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 法拉盛 艾姆赫斯 布鲁伦 曼哈顿 其他
全职兼职 餐馆工 甲店发廊 按摩工 生意转让
二手 二手车 电脑WIFI 防盗报警 失物招领
律师 贷款 旅行社机票 白送 保险 纽约发布
翻译 补习培训 保姆幼儿 搬家 电招车 旅馆
房产 快递货运 美容理疗 考牌练车 印刷招牌
签证留学 移民入籍 会计报税 装修 冷暖水电
纽约论坛 法律案例 生活曝光 交友征婚
美甲笔试 手試 拔毛 入籍 纽约驾照 加州驾

小纽约网

发新帖回复

宋定伯卖鬼记

网友  发表于 2016-04-01
摘要:宋定伯趴在鬼的肩头假装痛哭起来。宋定伯这一哭,鬼听着还挺伤心,想想自己长年累月地飘荡,真有一番身在异乡的感觉。


南阳有个叫宋定伯的少年,胆子非常大,外号宋大胆。

宋定伯是个孤儿,没有家,他常常就在墓地里睡觉。他开始睡在街边,但是那些巡街小吏说他占了公共场所要交税。小吏们抓住他,将他浑身上下搜个遍,捏下一只虱子。小吏嘿嘿一笑,说那就是证据,说宋定伯贩卖虱子,要交占地税5文钱!宋定伯哪有钱呢?于是,他将破衣服一甩,丢到小吏怀里,高喊着:“你说我卖虱子赚钱,那就拿虱子顶账吧!”

后来,宋定伯跑到寺庙那里,却被一群邋里邋遢的乞丐围住,追问他是哪个山头上的,老大是谁,知道床前明月光下句吗?宋定伯一个头两个大,没想到现在乞丐都是有资格认证的!他又奔到别人家屋檐下,更是遭无数白眼。主人举起扫帚把他打跑了。而睡在墓地就不一样了,没人追,没人赶。如果鬼真蹦出来,让他交税或者对诗、挪地方,那他第二天就会把他墓碑拔掉丢进河里。

当然,宋定伯睡墓地开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他最喜欢睡在一个超大的坟头旁,一看就知道里面埋的是一个有钱人。话说里面的死鬼是本地张财主,生前做尽坏事。宋定伯老在他的坟头睡觉,睡得迷迷瞪瞪时,还会在他“头”上撒尿。张财主可气坏了!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夜,他的鬼魂从坟里爬了出来,满大街地追宋定伯吓唬他。

宋定伯并不认识他,眼见着一个狰狞可怕的人鼓着西瓜一样的胖肚子,甩着两条长胳膊不停追赶他,以为在跟他比赛跑步。就这样一追一跑,宋定伯实在跑不动了,往坟头上一坐,连连喊着:“你别追我了,我到家了。”没想到,那个人并不害怕,而是张着尖尖的手指扑过来,高声叫喊:“这是我的家!你这个臭小子快点儿滚开。”

宋定伯心想坏了,他肯定不是人。不过,宋定伯毕竟是小孩,玩心大,于是解开裤子在坟头上尿尿。“常言说得好,凡事讲究证据。你看,现在这地方归我了,有本事你也尿啊!”

张财主气得浑身哆嗦,他是鬼哪会撒尿啊!于是定了定神,破口大骂:“你是狗吗?撒尿占地方算什么本事?”

“哦,既然不算本事的话,我再拉泡屎吧!”宋定伯淡定地说。

张财主实在拿他没办法。宋定伯呢,想吃什么好东西,想穿什么好衣服,就会猛敲墓碑,把张财主叫出来,让他给他的儿子托梦。

张财主的儿子苦不堪言,因为他老爸除了衣服、吃食外,还会朝他要尿桶。问他干什么用,张财主气急败坏地说:“还不是给宋定伯用嘛,免得我家房顶漏尿!”房顶?就是坟墓啦。

话说有这么一天夜里,天上乌云遮月,伸手不见五指。宋定伯边走边唱着歌给自己解闷。他正唱到高兴处,突然,咕咚一下,不知道谁恶狠狠地朝他丢过来一块石子,正好砸中他的头。“哪个该死的,居然暗算老子!”他大声骂起来。

“嘿嘿,我已经死了,我是鬼……”宋定伯的后面传来尖声尖气的、阴森森的回答声。让人一听就毛骨悚然。“小子,你唱得实在太难听了,我做鬼都没有听过这么难听的歌。”

“你,你懂什么?这是原创音乐,你知道个大头鬼!”

