公开举报自己的公公---时任府谷县国土局副局长张少军,指其贪污腐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8月中旬,张少军被榆林市纪委“双规”,后检方以涉嫌受贿罪正式立案侦查。

11月29日,“北京时间”从榆林市检方相关人士处获悉,该案已交由子洲县检察院侦查办理,嫌疑人张少军被刑拘,目前已进入批捕程序。

丈夫出轨被“现场捉奸”

陕西府谷女子举报官员公公 称曾遭谋划灭口

王慧莹与张辉2013年的婚礼现场 图/北京时间

王慧莹与丈夫张辉(化名)相恋于西安某大学,毕业后两人回到共同的老家——陕西府谷县。2013年3月,在恋爱2年后,两人在老家举办婚礼。

一张拍摄于婚礼现场的照片证实,婚礼当天,身着深色西装的张少军携妻子一同出席。彼时,一身婚纱的王慧莹一手挽着丈夫,一手挽着婆婆,笑意满满。

“现场亲朋好友几百人都见证了我们的婚礼”,王慧莹告诉“北京时间”(ID:btime007),结婚之前,公婆便一心想要“二胎”,“他们反复多次劝说我先不领结婚证,等到要生二胎时再领,这样他们方便操作生二胎。”

王慧莹声称,虽然她并不清楚公婆究竟会如何操作,但出于尊重长辈的心理,她默认了公婆的决定。

婚后,夫妻二人依旧在各自单位上班。直到2014年5月,王慧莹怀孕之后,她渐渐发现,丈夫对自己越来越忽视。“9月是我生日,以前每年生日都是他陪我过,但那年9月,他甚至问都没问。” 王慧莹就此心生怀疑。同年11月,在一次查看丈夫手机微信时,她发现丈夫已经和同单位一李姓女同事以“夫妻”相称达2个月之久。

碍于公公的官员身份,王慧莹称她起初并不愿声张家丑,曾私下让自己老公带着对方进行一次面谈,“对方知道他有老婆后,也答应退出,我以为事情就过去了。”

2015年4月,在女儿出生2个月后,丈夫突然向她摊牌,“他多次叫我走,带着孩子一起走,说反正没领结婚证,不算结婚。”

王慧莹不从,夫妻关系降至冰点。她说,自那时起,丈夫几乎每天都到凌晨两三点才回家,家里大小事情不管不顾。

同年10月11日下午,在一众好友的帮助下,王慧莹发现丈夫与该李姓女子先后步入县城某大酒店,众人将其“捉奸在床”。

王慧莹称,丈夫表现坦然,言称“就是不想过了”。

陕西府谷女子举报官员公公 称曾遭谋划灭口

张辉被妻子“捉奸在床”场景 图/北京时间

监控中多次听到公婆商量“做死他”

“事情发生后,我公公故意让他儿子藏了1个多月,然后告诉我说他儿子跑了,失踪了。”王慧莹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我公公当时还放出话来,说他儿子要是有本事在外面呆几年再找一个人结婚,我又能怎么办”。

那是王慧莹第一次觉得昔日“和蔼可亲”的公公竟是如此陌生。

陕西府谷女子举报官员公公 称曾遭谋划灭口

王慧莹草拟的约束协议 图/北京时间

2015年12月5日,双方父母及子女坐到一起协商如何解决小夫妻俩的事情。

为防不测,王慧莹拿出一份《约束、限制张辉的办法》。该约束协议提出对张辉财产制约,即把西安东郡、西安电子五路大商铺、前石畔河滨苑的房子及两个车位过户给王慧莹。

与此同时,王慧莹提出经济制约的办法,将丈夫的银行卡交由公婆保管,“他(丈夫)银行卡上平时都有一两百万”。

“丈夫是我自己选的,日子肯定是要继续过,但过归过,家里房子那么多,就给我过户3套”。王慧莹解释称,此举是为了约束限制自己的老公,“如果有朝一日丈夫真的不和我过或者发生类似事情,他就算不心疼人他也得心疼那点东西,这样一来就多少对他有点制约”。

据王慧莹回忆,公公张少军在看到该协议后,表示“考虑考虑再说”,但婆婆却当场大发雷霆,“她说坚决不同意”。

协商后次日,王慧莹收到公婆一方回复,对方称房产过户一事办不到,约束其儿子的其他条款同样办不到。此后,公婆一家不愿再就此事进行任何协商。

在此期间,王慧莹通过家里安装的监控设备,数次听到公婆埋怨她以及商量要伤害她的谈话。王慧莹告诉“北京时间”,该监控设备是自己早前私下安装,本意是为防止家中保姆对孩子不好时自己能及时发现。

从王慧莹提供的几段简短录音里,“北京时间”(ID:btime007)听到诸如“撞能撞死了,死了算了”;“做死她(他);“她(他)就想闹成府谷县轰动新闻”等等。王慧莹称说这些话的就是自己的公公张少军。

起初,王慧莹以为公婆只是发牢骚而已,并不会真正付诸行动,“我总以为是我多心,谁知道他们真就敢这样做”。

王慧莹声称,就在今年4月12日,下班后正走在路上的她,突然被一辆从身后冲出的摩托车撞翻在地,等到她爬起来再看,不远处骑在摩托车上的正是丈夫张辉。

摩托车事件后,王慧莹称她很伤心。在她看来,夫妻之间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可以忍让,但要是来伤害她或她家人,这就涉及底线问题,事情便再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

