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 法拉盛 艾姆赫斯 布鲁伦 曼哈顿 其他
全职兼职 餐馆工 甲店发廊 按摩工 生意转让
二手 二手车 电脑WIFI 防盗报警 失物招领
律师 贷款 旅行社机票 白送 保险 纽约发布
翻译 补习培训 保姆幼儿 搬家 电招车 旅馆
房产 快递货运 美容理疗 考牌练车 印刷招牌
签证留学 移民入籍 会计报税 装修 冷暖水电
论坛 可疑号码 法律案例 生活曝光 交友征婚
美甲笔试 手試 拔毛 入籍 纽约驾照 加州驾

小纽约网

小纽约网 华人资讯 查看内容

日系车主被打获52万救济金 打人者最爱看抗日片

2016-12-18 13:38| 发布者: 夸父| 查看: 6797| 评论: 0

一个硕大的U形锁垂在李建利的头上,身形彪悍、穿着白色T恤的蔡洋,猛地向他头部砸去。蔡洋胸前衣服上鲜明地印着一个大写的字母“D”。

李建利被吓醒。这是他这几年来难以摆脱的梦魇,循环反复。它真实的发生在四年前。

因为开的日系车,李建利在那场9.15反日的游行中,被一群愤怒的人包围,在冲突中蔡洋举起U型锁砸向他。

蔡洋,2013年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出事时他21岁。“没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做出了过激的行为,给受害人造成了伤害,深表悔恨。”他的辩护律师对他行为的评价是“冲动和起哄,和爱国无关”。

深读(ID:shenduzhongguo)注意到,研究了四十年对日关系的北京大学日本问题专家王新生称,极端的爱国情绪,让两个家庭都成了受害者。

正如一位业内人士总结的那样,“爱国的本质,仍是爱,而不是恨。”

日系车主被打获52万救济金 打人者最爱看抗日片

住院1542天 疾病吞噬语言能力

像被填平的深坑———李建利头顶的三分之一,都被一个不规则的圆形凸起覆盖着。

坑是用钛合金补的,在上面打了螺丝,颅骨钻上眼,沿着边缘,缝了三四十针。

由于内分泌失调,直到现在,被补上的部分,都比其他地方亮。上面散布着零星的头茬。

日系车主被打获52万救济金 打人者最爱看抗日片

西安中心医院神外科45床,从2012年9月15日起,李建利已经在这里住了1542天。

四年前西安9.15中受伤最严重的人———他几乎一辈子也走不出那个阴影。

开创型颅脑损伤几乎夺去了他右侧肌体的全部机能。为了防止右手萎缩,他必须每天把手放在手托矫正器里两个小时。

放进这个米色塑料夹板里并不容易,情绪稍有波动,手“掰都掰不开”。

日系车主被打获52万救济金 打人者最爱看抗日片

他小心的和失去知觉的右半身相处,摸索着该有的平衡。每走100、200米就得歇一会儿。一天又一天,他能感受到偏瘫在他身上堆积的重量。

那是一个雨天。大厅铺着地毯,地毯的一角被往来匆忙的脚步挤出一个包。这是李建利早起八点去做医院做身体康复的必经之路。他小心地蠕动着身体。

一个猝不及防,像倒塌的房屋,他直直地倾倒在地上。

半个小时,以前很少求人的他固执地瘫在地上,无力感从脚尖爬到头顶。半个小时,也是他以前每次在健身房跑步机跑步的时间。

事件之前,李建利和王菊玲几乎每天都会挤出时间去健身房。

80年代,李建利在新兴电器厂做销售。爱到处跑的他,除了西藏、海南,走遍了中国的大部分城市。

靠着巧舌如簧,他谈成了公司的大生意,在中关村签下了几十万的电柜合同,从最基层的销售做到了部门主管。为了奖励他,公司第一个给他办了大货车驾照。

后来赶上国企改革。下岗后从开出租车到自己做二手车中介,李建利渐渐张罗了自己的门市店,开了公司,招了四五个人,日子渐渐过成了想要的样子。

那时他们的二手车中介生意红红火火。坐着一会儿,几十个客户的电话就涌进来。

之前语速极快急性子的李建利,现在含混不清地配合妻子,吐出这些关于过去的故事,像是刚学说话的小孩。疾病吞噬了他的语言能力,只能两个字两个字往出蹦。

出事之后,王菊玲退了离家一千米不到的健身卡。

他们曾靠自己的努力获得了与之匹配的生活、财富和认同。却又要靠更多的努力去遗忘曾经的生活,适应残缺的后半生。

王菊玲和李建利现在经常晚上瞪着天花板半宿半宿睡不着。“以前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失眠。”

网瘾少年 最爱看抗日片

距西安412公里的河南南阳蒲山镇的张庄,是蔡洋的老家。为了省电,厨房和仓房即使人进去,灯也一直关着,阳光进不来。蔡洋十八岁之前的大部分生活在这里度过。

日系车主被打获52万救济金 打人者最爱看抗日片

在庄里,蔡洋小时候经常被欺负。五年级辍学后,他零星地做短工。十四岁,他搬砖,一天给18块钱。

姑父在西安刷涂料,一天将近二百的工钱,很吸引。蔡洋也想去。

在决定去西安前的晚上,父亲蔡作林默不作声,不想让他去,“离家远没人管,就会总上网。”