“可我听了半天,连句词儿都没有!实在是忍无可忍了!”鬼跳着脚喊了起来。

“对了,你是谁?哪个村儿的?”宋定伯回过头来,看清了后面是一个大头细脖儿的小老头儿,留着一缕山羊胡。冬瓜一样的五短身材,个头儿刚到他的腰际,不过会滴溜溜乱蹦,跟个陀螺差不多。

“哪村的?我是鬼!你是谁?”鬼握了握拳头,恨不得捶昏宋定伯。

“你是鬼,我还是鬼姥爷呢!”宋定伯心里发笑,真是太滑稽了。

这时,月亮出来了。在明亮的月光下,他看见陀螺老头儿没有影子,心里咯噔一下就明白了。原来他真是一个鬼!走夜路遇鬼,是最倒霉的事!宋定伯冷静下来,必须想办法摆脱这个家伙,否则祸患无穷。

“哎呀呀,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告诉你吧,我也是鬼!”宋定伯蹲下身子,趴在鬼的肩头假装痛哭起来。宋定伯这一哭,鬼听着还挺伤心,想想自己一个人长年累月地飘荡,真有一番身在异乡的感觉。

那鬼轻抚着宋定伯的后背,非常理解他的心情。唉,一个孤鬼出门在外,挺不容易啊!

“你是怎么死的?”鬼问宋定伯,然后自顾自地张开嘴,“我是上吊死的.你看看我的舌头……”说完,鬼朝着他吐了吐绳子一样的长舌头,所以我不能唱歌,说话都不利索呢!

宋定伯厌恶地把他扒拉到一边,说:“我是阎罗王特招的,他想听我唱歌!”

“不会吧?阎罗王哪会听你唱的歌?”鬼纳闷地问。

“哎,你可真是个吊死鬼,一定是绳子把你大脑勒得缺氧了。你想想,天天听那戏曲也会腻的啊?再说,地府里面黑咕隆咚的,不见天日,听多了不是徒惹伤悲吗?”宋定伯说。

鬼一听连忙点头,心想,我可得巴结巴结这个少年,万一他得宠了,我也能得些好处啊。“嘿嘿,现在想来,小哥儿,你长得还真有一番味道……”

什么味道?宋定伯心里直乐,他闻到的是一股拍马屁的味道。

“小哥儿,你这是上哪儿去呀?”鬼继续笑了笑。

“我到宛市那地方卖点儿货!”宋定伯说。

“哎哟喂,咱俩真是有缘,我也刚好要到那里去,正好顺路。不过,你卖货,也没见你带什么东西。”

“说你舌头长见识短,你肯定不爱听,我卖什么东西你能明白吗?”宋定伯白了他一眼,吓得那鬼再也不敢吱声了,唯唯诺诺地跟着走。

宋定伯和那鬼一起走了数里地,走得好累哟。

“我说,到宛市还有挺长一段路,咱俩不如轮流背着走,这样就能歇一歇了。”鬼提议道。

宋定伯想了想,点点头同意了。那么,谁先背谁呢?宋定伯望着鬼。鬼心领神会,立刻蹲下身子,示意宋定伯爬上去,“当然,我先背你……”宋定伯优哉游哉地爬了上去。

只听噗的一声,鬼像个大饼一样瘫倒在地。宋定伯的嘴啃到了他的后脑勺。“咦?你太重了,不会不是鬼吧?鬼应该是轻飘飘的。”鬼好不容易爬了起来,用怀疑的目光望着宋定伯,“幸亏我是鬼,如果是人,早就压得骨折了。”

