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 法拉盛 艾姆赫斯 布鲁伦 曼哈顿 其他
全职兼职 餐馆工 甲店发廊 按摩工 生意转让
二手 二手车 电脑WIFI 防盗报警 失物招领
律师 贷款 旅行社机票 白送 保险 纽约发布
翻译 补习培训 保姆幼儿 搬家 电招车 旅馆
房产 快递货运 美容理疗 考牌练车 印刷招牌
签证留学 移民入籍 会计报税 装修 冷暖水电
美甲笔试 手試 拔毛 入籍 纽约驾照 加州驾

小纽约网

小纽约网 首页 华人资讯 查看内容

澳大利亚时隔14年再发外交白皮书:喊美国别走,对中国纠结

2017-11-23 11:03| 发布者: 施主| 查看: 5831| 评论: 0

11月23日,澳大利亚时隔14年再次发布外交政策白皮书。与2003年在恐怖袭击背景下发布的白皮书不同,此次白皮书发布时正值美国特朗普政府上台、亚太及全球局势发生诸多变化之时。应对不确定的未来成为了这份白皮书的基调。

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副主任侯敏跃23日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在澳大利亚外交政策中并不是新鲜事,白皮书只是再次提出进行强调。而在对华关系上,澳大利亚既采取了一种博弈、制约的态度,同时也意识到必须和中国保持合作。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23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注意到,如果通读全文,白皮书总体积极评价中国发展和中澳关系,但在南海问题上发表了不负责任的言论,“我们对此表示严重关切。”

特朗普上台再添不确定性

“变化”和“不确定性”是此次白皮书的高频词汇。澳总理特恩布尔在前言开头写道:“变化正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速度成为我们时代的基调。这是最激动人心、充满机遇的时代,但同时也是充满了不确定性、风险,甚至是危险的时代。”

值得注意的是,“印太”概念在白皮书中单列为一章。特恩布尔在前言中表示,要致力于印太地区的“安全、开放和繁荣”,同时加强并拓展澳大利亚在全球范围的伙伴关系,“用自信面对不确定的未来带来的挑战”。

他还表示,澳大利亚不能依赖他人,而应该主动地为自己的安全和繁荣负责。尽管白皮书强调与美国的同盟关系,但特恩布尔的表态以及白皮书中对美国之外其他国家合作的重视,似乎透露出些许对美国的担忧。

白皮书提到,澳大利亚与美国的同盟关系是澳大利亚印太政策的中心,需要加强两国的同盟合作,因为澳方认为,只有美国在该地区保持强有力的政治、经济和安全参与,该地区才能获得澳方所希望的安全与稳定。

同时,澳方也愿与中国建立坚固、建设性的关系,欢迎中国“共享维护地区和全球安全的责任”,希望加强两国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此外,澳方也将在双边和小组层面与日本、印尼、印度和韩国等加强合作,以使印太地区保持“符合澳大利亚利益”的平衡。

同样,白皮书将第二大目标列为“为我们的企业在全球范围内提供更多机会,抵御保护主义”,全文对自由贸易的强调也似与特朗普宣扬的“美国第一”格格不入。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报道称,特朗普的名字一次都未在白皮书中出现,但他的“魂魄”笼罩着整份文件,他的孤立主义和保护主义令人忧虑。白皮书向特朗普和美国政府传递了清晰的信号:“不要将全球领导地位拱手相让”。

此次白皮书正是在特朗普上台的背景下成形的。据新华社今年3月报道,澳大利亚宣布召集所有驻外大使、高级专员公署专员、总领馆总领事回国举行会议,讨论澳外交、贸易和发展政策及目标,为制定白皮书提供素材。当时澳外交贸易部声明说,希望通过会议强化整个外交系统共识,在全球形势发生重大变化时刻,确定新挑战和新机遇。

侯敏跃对澎湃新闻表示,其实澳大利亚时常用“不确定性”、“恐惧”、“脆弱”来形容自己的处境,无论是在19世纪淘金热中排挤外来劳工时,还是在二战后面临“冷战”威胁时。如今,澳大利亚则是为美国的亚太政策而担忧。

侯敏跃称,澳大利亚希望美国能继续充当亚洲的领导者。此前奥巴马采取“再平衡”战略,主动介入亚太、塑造亚太,而现在特朗普则相对不那么热心,倾向于收缩政策,认为美国充当“世界警察”的负担太重,想改变同盟关系,要求盟国承担更多责任。尽管美国并未退出亚洲事务,但澳大利亚、日本依然担心特朗普会对美国作为地区领导者的角色兴趣减弱,希望请求美国继续充当领导者,同时也团结中小国家。

对中国竞争合作并存

澳大利亚在白皮书中将美国和中国合并为一小节,并称希望印太地区既有美国积极参与地区经济、安全事务并帮助塑造规则,又有中国在强化地区秩序中扮演主要角色。

《环球时报》援引澳媒报道称,白皮书希望美国扩大在亚洲地区的影响力,以抗衡中国的崛起,并专门提到了南海问题,称在南海地区的竞争正在加剧,“澳大利亚特别关注中国(在该地区)前所未有的活动速度与规模。”

对此,陆慷23日回应称,“澳大利亚不是南海问题当事方,也反复表明其在有关领土主权争议上不持立场。我们敦促澳大利亚方面恪守承诺,停止在南海问题上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

而对于中国是否遵守“战后基于规则的秩序问题”,陆慷表示,中方所讲的战后规则和秩序应当是国际社会公认的,而不是由任何国家自己单方面定义的。“就中方而言,我们一向遵守的规则是基于《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的,而不是任何国家单方面定义的规则。”

侯敏跃对澎湃新闻表示,澳大利亚在2016年、2013年及此前的国防白皮书中,已经把中国视为“地区秩序的改变者”,或者是“西方规则的挑战者”,这次外交政策白皮书中对中国的制约言论并无多大变化。

不过,白皮书里确有不少与中国加强合作的内容,强调中国是澳大利亚第一大贸易伙伴,并在地缘政治上“会对澳大利亚几乎所有的国际利益产生影响”。澳大利亚愿推进与中国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加大经济和人员往来,继续积极外交关系,从能源到执法、安全各方面进行合作,扩大国防合作,继续参与包括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在内中方发起的重要项目。

侯敏跃表示,中、美、日、澳等国已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经济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在地区和平安全方面也有着共同命运。如果亚太或者印太地区出现混乱,对各国都不利。例如中澳多年来就有联合军演的传统,有利于信息沟通、促进互信。“在竞争的同时,依然会有合作、妥协来进行缓和。”他说。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 匿名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小纽约网

GMT-4, 2020-8-15 14:57

返回顶部