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 法拉盛 艾姆赫斯 布鲁伦 曼哈顿 其他
全职兼职 餐馆工 甲店发廊 按摩工 生意转让
二手 二手车 电脑WIFI 防盗报警 失物招领
律师 贷款 旅行社机票 白送 保险 纽约发布
翻译 补习培训 保姆幼儿 搬家 电招车 旅馆
房产 快递货运 美容理疗 考牌练车 印刷招牌
签证留学 移民入籍 会计报税 装修 冷暖水电
美甲笔试 手試 拔毛 入籍 纽约驾照 加州驾

小纽约网

发新帖回复

纽约华埠“萍姐”:偷渡皇后蛇头之母

网友  发表于 2017-01-04
联系时就说在【小纽约网】看到的!
1.jpg 华盛顿 —  在大纽约地区、香港和福建福州一带很有些名气的“萍姐”郑翠萍,走完其极富传奇色彩的坎坷人生,在德克萨斯州卡尔斯维尔(Carswell)联邦监狱医院去世,得年65岁。郑翠萍因洗钱走私人口绑架勒索等联邦重罪于2006年被美国法庭判刑35年,一直在纽约丹博利 (Danbury) 联邦监狱服刑,后来因该监狱调整合并,且其查出罹患胰腺癌转到德州监狱服刑。

*“萍姐”逝去,长眠纽约*

2014年4月24日(周四),郑翠萍在德州医院去世,丈夫张亦德和三个儿子女儿等家人赶到德州,将遗体运回纽约。去年是中国偷渡船搁浅纽约海滩导致十多偷渡客死亡的“金色冒险号”事件二十周年,记者专门去德州监狱专访萍姐,该报说,其长眠之地选在纽约州的肯希科公墓 (Kensico Cemetery)。

郑翠萍在纽约中国城、福建福州长乐连江一带以及在香港都是大名鼎鼎响当当的人物,她的故事,可写一本乃至N本书,或在华侨移民史上留下浓重一笔,或成为法律教科书中知名案例,或拍系列电视连续剧,在侨界一定叫座。

郑翠萍在中、港、美商界、起码在纽约中国城商界,被认为是成功企业家。她在2000年左右出事时,已经是腰缠万贯仗义疏财的华埠“女菩萨”。联邦司法当局指控她,八十年代初进入美国以来,通过各种不法手段获利四、五千万美金。在家乡亲朋好友以及许多受其惠偷渡美国的人们看来,她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和蔼可亲、很讲义气、帮助大家实现美国梦的邻家大姐。有美国媒体这样描述她:矮壮、没什么文化的中国女人。

*萍姐曾是大陆苦孩子*

郑翠萍和XX来一样,都是1949年前生人,“生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他们称自己是新中国同龄人。萍姐出生在福州亭江镇盛美村,童年青少年过的是常为五斗米折腰的苦日子,她在狱中对记者说:小时候过的是苦日子,穷日子,来美国后,过得是提心吊胆的日子。

萍姐也下乡当过知青。萍姐回忆说:她插队的山区蚊子特多,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胳膊上的蚊子包,如果少于30个,她就非常开心。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萍姐在家是老大,底下若干弟妹。她说她父亲在香港当海员,自己得以在1974年25岁时移居香港,并在1981年32岁时“移民”美国。萍姐是否合法移居香港,没有媒体相关报道。至于她移民美国,她的说法和当局并不一致。她对记者说,她1981年是给人当保姆拿到合法劳务签证并很快拿到绿卡。但是,联邦调查局说:她1981年移居美国本身就是非法的,萍姐本身就是“黑”下来的非法移民。

萍姐到香港后,很快开一家小杂货店,经营帮助海员们给大陆寄食物和生活用品的业务,也包括包裹邮寄服务。到1981年移民美国时,很有生意头脑的萍姐已经有“三家杂货店”。

*FBI:郑翠萍建立庞大偷渡网*

到了美国后,萍姐很快就站住脚,把丈夫和孩子们接到美国。她在纽约的中国城开了第一家店是服装店。她说自己后来只是帮助家乡亲戚来美国,“别的不做”。这篇长篇人物特写,没有提到萍姐最后到底帮了多少福州乡亲“移民”美国,但联邦当局指控她,到20世纪末21世纪初,她在美国和世界许多地方,建立起并经营着一个庞大的偷渡帝国,涉及金钱达到天文数字。

萍姐被判刑后,联邦调查局(FBI)在其网站上说:(九十年代以来)十多年来,郑翠萍经营了一个庞大和获利丰厚的偷渡王国:起码帮3千多福建偷渡客进入美国,收取偷渡费用4千多万美元。

