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 法拉盛 艾姆赫斯 布鲁伦 曼哈顿 其他
全职兼职 餐馆工 甲店发廊 按摩工 生意转让
二手 二手车 电脑WIFI 防盗报警 失物招领
律师 贷款 旅行社机票 白送 保险 纽约发布
翻译 补习培训 保姆幼儿 搬家 电招车 旅馆
房产 快递货运 美容理疗 考牌练车 印刷招牌
签证留学 移民入籍 会计报税 装修 冷暖水电
美甲笔试 手試 拔毛 入籍 纽约驾照 加州驾

小纽约网

发新帖回复

『贱人』也有故事

网友  发表于 2016-03-23
联系时就说在【小纽约网】看到的!
在我研究生毕业那年,跟几个同学去北京的一个郊区玩。那个地方刚开始做农家乐,冷冷清清,没什么人。我们进了一家装修还算新的地方,有个胖胖的男人看有人进来,赶紧拿着菜单跑来揽客。这家店并没有吸引人的地方,我们看了下,就准备走。老板不甘心,一边拽我们一边说价钱可以商量,一直追着我们到大门口,眼看没法挽留了,忽然气急败坏爆起了粗口:「滚!赶紧滚!」那时候我们血气方刚,又仗着人多,立刻回头跟老板对骂起来。慢慢地,对骂变成了扭打。我们有个师姐,工作了好几年才重回校园读书,比我们都年长一。她一直在旁边拉架,一不小心被推倒了,从一条两米高的沟里摔了下去。所幸后来去医院检查,师姐没什么大碍,但我们的旅游,也就此变成了派出所一日游。在派出所我们知道,那老板不是什么「好人」,有好多次打架斗殴的前科,前一段刚因为打架被人在后脑勺拍了砖,缝了好多针。派出所所长来调停此事,说这个胖子家里不富裕,没上过学,一直游手好闲。前段时间老婆嫌他不会挣钱,带着孩子跑回老家去了。于是胖子问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开了这家农家乐,原本指望着通过这个饭店挣点钱,把老婆孩子接回来,可因为不懂经营,生意冷清,今天一着急了,坏脾气就上来了。胖子到了派出所就服软了,一个劲跟我们鞠躬:「对不起啊兄弟」。最后所长做主,让胖子赔3000元医药费了事。胖子对赔钱的金额没什么异议,就是说自己实在没钱,只能去借。天色很黑了,他才回来,说只借到1000元,问剩下的能不能缓几天。所长说,看样子胖子实在是借不到钱了,这样吧,你们先回去,我来作保,一星期之内,就算让他卖东西,也要把钱给你们。胖子当然不是什么好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即使这样,在了解他更多故事以后,我们还是生出了一些异样的情绪,至少后悔跟他打架了。今年我在帮着一个真人秀节目做点事。这个节目非常强调跟网友的互动,网友能一边通过网络直播观看这些人的生活,一边做评论。网友的反应让我对贵国的网络生态有了更多了解。无论这个人在生活中是怎么样的,只要上去,必定被骂。其中有个姑娘,被骂的最惨。网友说她「懒」「馋」「蠢」「装」,就是想通过这个平台出名。她是一个小歌手,经常会在镜头面前唱歌。只要一唱歌,弹幕上就会一片「炒作」「唱得这么难听」「滚出平顶」的骂声。这姑娘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不仅离异,而且抛弃了她。她是由奶奶和亲戚们轮流养大的。关于想当明星这件事,她是这么跟我说的:「我是一个说到梦想两个字就会哭的人。梦想就是支撑我活下来的原因。我小的时候,什么漂亮衣服、零食、玩具,别人有的所有好的东西,我都没有。所以我现在特别想有,不仅想有,而且要让别人知道,现在我也有了。这是我想当明星的原因。」她唱歌的条件不算好,看起来也成不了太大的明星,不久就在网友的骂声中退出了节目。我并不知道她想让别人知道「她也有了的东西」,包不包括爱。总之来平顶后不久,她迅速地喜欢上了平顶的一个行者。这个行者也是被网友骂得很惨的,因为他使了点小手段激怒了另一个平顶的队友,导致他直接出局。网友骂他狡黠、没气节,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甚至给他P了一些很侮辱性的照片。当看出他们有了隐隐的情愫以后,更是骂声一片。他也有一个梦想,梦想着有一天姜文会通过这个节目看到他,找他演一个公路电影。『我就是本色演出啊!』他说着,两眼发光。除了梦想,他的心里还有些别的。因为跟黑社会打架,他坐过一段时间的牢。他说他经常做一个梦,梦见一群流氓把他逼到一个死胡同,他们手里拿着板砖,而他手里拿着一把刀。他清醒地知道,如果自己拿刀还击,很可能就要再进监狱,而且出不来了。这个梦经常把他吓醒,醒来以后一身冷汗。他问我怎么才能不做这个梦,我想了想说,也许你可以试着在梦里把刀放下。他想了一会,说:「那我还是继续做梦吧。」自从成了一名心理咨询师,我越来越变成了一个没态度的人。我也有一些来访者,做过一些违反社会道德的事,但了解了他们的故事以后,我却看到了更多的无奈。所以现在,如果看到有人骂别人「坏人」「贱人」,我总是忍不住想,也许这些人背后也有故事?按咪蒙老师的说法,像我这样价值观不鲜明的人,是不适合做公众号的。最近咪蒙老师的一篇文章《致贱人:我凭什么帮助你?》火遍了朋友圈。咪蒙老师在文章中刻画了一类人:自我中心、爱占便宜、不懂人情世故、喜欢用「我可怜你就应该帮助我」来绑架人,缺少感恩之心。她把她们叫做『贱人』。也许因为我们生活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人,不胜其扰,现在终于有人用文章替我们出了口恶气,很多人跟着大声叫好。看到那篇文章,不知为什么,想起了这些人和事。这些人并不是咪蒙老师文章所说的「贱人」,但有一点相似:在那些骂他们的人眼里,这些人很远,他们只有特征,没有背景。我们好像看见了他们,但又没看见他们。他们很抽象,抽象到只留下了某个恶劣秉性和行为的符号,而正是这个符号把我们和他们区分开。我们确信自己跟他们不同,觉得自己是受害者他们是施害者,因此骂起来也理直气壮。我们看不到他们的生活问题、需要、挫折和无奈,我们觉得他们没有故事,即使有,我们也不想知道。因为如果把他们也放到完整的故事背景中,我们就会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更复杂也更完整的人。这会让我们觉得累。我当然也不喜欢咪蒙老师说的那些人。只是我并不明白大家为什么如此生气——如果你觉得被打扰,你只需要礼貌而平静地拒绝就好了。从逻辑上讲,弱小不能成为博取同情的理由,同样,感觉被打扰也不能成为破口大骂的理由,至于煽动,那更是另一种道德绑架了。当然咪蒙老师也有自己的故事。和前面的故事相比,这个故事要励志很多。毅然辞职创业的大龄北漂,屡次引爆朋友圈的自媒体达人,语言犀利观点独特的意见领袖。在这样的故事里,她和那些死皮赖脸求她帮忙的『贱人』当然很不同,以至于她肯定无法认同这样的观点:有时候人与人之间最大的区别,也许只是一些人比另一些人幸运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发新帖 回复

小纽约网

GMT-4, 2020-10-22 02:3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