对于蔡洋的网瘾,家里几乎束手无策。

杨水兰把蔡洋打了,因为他去邻庄网吧上网。那是“不务正业。”杨水兰至今仍这么觉得。

在网吧里,蔡洋经常玩“穿越火线”———那是一款激烈的枪战游戏。口号是“三亿鼠标的枪战梦想”。

最终蔡洋还是说服了蔡作林,离开了房顶漏水、墙皮簌簌下落的家。

蔡洋在工地上经常会挨打。在一起的人少,也会被欺负。后来,他开始还手,就没人欺负他了。

工程队没活的时候,蔡洋会往家跑。一天天看电视剧。抗日片,是他最爱的类型。电视里出现类似的镜头时,“他特别兴奋,有时一边看还一边会说打打打。”

蔡洋的叔叔提到他时,有点儿感伤。现在家里每个月唯一的盼头,就是0914开头来自监狱里他的电话。

在西安打工时,蔡洋很少给家里打电话。

被砸的国产日系车

环城西路北段,玉祥门和西门之间,是西安的老城区。这一天,蔡洋工厂里的设备坏了,他坐着公交车往回走,路过环城西路。

日系车主被打获52万救济金 打人者最爱看抗日片

当蔡洋公交车往回走的时候,李建利、王菊玲正从卫浴市场出来,给大儿子买新房的灯具。新婚前的装修工作已接近尾声。

李建利轻轻打开他一年前花十二万九千八买的卡罗拉 的车门,准备离开。这是一辆由中国一汽生产的日系轿车。

此时,人群阻碍了车的前进。他们从城市的各个角落钻出来,相互传染情绪,传递愤怒,寻找自尊。

蔡洋也加入了人群。他和几个人注意到李建利的日系车,围了过去。蔡洋用U形锁砸了李建利车前的挡风玻璃、后面的叶子板和车梁。

情急之下,李建利从人群中抢来一块砖头,拍了一下蔡洋。

蔡洋举着手中的U型锁,向李建利头上猛凿,凿了四下,血汩汩地涌出来。

王菊玲一边拿卫生纸捂着他的伤口,一边喊救命。

十多分钟后王菊玲拦了一辆出租车。车穿过熙攘的人群,没等红绿灯,一路向医院狂奔。

几天后,西安市公安局派人来医院看望了李建利和王菊玲。

李建利说,他恨蔡洋,恨他无知。“日本的丰田和卡罗拉早就国产化了。为什么要打我?”

庭审现场,蔡洋被带进来时,王菊玲扑上去想打他,被法警拦下。蔡洋带着手铐,没有躲,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家庭变故 推迟的儿子婚期

“后悔当时不应该买那个车,哪怕把车烧了都行,后悔不应该出来。”事发后,李建利和王菊玲把车给儿子开了。因为巨大的阴影,他们不是没想过把车扔了,但是“卖了不值钱,重新买一个也要很多钱。”

“娃不敢和女朋友说不挣钱了,只说生意还做着。”大儿子的结婚日期比原来计划推迟了半年。

王菊玲看到大儿子和女朋友整天吵架。害怕因为家庭的变故影响孩子结婚,催着他们领了证。

生意确实在慢慢凋零。

大儿子帮着看了几个月店后,“别人一看我们不在就不找我们了,店慢慢没了。”

那是李建利和王菊玲经营了半辈子并为之付出的全部。现在他们的全部收入来源就是王菊玲每个月2000多的退休金。

她现在手机里还保存着很多过去去世界各地旅行的照片。在香港迪士尼公园门口,王菊玲右手和李建利的牵在一起,左手伸向远方,摆了一个V字,衬着她衣前绣着的大片红花,两个人笑得很甜。

日系车主被打获52万救济金 打人者最爱看抗日片

而这些,对于如今经常胳膊抬不起来、腋下流脓的李建利来说,似乎是很远以前的事了。

“现在每天都没有梦想了。”站在二楼的窗边,可以遥遥望见一楼角落里的太平间。盖着白布的人抬进去,抬出来,生离死别是最寻常不过的事。

冲动和起哄 与爱国无关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日本问题专家梁云翔觉得,民族主义有好的一面,也有其阴暗面,蔡洋这样,是以爱国的名义去犯罪。

汪定亮,曾经是蔡洋的代理律师。“刚开始以为蔡洋是基于爱国的情绪失控,确实要帮一下。”后来,汪定亮越来越觉得,蔡洋那一刻更多的是“冲动和起哄,和爱国无关。”接这个案子他有点后悔。

四年前,把李建利送上救护车的韩林(化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当他看见那天砸车人的表现,觉得他们与爱国无关,更多的是在宣泄,“没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做出了过激的行为,给受害人造成了伤害,深表悔恨。”在申诉状里,蔡洋这样写到。

杨水兰比蔡洋更后悔。“当时不应该放他去西安,乱闯,闯出了祸。”有时候也会抱怨自己,“我们要是有本事一点儿。娃也不会这样。”

日系车主被打获52万救济金 打人者最爱看抗日片

看女排夺冠哭了半天 算不算爱国?

蔡洋家无力支付法院判决的赔偿款。今年八月份,李建利收到了相关部门打过来的52万救济金。

还了些儿子结婚时欠下的账。剩下的一些钱,王菊玲盘算着以后给李建利请一个护工。“过几年我也扶不动他了。”

四年多,政府替他们出了医院的住院费。9月,王菊玲向莲湖区相关部门提交了一份申请,关于后续的治疗和护理。

日子总要过下去。

王菊玲说,原来“生意忙、脑袋一天不停地转”,不爱看连续剧。日子每天死循环后,她也会劝李建利看看电视连续剧。

他们最爱看抗日剧。“有时候知道有些夸张,但是喜欢那种胜利的感觉。”

爱国是太宏大的词,他说不清。他试探着问,看女排上两天夺冠自己哭了半天,这算不算爱国?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 匿名

  • 匿名

最新评论

小纽约网

GMT-4, 2022-12-8 05:3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