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纽约网

发新帖回复

『贱人』也有故事

网友  发表于 2016-03-23
在我研究生毕业那年,跟几个同学去北京的一个郊区玩。那个地方刚开始做农家乐,冷冷清清,没什么人。我们进了一家装修还算新的地方,有个胖胖的男人看有人进来,赶紧拿着菜单跑来揽客。这家店并没有吸引人的地方,我们看了下,就准备走。老板不甘心,一边拽我们一边说价钱可以商量,一直追着我们到大门口,眼看没法挽留了,忽然气急败坏爆起了粗口:「滚!赶紧滚!」那时候我们血气方刚,又仗着人多,立刻回头跟老板对骂起来。慢慢地,对骂变成了扭打。我们有个师姐,工作了好几年才重回校园读书,比我们都年长一。她一直在旁边拉架,一不小心被推倒了,从一条两米高的沟里摔了下去。所幸后来去医院检查,师姐没什么大碍,但我们的旅游,也就此变成了派出所一日游。在派出所我们知道,那老板不是什么「好人」,有好多次打架斗殴的前科,前一段刚因为打架被人在后脑勺拍了砖,缝了好多针。派出所所长来调停此事,说这个胖子家里不富裕,没上过学,一直游手好闲。前段时间老婆嫌他不会挣钱,带着孩子跑回老家去了。于是胖子问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开了这家农家乐,原本指望着通过这个饭店挣点钱,把老婆孩子接回来,可因为不懂经营,生意冷清,今天一着急了,坏脾气就上来了。胖子到了派出所就服软了,一个劲跟我们鞠躬:「对不起啊兄弟」。最后所长做主,让胖子赔3000元医药费了事。胖子对赔钱的金额没什么异议,就是说自己实在没钱,只能去借。天色很黑了,他才回来,说只借到1000元,问剩下的能不能缓几天。所长说,看样子胖子实在是借不到钱了,这样吧,你们先回去,我来作保,一星期之内,就算让他卖东西,也要把钱给你们。胖子当然不是什么好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即使这样,在了解他更多故事以后,我们还是生出了一些异样的情绪,至少后悔跟他打架了。今年我在帮着一个真人秀节目做点事。这个节目非常强调跟网友的互动,网友能一边通过网络直播观看这些人的生活,一边做评论。网友的反应让我对贵国的网络生态有了更多了解。无论这个人在生活中是怎么样的,只要上去,必定被骂。其中有个姑娘,被骂的最惨。网友说她「懒」「馋」「蠢」「装」,就是想通过这个平台出名。她是一个小歌手,经常会在镜头面前唱歌。只要一唱歌,弹幕上就会一片「炒作」「唱得这么难听」「滚出平顶」的骂声。这姑娘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不仅离异,而且抛弃了她。她是由奶奶和亲戚们轮流养大的。关于想当明星这件事,她是这么跟我说的:「我是一个说到梦想两个字就会哭的人。梦想就是支撑我活下来的原因。我小的时候,什么漂亮衣服、零食、玩具,别人有的所有好的东西,我都没有。所以我现在特别想有,不仅想有,而且要让别人知道,现在我也有了。这是我想当明星的原因。」她唱歌的条件不算好,看起来也成不了太大的明星,不久就在网友的骂声中退出了节目。我并不知道她想让别人知道「她也有了的东西」,包不包括爱。总之来平顶后不久,她迅速地喜欢上了平顶的一个行者。这个行者也是被网友骂得很惨的,因为他使了点小手段激怒了另一个平顶的队友,导致他直接出局。网友骂他狡黠、没气节,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甚至给他P了一些很侮辱性的照片。当看出他们有了隐隐的情愫以后,更是骂声一片。他也有一个梦想,梦想着有一天姜文会通过这个节目看到他,找他演一个公路电影。『我就是本色演出啊!』他说着,两眼发光。除了梦想,他的心里还有些别的。因为跟黑社会打架,他坐过一段时间的牢。他说他经常做一个梦,梦见一群流氓把他逼到一个死胡同,他们手里拿着板砖,而他手里拿着一把刀。他清醒地知道,如果自己拿刀还击,很可能就要再进监狱,而且出不来了。这个梦经常把他吓醒,醒来以后一身冷汗。他问我怎么才能不做这个梦,我想了想说,也许你可以试着在梦里把刀放下。他想了一会,说:「那我还是继续做梦吧。」自从成了一名心理咨询师,我越来越变成了一个没态度的人。我也有一些来访者,做过一些违反社会道德的事,但了解了他们的故事以后,我却看到了更多的无奈。所以现在,如果看到有人骂别人「坏人」「贱人」,我总是忍不住想,也许这些人背后也有故事?按咪蒙老师的说法,像我这样价值观不鲜明的人,是不适合做公众号的。最近咪蒙老师的一篇文章《致贱人:我凭什么帮助你?》火遍了朋友圈。咪蒙老师在文章中刻画了一类人:自我中心、爱占便宜、不懂人情世故、喜欢用「我可怜你就应该帮助我」来绑架人,缺少感恩之心。她把她们叫做『贱人』。也许因为我们生活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不胜其扰,现在终于有人用文章替我们出了口恶气,很多人跟着大声叫好。看到那篇文章,不知为什么,想起了这些人和事。这些人并不是咪蒙老师文章所说的「贱人」,但有一点相似:在那些骂他们的人眼里,这些人很远,他们只有特征,没有背景。我们好像看见了他们,但又没看见他们。他们很抽象,抽象到只留下了某个恶劣秉性和行为的符号,而正是这个符号把我们和他们区分开。我们确信自己跟他们不同,觉得自己是受害者他们是施害者,因此骂起来也理直气壮。我们看不到他们的生活问题、需要、挫折和无奈,我们觉得他们没有故事,即使有,我们也不想知道。因为如果把他们也放到完整的故事背景中,我们就会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更复杂也更完整的人。这会让我们觉得累。我当然也不喜欢咪蒙老师说的那些人。只是我并不明白大家为什么如此生气——如果你觉得被打扰,你只需要礼貌而平静地拒绝就好了。从逻辑上讲,弱小不能成为博取同情的理由,同样,感觉被打扰也不能成为破口大骂的理由,至于煽动,那更是另一种道德绑架了。当然咪蒙老师也有自己的故事。和前面的故事相比,这个故事要励志很多。毅然辞职创业的大龄北漂,屡次引爆朋友圈的自媒体达人,语言犀利观点独特的意见领袖。在这样的故事里,她和那些死皮赖脸求她帮忙的『贱人』当然很不同,以至于她肯定无法认同这样的观点:有时候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区别,也许只是一些人比另一些人幸运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发新帖 回复

小纽约网

GMT-5, 2022-1-26 03:4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