从中国偷渡美国的行情见涨。世界日报报道,萍姐在80年代,向每人收取偷渡费1万8千美元,到了九十年代初,已经涨到3万美元,进入21世纪,费用要达到6万以上。2006年,联邦政府起诉郑翠萍时说,90年代初,萍姐收取的偷渡费用为人头4万美元。

面对联邦7项重罪指控,郑翠萍在法庭上没有多发表自己的观点,大部分时间是沉默。她说自己“百口莫辩”,法庭上许多事情她都是头一次听说,不知道怎么辩,更不知道从何说起。她后来说:自己被“联邦和污点证人”联手谋杀了!她说万万没有想到她会被判35年。她曾自言自语说:我出狱时都82岁了。

FBI说,1993年6月,“金色冒险号”经过3个月的飘洋过海艰苦航行,在纽约皇后区海滩搁浅,其中不少人就是郑翠萍帮助偷渡的“乡亲”。该船搁浅后,很多偷渡客跳海希望能游泳上岸,结果,淹死十人,其中一位是郑翠萍给办的“移民案”当事人。

*萍姐如何聚敛钱财?*

FBI的案情介绍说,萍姐索要偷渡费,无所不用其极。萍姐答应上船前,先付定金,人到美国后,付所剩款项。她的通常做法是,先把人蛇控制起来,让家属或家人寄钱给偷渡组织者,不交钱,这些偷渡客就别想出去。

但人物特写,描述萍姐是慈眉善目的“女菩萨”。她说:她只是帮助自己的亲戚、亲戚的亲戚来美国,从来没有帮其他村的人。“我只给要来美国的乡亲做担保”。另外,郑翠萍说:她只做飞机线路:就是用假护照真照片乘飞机进入美国。“我从不做乘船偷渡线路,坐船太危险,100多人一起来,也许会死人,而且目标太大,容易失败。”

“萍姐“助人为乐”的“好人好事”一箩筐。有媒体形容郑翠萍是蛇头之母,偷渡皇后,也有偷渡客称其为“女菩萨”。

*萍姐帮助乡亲圆美国梦*

联邦调查局说,郑翠萍为了得到偷渡费,经常叫福青帮威胁殴打这些偷渡客。但是,郑翠萍说:家乡很穷,很多男人想出来,都问我有没有办法,于是“我想一试”。郑翠萍办的第一个案子,是从“最亲的亲戚里挑了5个16到19岁的孩子”,其中有其侄子,帮助他们成功进入美国。

那一次,萍姐陪着孩子们一直到他们要入境美国那天,跟孩子们说:“我不能再陪你们了,如果两三个小时后你们没有在旅馆见到我,那你们就会被送回中国。”作完最后交待,萍姐离开他们。

两三个小时后,在美国境内,萍姐再次见到他们,一个比较机灵的孩子说:“我看到美国国旗了!”“对,你们到美国了!”孩子们听到这句话,都扑到萍姐怀里,抱着她的脖子痛哭起来。萍姐说:这是其终生难忘的一幕。

萍姐说:非法移民合法化,是她最愿意看到的事情。“我帮他们来美国,就是追寻美国梦,如果大家的美国梦都实现了,我怎么不开心呢?”

说到偷渡费用,萍姐说,人到美国,她要按时交钱给蛇头。通常是她先垫款给蛇头,那些偷渡来美的亲友后来再还给她。“有的很困难的,我让他们先去打工,赚了钱之后再分期还给我。为了资金周转,我卖掉了香港的3个杂货店。”

萍姐说:到了1987年左右,她在福州的亲戚大多都来美国了,她就金盆洗手基本不做了。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怕出名猪怕壮。萍姐说:尽管她已收山,但还是有很多电话打来求其担保。“很多蛇头告诉人蛇,只要萍姐肯给你们做担保,就会收下他们。”

因为萍姐仍在活动,联邦当局一直盯着她不放。

*出师已捷身后死,常使乡亲泪满襟*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金色冒险号”出事后,当局认为又是萍姐在幕后操纵,要缉拿她。但是,萍姐人间蒸发,逃回大陆。FBI用了6年时间,终于在香港机场将萍姐缉拿归案。

萍姐回忆说,那天她到香港机场去送走回纽约的小儿子之后,在机场给美国家人打电话,告诉他们儿子上飞机了。在她挂电话时,两边各有一男一女站着,她问他们是否要打电话,他们说不,但就一直站住她身边,她感到非常奇怪。当她打完电话后,他们问:“你是郑翠萍吗?你有证件吗?”他们亮出了身份说:“不要做声,跟我们合作,走一趟。”