“北京时间”(ID:btime007)就相关事件向张辉本人求证,但连续多次拨打电话,对方始终没有接听,多次发去短信亦未收到回复。

举报后公公被双规

事发当天,王慧莹将被撞遭遇告知母亲,母女俩一番商量后,一致决定公开举报。在王慧莹看来,张辉之所以肆无忌惮地选择在大街上撞人,完全在于公公张少军的撑腰与纵容。

“如果不是那天他儿子骑着摩托来要我女儿的命,我们绝不会举报他。”王慧莹母亲告诉“北京时间”(ID:btime007),在真正下决心举报前,她们也曾有过纠结,担心“两家就此结下死仇”,但权衡再三,母女俩最终还是下定决心,“举报后,矛盾就公开了,那如果我女儿真出什么事,大家就都知道是他们干的”。

一周后,王慧莹和母亲带着举报材料前往榆林市检察院进行情况反映。此后一段时间,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她曾一度躲在省城西安。

时间转至8月下旬,在得知公公被“双规”后,王慧莹以为事情就此结束。

“双规不到1个月,我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几个朋友私下告诉我,对方家里一直在活动此事,很可能他(张少军)过段时间就会放出来,我一下子就慌了神。”王慧莹说她担心被报复,更担心因自己的举报而牵连家人。

迫不得已,她再次进行了网络实名举报,将相关举报信息发布在各大网络论坛,希望借助网络的传播让更多的网友关注到。“他(张少军)不倒我就命不保”,王慧莹这样解释自己网络举报的动机。

今年9月26日的网络实名举报中,王慧莹直指张少军存在巨额资产来源不明、数千万民间放贷、家人名下多处房产总价高达千万、收受他人美元以便出国旅游、一抽屉金条等诸多“贪腐”情形。

9套高档房产分布西安榆林

在网络实名举报中,王慧莹共列出张少军家人名下多达9处房产(府谷县4套,榆林市1套,西安市4套),总价上千万元。其中包括房产的实景照片,房屋所在城市、街道位置、小区名称、门牌号码等。

“他们家房子太多了,有些我听说过但还没去过,我都不举报,我举报的都是那些我亲自去过的。”王慧莹告诉“北京时间”(ID:btime007),正因如此,她才会在网络举报中附上全部9处房产的实景照片。

据王慧莹介绍,她结婚时所住婚房是张少军所在府谷县国土局家属楼,“当时公公就告诉我,做人要低调,家里还有给我们准备的‘新房’,等以后装修好再说。”

陕西府谷女子举报官员公公 称曾遭谋划灭口

王慧莹举报婆家在府谷县“河滨苑”小区有房产 图/北京时间

“新房”所在小区为府谷县“河滨苑”小区。这是一处当地人眼中的高档楼盘,沿河沿公园,楼下就是幼儿园、小学,步行5分钟就是中学,“我们住的是里面最好的户型,采光无死角,我公公当时还跟我炫耀说别人要花200多万,他自己68万就拿到了。”王慧莹称她曾亲眼看到过购房收据。

11月26日,“北京时间”(ID:btime007)实地探访国土局家属楼南楼2单元2楼发现,王慧莹所称“婚房”大门紧锁。有小区住户证实张少军多年前曾在此居住,“他搬走后听说是给儿子作了婚房用”。同日,在“河滨苑”小区3号楼28楼,王慧莹所称“新房”同样大门紧锁。小区物业向“北京时间”证实该小区最好户型的确集中在3号楼,但拒绝透露业主信息,“我只能告诉你,能买得起的,非富即贵”。

在张少军夫妻所住的府谷县“又一村”小区,有小区工作人员自称曾去过张家,“房子挺大,看着也挺豪华”。“北京时间”此后多次致电张少军妻子,电话一直未能接通。

针对网络实名举报中所列西安4处房产,王慧莹称其都曾一一去过,“2套住房,2套商铺,我婆婆名下2套,我老公名下2套,现在我老公的妹子就住在里面的一套,她在西安上班”。

“北京时间”注意到,2015年12月王慧莹草拟的“约束限制张辉(丈夫)的办法”的协议中,关于财产制约部分就曾提到:把西安(中海)东郡的房子及车位过户到王慧莹名下;把西安的一间大商铺过户到王慧莹名下。该协议遭公婆一方拒绝。

陕西府谷女子举报官员公公 称曾遭谋划灭口

一份房屋租赁契约显示,甲方为张辉 图/北京时间

“西安的大商铺是我婆婆的,小商铺是我老公的。”按照王慧莹向“北京时间”提供的一份房屋租赁契约显示,位于西安市高新区丈八路金泰假日花城17号楼一套商品房,被以每月5133元的租金出租。租赁期限从2015年2月15日至2017年2月14日。

纪委检方先后询问“贿款”细节

陕西府谷女子举报官员公公 称曾遭谋划灭口

张少军抱着孙女的照片 图/北京时间

此前11月18日,有陕西当地媒体称从榆林市检察院获悉,检方已经以涉嫌受贿罪正式对张少军立案侦查。此外针对其是否涉嫌其他犯罪,检方表示仍需进一步侦查。

王慧莹告诉“北京时间”(ID:btime007),早在10月中旬她便接到自称当地纪委人士的电话,对方在电话中向其询问关于“贿赂款”的相关细节。11月21日,又有自称检察院的2名工作人员前来府谷某宾馆,再次向其询问“贿赂款”的相关细节,“一个人问,一个人记录,最后让我签字按了手印”。

11月29日,“北京时间”从当地检方相关人士处获悉,张少军一案目前交由子洲县检察院侦查办理。随后,子洲县检察院相关工作人员向“北京时间”证实此事,并称嫌疑人张少军已被刑拘,已报请榆林市检察院批捕。

(文中张辉为化名)

最新评论

小纽约网

GMT-4, 2020-8-3 19:5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