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 法拉盛 艾姆赫斯 布鲁伦 曼哈顿 其他
全职兼职 餐馆工 甲店发廊 按摩工 生意转让
二手 二手车 电脑WIFI 防盗报警 失物招领
律师 贷款 旅行社机票 白送 保险 纽约发布
翻译 补习培训 保姆幼儿 搬家 电招车 旅馆
房产 快递货运 美容理疗 考牌练车 印刷招牌
签证留学 移民入籍 会计报税 装修 冷暖水电
美甲笔试 手試 拔毛 入籍 纽约驾照 加州驾

小纽约网

发新帖回复

鬼司机

网友  发表于 2016-04-01
联系时就说在【小纽约网】看到的!
摘要:丁刚是湖南益阳人,是个货车司机,开了许多年的大货车了,技术也不错,年轻的时候天南地北的跑,胆子大的很,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没我不敢走的路。丁刚性格不错,很


丁刚是湖南益阳人,是个货车司机,开了许多年的大货车了,技术也不错,年轻的时候天南地北的跑,胆子大的很,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没我不敢走的路。

丁刚性格不错,很好相处,也比较仗义,他经常说,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有忙就要帮,也喜欢路见不平一声吼,虽然有时候也吃亏,但这样的性格使得他的朋友也多,业务也广泛,路子也多。

二零零年的时候,丁刚四十五岁了,家里亲戚朋友给他做了一个生日,大多数人一般生日都是十年一做,但他因为四十岁没做生日,就想着四十五岁给他过一个,不必在意那么多。生日过后,有朋友给他拉了一笔业务,从益阳一个工厂送货到长沙的高桥市场那边,谈好了价格,丁刚满口答应。

因为长沙那边的客户催的紧,所以益阳这边的工厂告诉他说麻烦他抓紧点时间, 于是丁刚白天开到晚上,好在长沙距离益阳也只有几十公里,辛苦了几天,最后一趟货送完,收好送货单,已经是下午六点多,长沙的客户说晚上开车不太安全,要不就在长沙住一晚吧?丁刚摆摆手,说客气了,没事,跑习惯了!于是洗了一把脸,开车返回益阳,从高桥上高速,一路来到益阳收费站,过了收费站下高速往家里赶去。

丁刚开着车,从高速公路下来到国道上,天色已经黑了,丁刚开车很小心,开的速度不快,就在转了一个弯后,车子要走一段砂石路,丁刚发现路边的建筑越来越少,路两边的人家也越来越少,看上去都是树林,可之前来的路上不是这样的呀,奇怪!但又坚信自己不会走错的,跑了三天了,闭眼都不会走错的,于是不再多想,继续往前开。

颠簸颠簸了一会后,还是没有看见灯火,就在丁刚觉得怪异的时候,对面亮出了昏黄的灯光,凭直觉,这是小车的尾灯,接着模模糊糊看到有人招手,丁刚便开到灯光的位置,果然是有一个人在招手,旁边停着一辆小车,那人走到丁刚车的车头,对丁刚摇摇手,示意丁刚摇下车窗玻璃。

丁刚没有下车,打开车内灯光,摇下车窗玻璃露出一点点缝隙,只听这人说:“师傅,帮个忙,车子熄火了,搞了半天都搞不好”。丁刚透过玻璃,仔细的打量了下这个人,一脸的苍白像是失血过多,脸上有点暗黑色的污迹,衣服都破烂不堪,手里抓着一把扳手,手像是受伤了,隐隐的有血滴落在地上。“莫不是打劫的吧?”丁刚心里想到。

车下的人显得有些着急,又恳求丁刚帮忙,接着只见车上有人打开副驾驶门下车,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女人和孩子也是一脸的苍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灯光的缘故,孩子哇哇的哭,声音像是诡异的猫叫一般。女人哄着孩子,走到丁刚车门前,抬头对丁刚说:“师傅,真的麻烦您帮帮忙,我们车坏了,我家里男人修了半天了还没修好,你给看看吧!”

丁刚还没有回答,而是问他们:“你们知道这是哪里不?”女人正待开口,男人抢着回答说:“这是岳家桥啊,师傅帮下忙,我们家就在前面一点不远的树林,车子熄火动不了,你给帮忙看下!”这时候女人也附和说:“是呀,师傅帮忙,我们确实没办法了,天又黑了,车子不能丢在这里呀,实在你不放心,你就帮帮忙,拖我们一段路到家门口吧?”

