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 法拉盛 艾姆赫斯 布鲁伦 曼哈顿 其他
全职兼职 餐馆工 甲店发廊 按摩工 生意转让
二手 二手车 电脑WIFI 防盗报警 失物招领
律师 贷款 旅行社机票 白送 保险 纽约发布
翻译 补习培训 保姆幼儿 搬家 电招车 旅馆
房产 快递货运 美容理疗 考牌练车 印刷招牌
签证留学 移民入籍 会计报税 装修 冷暖水电
论坛 可疑号码 法律案例 生活曝光 交友征婚
美甲笔试 手試 拔毛 入籍 纽约驾照 加州驾

小纽约网

小纽约网 华人资讯 查看内容

裸贷女生:为"买买买"借钱 被要求拍自慰片段

2016-12-8 11:38| 发布者: 夸父| 查看: 4302| 评论: 0

2016年11月,网上传出“借贷宝裸条”压缩包,上百名女性因借款作为抵押的裸照、视频在网上泄露,冯萧是其中一个。她曾通过借贷宝借款后全部偿还,但此次资料仍被泄露,身陷“裸贷门”。

冯萧,20岁,大三,在北京读艺术类专业。她有三年网贷经历,通过借贷宝、分期乐、蚂蚁借呗等平台均借过款,最多时共欠款三万多元,“每天睁开眼都是怎么还钱”。

冯萧家庭并不富裕,一次为了还之前的欠款,她通过QQ聊天进行裸贷,但对方拿走视频却没有给钱。

近段时间对于她来讲,是暗淡的、头疼的。“我已经还款了,我不欠借贷宝的钱”,冯萧向“北京时间”倾诉,不明白自己的信息为何还会被泄露,她无法理解当初自己的“自欺欺人”,十分后悔“出卖自己”。

“从买iPad开始走上网贷道路”

冯萧个子不高,一米六左右,黑色的长款羽绒服把她包裹得严严实实,黑色的帽子遮住小半张脸,面容素净,没有一丝妆容,看不出牌子的黑色单肩包被她随手放在一边,看起来是一个很朴素的女生。

“北京时间”与冯萧约在一家饭馆,“上次我和朋友路过这里,就想来这家吃饭了”,冯萧坐下翻看着菜谱,“看起来都好想吃啊”,眼睛里放着光,带着20岁女孩的开朗与稚气。

交谈间,冯萧从包里拿出她的iPad和手机,“我的手机不太好用,我平常都用iPad”。iPad的粉色卡通保护壳和红色的手机,给冯萧增添了一点色彩,也就是从购买这个iPad开始,冯萧走上了网贷的道路。

冯萧贷款的原因很简单,只是为了买买买。

“我第一笔贷款是从分期乐开始的”,大一的时候,冯萧在这里分期购买了iPad,当时申请5000多的额度,买iPad花了4000多。

冯萧向“北京时间”介绍,她所在的学校,每年新生开学的时候,分期乐都会有专门的人在学校做推广,“学生分期买电子产品,很正常”。第一次的顺利贷款、还款,不仅让冯萧买到心仪的东西,也让她相信自己有还款能力。

“看到喜欢的东西,总是忍不住去买”

冯萧来自县城,从小在单亲家庭由妈妈带大。冯萧妈妈再婚后育有一子,养育两个子女的重担都压在妈妈一个人的肩上。

冯萧就读于艺术院校,每年的学费加生活费需要四五万,尽管家庭状况一般,妈妈每个月给冯萧的2500元生活费,在她们的小县城中已经不算少。

“我爸爸基本上不管我,我妈妈每个月只有2000多的工资,还要养三岁的弟弟”。不太宽裕的家庭状况,让冯萧不愿意开口找妈妈多要钱。

“我平时花钱确实大手大脚,看到喜欢的东西,总是忍不住去买”,每个月家里给的生活费并不足以支撑冯萧的支出,她在学校的月均生活费4000-5000元。

“我确实喜欢买一些品质比较好的东西,但是聚会、酒吧、夜店都很少去。贷款能让生活过的好点儿,可以吃吃饭、买买东西,不用再把钱掰成瓣儿花”。

在所有的支出中,购买衣物成为她最大的花销,大概占到总支出的三分之一。“艺术的女生打扮花的多一些。现在都是看脸的年代,大家都以貌取人,如果自己太邋遢,会错过很多机会。”