宋定伯敲敲他的脑壳说:“我可是货真价实的鬼。我刚死不久,可能还有那么一点点儿重量。”

鬼心里想:这个年轻人哪里是一点儿重啊,简直比泰山还沉。如果背着他走一遭,得活活把人累死!鬼又一细想,嗨,我不已经死了嘛!鬼一哈腰,一咬牙,使劲儿背起宋定伯,嗨哟,嗨哟,低头弯腰走了一里地。这下该轮到宋定伯了。

这时,月亮出来了。在明亮的月光下,他看见陀螺老头儿没有影子,心里咯噔一下就明白了。原来他真是一个鬼!走夜路遇鬼,是最倒霉的事!宋定伯冷静下来,必须想办法摆脱这个家伙,否则祸患无穷。

“哎呀呀,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告诉你吧,我也是鬼!”宋定伯蹲下身子,趴在鬼的肩头假装痛哭起来。宋定伯这一哭,鬼听着还挺伤心,想想自己一个人长年累月地飘荡,真有一番身在异乡的感觉。

那鬼轻抚着宋定伯的后背,非常理解他的心情。唉,一个孤鬼出门在外,挺不容易啊!

“你是怎么死的?”鬼问宋定伯,然后自顾自地张开嘴,“我是上吊死的.你看看我的舌头……”说完,鬼朝着他吐了吐绳子一样的长舌头,所以我不能唱歌,说话都不利索呢!

宋定伯厌恶地把他扒拉到一边,说:“我是阎罗王特招的,他想听我唱歌!”

“不会吧?阎罗王哪会听你唱的歌?”鬼纳闷地问。

“哎,你可真是个吊死鬼,一定是绳子把你大脑勒得缺氧了。你想想,天天听那戏曲也会腻的啊?再说,地府里面黑咕隆咚的,不见天日,听多了不是徒惹伤悲吗?”宋定伯说。

鬼一听连忙点头,心想,我可得巴结巴结这个少年,万一他得宠了,我也能得些好处啊。“嘿嘿,现在想来,小哥儿,你长得还真有一番味道……”

什么味道?宋定伯心里直乐,他闻到的是一股拍马屁的味道。

“小哥儿,你这是上哪儿去呀?”鬼继续笑了笑。

“我到宛市那地方卖点儿货!”宋定伯说。

“哎哟喂,咱俩真是有缘,我也刚好要到那里去,正好顺路。不过,你卖货,也没见你带什么东西。”

“说你舌头长见识短,你肯定不爱听,我卖什么东西你能明白吗?”宋定伯白了他一眼,吓得那鬼再也不敢吱声了,唯唯诺诺地跟着走。

宋定伯和那鬼一起走了数里地,走得好累哟。

“我说,到宛市还有挺长一段路,咱俩不如轮流背着走,这样就能歇一歇了。”鬼提议道。

宋定伯想了想,点点头同意了。那么,谁先背谁呢?宋定伯望着鬼。鬼心领神会,立刻蹲下身子,示意宋定伯爬上去,“当然,我先背你……”宋定伯优哉游哉地爬了上去。

只听噗的一声,鬼像个大饼一样瘫倒在地。宋定伯的嘴啃到了他的后脑勺。“咦?你太重了,不会不是鬼吧?鬼应该是轻飘飘的。”鬼好不容易爬了起来,用怀疑的目光望着宋定伯,“幸亏我是鬼,如果是人,早就压得骨折了。”

宋定伯敲敲他的脑壳说:“我可是货真价实的鬼。我刚死不久,可能还有那么一点点儿重量。”

鬼心里想:这个年轻人哪里是一点儿重啊,简直比泰山还沉。如果背着他走一遭,得活活把人累死!鬼又一细想,嗨,我不已经死了嘛!鬼一哈腰,一咬牙,使劲儿背起宋定伯,嗨哟,嗨哟,低头弯腰走了一里地。这下该轮到宋定伯了。
回复

使用道具

发新帖 回复

小纽约网

GMT-4, 2021-4-11 14:2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