丁刚听到这里,想想也是,谁没个有麻烦的时候,自己以前车子坏在半路上,不也有人帮忙,再者他家就在前面一段路,我不下车拖他们一截路也没多大事。想到这里,丁刚便将车开到他们的小车的前面,下车拿出绳子开始系在保险杠上。

摘要:丁刚是湖南益阳人,是个货车司机,开了许多年的大货车了,技术也不错,年轻的时候天南地北的跑,胆子大的很,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没我不敢走的路。丁刚性格不错,很


丁刚是湖南益阳人,是个货车司机,开了许多年的大货车了,技术也不错,年轻的时候天南地北的跑,胆子大的很,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没我不敢走的路。

丁刚性格不错,很好相处,也比较仗义,他经常说,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有忙就要帮,也喜欢路见不平一声吼,虽然有时候也吃亏,但这样的性格使得他的朋友也多,业务也广泛,路子也多。

二零零年的时候,丁刚四十五岁了,家里亲戚朋友给他做了一个生日,大多数人一般生日都是十年一做,但他因为四十岁没做生日,就想着四十五岁给他过一个,不必在意那么多。生日过后,有朋友给他拉了一笔业务,从益阳一个工厂送货到长沙的高桥市场那边,谈好了价格,丁刚满口答应。

因为长沙那边的客户催的紧,所以益阳这边的工厂告诉他说麻烦他抓紧点时间, 于是丁刚白天开到晚上,好在长沙距离益阳也只有几十公里,辛苦了几天,最后一趟货送完,收好送货单,已经是下午六点多,长沙的客户说晚上开车不太安全,要不就在长沙住一晚吧?丁刚摆摆手,说客气了,没事,跑习惯了!于是洗了一把脸,开车返回益阳,从高桥上高速,一路来到益阳收费站,过了收费站下高速往家里赶去。

丁刚开着车,从高速公路下来到国道上,天色已经黑了,丁刚开车很小心,开的速度不快,就在转了一个弯后,车子要走一段砂石路,丁刚发现路边的建筑越来越少,路两边的人家也越来越少,看上去都是树林,可之前来的路上不是这样的呀,奇怪!但又坚信自己不会走错的,跑了三天了,闭眼都不会走错的,于是不再多想,继续往前开。

颠簸颠簸了一会后,还是没有看见灯火,就在丁刚觉得怪异的时候,对面亮出了昏黄的灯光,凭直觉,这是小车的尾灯,接着模模糊糊看到有人招手,丁刚便开到灯光的位置,果然是有一个人在招手,旁边停着一辆小车,那人走到丁刚车的车头,对丁刚摇摇手,示意丁刚摇下车窗玻璃。

丁刚没有下车,打开车内灯光,摇下车窗玻璃露出一点点缝隙,只听这人说:“师傅,帮个忙,车子熄火了,搞了半天都搞不好”。丁刚透过玻璃,仔细的打量了下这个人,一脸的苍白像是失血过多,脸上有点暗黑色的污迹,衣服都破烂不堪,手里抓着一把扳手,手像是受伤了,隐隐的有血滴落在地上。“莫不是打劫的吧?”丁刚心里想到。

车下的人显得有些着急,又恳求丁刚帮忙,接着只见车上有人打开副驾驶门下车,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女人和孩子也是一脸的苍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灯光的缘故,孩子哇哇的哭,声音像是诡异的猫叫一般。女人哄着孩子,走到丁刚车门前,抬头对丁刚说:“师傅,真的麻烦您帮帮忙,我们车坏了,我家里男人修了半天了还没修好,你给看看吧!”

丁刚还没有回答,而是问他们:“你们知道这是哪里不?”女人正待开口,男人抢着回答说:“这是岳家桥啊,师傅帮下忙,我们家就在前面一点不远的树林,车子熄火动不了,你给帮忙看下!”这时候女人也附和说:“是呀,师傅帮忙,我们确实没办法了,天又黑了,车子不能丢在这里呀,实在你不放心,你就帮帮忙,拖我们一段路到家门口吧?”

丁刚听到这里,想想也是,谁没个有麻烦的时候,自己以前车子坏在半路上,不也有人帮忙,再者他家就在前面一段路,我不下车拖他们一截路也没多大事。想到这里,丁刚便将车开到他们的小车的前面,下车拿出绳子开始系在保险杠上。
回复

使用道具

发新帖 回复

小纽约网

GMT-4, 2020-9-20 23:0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