此外,冯萧还有日常交往的支出,“班级经常聚会,每次聚会都要几百,再加上同学过生日等等,钱不知不觉就花完了”。

“几乎每天都活在还款中”

刚开始的时候,冯萧从不轻易贷款,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选择小额贷款。

虽然背负着贷款,但冯萧仍表示,有些钱“该花的时候,还是要花”。日常支出的增多加之缺乏消费规划,使冯萧一次次陷入“贷款-还款-贷款”的圈子里。

“放贷人也曾经和我说过很多真实的案例,从贷一两万到最后欠几百万,但我始终认为自己不会到那种地步” 。

冯萧知道,个人信誉很重要,因此,每次贷款之前,只有放贷人明确告知,“只要按时还款,就不会把个人信息泄露出去”,她才敢贷款。

冯萧前前后后在十几家贷款平台贷过款,包括借贷宝、分期乐、蚂蚁借呗、曹操贷、现金巴士等,每家平台借的钱数从1000元到5000元不等。

冯萧告诉“北京时间”,她最多时欠款三万多元,几乎每天都活在还款中,“分期乐十号之前还,闪银十四号之前,信用卡二十四号之前……还钱的日子让人感觉很漫长”。

“其他平台贷不出钱,选择了借贷宝”

今年7月份,由于冯萧在各大贷款平台都有过多次贷款或逾期记录,已经无法再借款。在一些网站的边边角角中,她看到了QQ贷款群的信息,“加了之后发现,QQ里面好多这样的群”,在这些群中,冯萧接触到了借贷宝。

裸贷女生:为

冯萧与QQ放贷人在借贷宝平台的交易流程。

冯萧说,她在借贷宝的贷款大都通过QQ上的放贷人来操作。贷款周期通常为一周,最长不超过十天,前后共借过十几次,每次都是1000左右。

“在我做借贷宝之前,就有人告诉过我,学生千万不要用借贷宝,利滚利,很可怕。”冯萧算了一笔账,假如从QQ中的放贷人处通过借贷宝借1000元,时间为一周,贷款利息为300元-500元不等,但在放款人放款的时候,往往会押200元,实际到手的钱为800元,到期后却需要还1300-1500元不等。

借贷宝平台自称主打熟人贷款,贷款金额、还款日期、年利率都由借贷双方自定,在借贷宝平台中,明确规定年利率在0-24%之间。然而,从冯萧的贷款经验看,其在借贷宝平台的实际贷款利率已经远超24%。另外,冯萧与其放贷人从不认识,这与借贷宝宣传的所谓“熟人贷款”相背而行。

冯萧在借贷宝平台的贷款,是唯一被家里知道的贷款。由于贷款逾期后利滚利,超出了冯萧的还款能力,一直未还,欠款4000元。

今年9月份,催债人员直接给冯萧的妈妈打了电话,当妈妈问及贷款原因,冯萧称,“交房租拿不出那么多的钱”。最终,妈妈帮她还了这笔钱,让她度过了这场风波。

“想借一把大的,先把之前的都还上”

“借了十几个网贷平台,最后实在是很烦,每天睁开眼都是还钱,一心想借一把大的,先把之前的都还上,我再慢慢还一家。”

今年8月份,冯萧为了还其他多个网贷平台的欠款,试图在腾讯QQ上向私人借贷。她很清楚,这次她是要利用自己的身体进行抵押、裸贷。

冯萧知道,名节很重要,“但实在是没办法了,就是急用钱”。虽然内心很矛盾,她也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说服自己,“比如,社会不像以前那么保守,吻戏、床戏都很多;就像谈了一场恋爱,身体被别人看了”。