FBI说,当局起诉郑翠萍后,她逃到中国,继续经营其走私偷渡生意。2000年4月,香港警方接到FBI线报在机场拘留了郑翠萍,要将其引渡美国。尽管郑翠萍坚决反对,但最终还是被引渡回美国。

郑翠萍在香港被捕的情节。文章说,美国方面为追捕郑翠萍,监控了纽约香港之间的民航乘客名单。2000年4月17日,美警方发现萍姐小儿子从纽约飞香港,遂委托香港警方在机场布控。

警方在机场发现郑翠萍,警务处毒品调查科总警司古树鸿带着40名香港警察悄悄贴近郑翠萍,请其出示身份证。“郑翠萍极力否认自己就是‘大姐萍’”。警方让其摁下指纹,并从其身上搜出三本不同国籍的护照。

*“萍姐”的生意王国*

按照FBI的说法,萍姐顺风顺水时除了偷渡生意,在纽约的生意包括:一家服装店、几家餐厅、在中国城有房地产生意,另外,在香港还有房地产,甚至在南非还有农场。FBI没有提到的是:萍姐在中国山西大同也有房地产生意,只是按萍姐的话说:这个生意没经营好,失败了。另外,世界日报4月27日报道说:1989年,萍姐花3百万美金在华埠东百老汇买下一栋大楼,为非法收入洗钱。

该报道还说,萍姐还为非法移民开设了把美元转回家乡的“汇款业务”,允许人蛇借贷偷渡费,每年收取30%的高利。报道还说,她还将非法移民偿还的偷渡费作为活动经费,并继续向人蛇发放高利贷。因为萍姐的大楼“正好与中国银行华埠分行相对,地下银行的高效率,使中国银行的生意变得十分萧条。”

*郑翠萍、郭良琪、陈婉莹、庄如顺*

“金色冒险号”震惊了纽约、美国和中国,甚至成为世界大新闻。而这一计划之失败和曝光,同华人黑社会的郭良琪有关。为起诉郑翠萍一案,美国当局从香港、危地马拉、美国等地找到并推出25名证人,而郭良琪是检举揭发萍姐有功的“污点证人”之一。

萍姐生前说:她不认识这个郭良琪,只是这个郭良琪曾到她家打劫,用枪口对准她的孩子们。“我根本不认识郭良琪,自从他到我家打劫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更不用说与他合作做偷渡。检察官说我从香港给郭良琪打电话,商量偷渡的事情。那是有人假冒我的名打的,因为我名声响。”

不过,又有人说:“金色冒险号”出事,郑翠萍从电视中知道消息,立刻找郭良琪商量。按照他们事前计划,“金色冒险号”抵达百慕大群岛后,李伟衡负责用小船接应人蛇登陆纽约。“由于分赃不均,李伟衡甩手不干了。郭良琪派他的两个弟弟前去接应人蛇,不料在一场黑吃黑混战 中,两个弟弟被人打死。“惊慌失措的郑翠萍决定追杀闻讯而来的资深女记者陈婉莹。”

现在香港大学新闻及传播研究中心总监的陈婉莹,当年曾是纽约每日新闻报记者,她曾在1990年孤身一人到郑翠萍的老家盛美村采访过人蛇问题。刘志武在其文章中说:众多记者中,只有陈婉莹知道郑翠萍的底细。

至于庄如顺,他是福建公安厅前副厅长兼福州公安局长,因为厦门赖昌星走私案,而在2003年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刘志武在其文章中说,在联邦当局追查之下,为了避风头,郑翠萍和郭良琪逃到香港,而郭一到香港就被捕了。郑翠萍则马上回到福州老家。老朋友庄如顺电话马上打来,让其哪里都别去,马上回盛美村。郑翠萍问为啥,庄如顺说:我是公安,不要问我为什么。文章说,庄如顺早已从国际刑警组织得到通缉令,缉拿“金色冒险号”主谋之一郑翠萍。

*“蛇头之母”慷慨解囊回馈故乡*

在盛美村,有一座设施齐全的敬老院,门前立有一石碑,刻着郑XX的名字。乡亲说:这是郑翠萍花一百万人民币捐建的。但石碑上却刻着郑翠萍亲属的名字。

郑翠萍家是盛美村398号,一栋三层豪宅,华丽气派。郑翠萍家的亲属们都已移居海外,家中无人,却天天有人主动来打扫大院卫生。打扫人说:“大姐萍是个好人!向她借钱,一时还不起,她就会说‘不要了’。咱给人家打扫卫生不是应该的吗?”


回复

使用道具

网友  发表于 2017-02-12
人才
回复

使用道具

发新帖 回复

小纽约网

GMT-4, 2020-7-8 06:17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