冯萧在各个放贷的QQ群中,密切关注着裸贷广告。她联系了几个放贷人,有的利息特别高,有的沟通存在问题。“有一个女的,我给她发信息,她都是第二天回”。

通过比较不同放贷人的措辞、态度等进行辨别,冯萧最终选定了刘风华,“贷款2万元,每月还1000元利息,本金在六个月之后一次付清,还可以接受”。

随后,刘风华要求冯萧拍裸露照片、视频,视频时长1-3分钟,冯萧告诉“北京时间”,按要求,在视频中不仅要读出借贷协议,还要拍自慰片段。

“协议的内容就是,我是xx,今向xx借款20000元,利息6000元,还款周期六个月,到期连本带利还清,否则后果自负”。

至于不还款的后果,放贷人都或委婉或直白的向冯萧说明过。“肉偿、卖淫,我知道,比如他们会说,‘万一不还钱,我们也会找到你,接下来做什么,你就要听我们的了’”。

不过,冯萧认为自己具备还款能力,只是可能会还的慢一点。当时她已经在实习赚钱,假如实在还不上,妈妈仍会提供帮助,“只不过要被毒打一顿”。

“他拿了我的视频跑了”

冯萧拒绝了提供自慰视频的要求,她一再向对方强调,自己有还款能力,不会跑路,

“我肯定不能拍,我还是处女,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在经历过无数次的语音通话后,刘风华同意了冯萧的要求。然而,在冯萧将照片和借贷协议视频发给刘风华之后,对方消失了。无论冯萧发多少QQ消息、视频、语音,都再未收到回应。

“他拿了我的视频跑了”,冯萧被骗了,全部的个人信息、裸照、视频,被 “套”走了。两人的交流,一直都在线上进行,除了对方的QQ号,冯萧没有其他追回自己信息的线索。

“当时我也会质疑他是不是骗子,但他就会说,‘如果不相信,我们就不要交易了’,另外也会发一些他曾经放款的截图给我看”,冯萧对此“选择了相信,也只能选择相信”。

“每天几十个好友申请,要帮我还钱”

到目前为止,冯萧并不知道,那到底是谁出卖了自己的信息。她曾怀疑过,刘风华把她的照片、视频一起打包卖掉了。

从刘风华跑路的第二天,就陆续有人添加冯萧为QQ好友,“你是不是借款,我可以帮助你,我们好好聊聊”,类似的好友申请,她每天会收到几个,偶尔十几个,她都不予理会。

裸贷女生:为

今年11月,上百名女性因借款作为抵押的裸照、视频在网上泄露。

可是从11月底,“借贷宝裸条泄露”事件出现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冯萧的微博、微信每天都收到几十个好友申请或私信,“有人要帮我还钱,当然他肯定是不怀好意”。

包括她曾经填写过的朋友、家人的电话都被打爆了。“我妈妈每分钟都接很多的电话,时时刻刻有人在打电话,我只能告诉家人、朋友不要理”。

12月6日上午,有自称为网警的人去到冯萧妈妈的工作单位询问,“主要了解一些我的收入、消费习惯等等”。

尽管冯萧从未通过借贷宝裸贷,但确实提供过详细的个人资料。当她发现自己的信息被大规模泄露之后,第一时间联系了当时自己在借贷宝的放贷人,对方否认泄露信息。

“如果(通过)借贷宝(贷款)泄露的,自己早已还清借贷宝的贷款。到底为何,还要泄露个人信息?”

“和它永远再见”

今年8月份,把自己裸露的照片、视频发给刘风华之后,冯萧就一直不安,“但那个时候还好,只要我不理会,就会慢慢的灭下去”。

然而经历“借贷宝裸条泄露”事件之后,冯萧的不安和恐惧空前增加,想起曾经的自我劝说,都感觉是在“自欺欺人”。“出卖自己,真的很后悔”。

“这就像一个定时炸弹,这是一个隐患,像陈冠希当时的艳照门,只要有人想找,一定能找的到。毕竟有很多人已经知道我的全部信息,而且是这样的信息。”冯萧低着头,语气中透露了无奈。

二十岁的冯萧对以后的人生充满了担忧,这成为她心中挥之不去的一个心结。

冯萧告诉“北京时间”,自己再也不会轻易去贷款,即使是将来买房买车必须要贷款,“我也一定会特别特别慎重地考虑”。

对于裸贷女生被一些人打上“虚荣、不正经”的标签,冯萧表示,“我这种借两三万的,对一个学生来说都已经很过了。那些更严重的,就觉得是(她们)自己有问题”。

还清通过借贷宝的欠款之后,冯萧开始努力脱离网贷。她说,目前还有一万多元的欠款,自己会通过实习工作尽快把钱还清,“每次还完一个平台,我都会把APP立马删掉,和它永远再见”。

最新评论

小纽约网

GMT-4, 2022-12-2 10:1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